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裴敏欣评川普与克林顿首场辩论表现

  • 美国之音

裴敏欣说,美国总统大选过程中,主要的话题是内政,而经济状况是内政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美中关系由于在相当程度上是经贸往来关系,而有意无意地被“卷入”辩论中去。

美中

裴敏欣说,在相当一部分美国人的心目中,美国在经济领域所面临的一些困境,缘于美国的贸易政策和具体的实施,尤其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往来以及这一过程中美国所遇到的冲击、甚至是打击。

裴敏欣指出,希拉里.克林顿在首场辩论中提到中国的地方不多,唯一提到的是网络安全问题。

川普在辩论中不仅提到中国的次数更多,而且不准确性也更高,一些陈述显然有些过时,比如在谈到中国贸易/货币汇率问题时,川普称中国人为压低汇率,裴敏欣指出,中国政府目前的政策是抬高汇率,防止人民币过分贬值。

裴敏欣还说,美国一些就业机会的流失,不能简单地说是由于和中国之间的贸易造成的,更确切地讲,是全球化经贸过程所造成的;具体说,就是美国工人的工资比较高,厂家希望/为了压低工资这一块资本的支出,就将目光转向工资比较低的国家和地区,如此推理,如果一些工作机会没有被“流失”到中国的话,也很有可能被“流失”到其他国家和地区。

在被问到这场辩论谁输谁赢的问题时,裴敏欣指出,希拉里.克林顿和川普两人持有不同的辩论“路数”。前者更为注重内容、各种事实依据以及逻辑性,后者更为强调的是“势头”;川普被主流媒体认为是输了这场辩论,但是裴敏欣并不认为川普在星期一晚间的辩论中丢了他的“基本盘”,在他们的眼里,川普依旧是川普。

中国

在谈到中国政局以及离岸资产问题时,裴敏欣说,中国政治经济体制的透明度,从总体上说,相当差;别说离岸资产,就是很容易做到的、国内官员向社会/公众公布各自的财产到底有多少这一点,至今都没做到;而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而且做不到从最高层开始调查,而仍要锁定调查离岸资产,是颇为离奇的想法。

中国政府在离岸调查问题上,能够和其他国家和机构展开合作的空间是很窄的。一方面,那些允许离岸公司/银行设立的国家和地区,目的就是要帮助想要逃税漏税和以其他方式来把合法或者非法的资产藏匿起来,因此没有“理由”或者说是动机和任何想要进行追查的政府合作,另一方面,从美国政府来讲,中国不是一个民主法制国家,因此两国之间并没有牢靠的法制方面的合作基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