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VOA专访果敢华人武装总司令彭德仁


一名缅军士兵在腊戍的街道上行走(资料照)

一名缅军士兵在腊戍的街道上行走(资料照)

自2月9日以来,缅甸北部果敢地区的武装冲突一直在继续,而聚集在中缅边境的难民人数也在不断增加。星期一(3月2日),在果敢反政府武装发言人的安排下,美国之音电话专访了现任果敢同盟军总司令、前任果敢主席彭家声的长子彭大顺。这是彭大顺历年来第一次接受媒体直接采访。

今年58岁的彭大顺又名彭德仁,是前掸邦第一特区果敢主席彭家声的长子。自2009年“八八事件”后一度和父亲一道消失的彭大顺,这次以果敢同盟军总司令的身份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他对记者说,自己并不是一个热衷军事的人,现在的地位是“时势所逼”。与他军队总司令的强悍形象所不同的是,彭大顺平时更喜欢看一些历史方面的书籍。

搞武装革命是缅军所逼

问:可以谈谈您儿时的成长环境吗?您的父亲有没有特意培养您成为他的接班人?

答:这就是命运的安排了,没有办法了。我没有听他说过这样的话。我也不喜欢(军事),很不喜欢。我就想做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我现在在这个位置,到这种程度,是时事所逼的。坦白的说也是缅政府、缅军逼成的。实际上我并不是想搞这些,想搞武装革命的,想搞这个习武的。我并不喜欢搞这些政治活动的。

问:您如何定义自己的身份,是缅甸人还是华人?

答:我既是缅甸人,又是华人。

希望中国出面调停

中国政府呼吁和谈。果敢反政府武装发言人曾说,他们没有得到也不指望北京的支持。在这次采访中,彭大顺表示,希望中国可以帮助调停劝和。但考虑到中国的态度,他认为得到援助的可能性不大。

问:你们的军队中是否有中国籍军人或退役军人?

答:我们(军队)里面,没有。都是我们果敢当地土生土长的子弟组成的。

问:您是否希望中国可以介入你们和缅军的冲突?

答:如果能够介入,如果能够出面调停,当然是好的。

问:如果中国现在抛出橄榄枝,你们是否会考虑接受?

答:只要对双方都有好处,对当地人民群众有好处,对双方两国都有好处的前提下嘛。但是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这种可能性的。

彭大顺还表示,现在果敢和中国的关系是互不打扰。

一直以来就有计划“杀回”果敢

果敢同盟军总司令彭德仁(彭大顺)

果敢同盟军总司令彭德仁(彭大顺)

被称为“果敢王”的彭家声此前对媒体说,战斗导火索是赴江对岸的东安“探亲”的不到30名果敢战士在2月9日上岸时遭遇政府军袭击,多名战士当场丧生。因此,彭家声将此次冲突称为“探亲战争”。彭大顺表示,2月9日探亲可以被称为导火索,但他们此前已有计划重回果敢。目前,果敢首府老街在缅甸政府军控制下,当局还实行了军管。但果敢武装总司令彭大顺说,他们这次有信心击退缅军。

问:目前的战况如何?武器装备是否有更新?

答:现在处于对峙状态,旗鼓相当吧。老缅也占不到我们的便宜,但是我们现在也还是可以支撑的。我们的装备很差。伤亡几乎每天都有,但是不大。(物资)勉强可以支撑。如果缅军还要继续与我们进行军事斗争,我们还是可以支撑的。

问:这次战争确实是2月9日“探亲”引起的吗?还是你们之前已有计划“回家过年”?

答:以前就有打算。那天就是我们的士兵有些本身快要到春节嘛,他们也很想回家过年。所以这样的话,进去之后就与缅政府、缅军发生冲突了。不是有完整计划的,只是偶然的。之前的计划还是要慢慢来吧,还不在这个时候。

承认得到克钦独立军的支援

2月17日,克钦独立军的一名官员对美国之音说,他们虽然在增兵,但并没有参与果敢的战事。然而,在记者问及参与战斗的四家民族地方武装(包括克钦独立军、德昂解放军、掸邦军SSA、若开军)的实际援兵数目时,彭大顺并没有予以否认和纠正。

问:你们目前的嫡系军队规模是多大?加上克钦独立军、德昂解放军、掸邦军SSA、若开军这四家参与战斗的兵力,总兵力是多少?

答:我们现在三千多,总兵力三千多。他们就是每一家有几百个,上千个的也有。这样的话,他们几家的总数大概有两三千人吧。加上我们的,就是四五千人吧。

问:您预测一下这次战争会持续多久?

答:这个就很难说,就看缅政府了。但是我们有决心、有信心与他(缅政府)长期纠缠下去。

指责缅政府在停火问题上缺少诚意

3月1日,缅甸总统吴登盛在发表每月例行广播讲话时说,3月中旬,代表政府方面的缅甸联邦实现和平工作委员会(UNFC)将与由少数民族地方武装组成的全国停火协调委员会(NCCT)举行会议。他表示政府希望尽早签署全国停火协议(NCA),然后尽快进入政治对话阶段。

彭家声领导的果敢同盟军并非NCCT的成员。果敢反政府武装发言人对美国之音说,这是由于缅甸政府故意不承认他们的存在。

问:现在和谈情况如何?

答:在停滞着,因为缅军他没有那个诚意。他一直都催着说要把这个签好,他就只是一个劲儿的在吹,但是这边少数民族各武装组织,就是NCCT提出来的很多内容,他(缅政府)都是一直让这边让步,他(缅政府)那边让的很少。就一些名称、措词方面,然后像很多里边的条约。比如说我们是用“革命”,我们说“六十年来都一直在革命”,那他(缅政府)就不喜欢用这个词。他就说“革命”就表示他政府是错的。其实我们是在革命的,我们是为了各少数民族的一些民族平等,然后民主,然后我们要真正的联邦制的国家。但他(缅政府)之前都不喜欢这些个提法。

问:你们为什么没有参与这个和谈?

答:09年他制造了很多借口,诬陷我们很多东西。09年8月8号开始我们就开始有武装冲突,他就来攻打我们同盟军。然后之后他就说我们这支部队已经不存在了。他是这样的。他明明知道还存在着,他也不想认了,是这么个情况。其实他的原则是要把我们这些少数民族组织通通瓦解掉,或者是消灭掉。

问:你们认为这个协议可以成功签署吗?

答:要是缅甸的军人有诚意的话,我认为(和谈的)可能性还是有的。要是他没有诚意的话,我看这个很难签的成。我就是基于这个NCA来说的话,那很多就是要对我们少数民族有一些保障。政治上有保障,民族地位上要平等。然后要有比如说真正意义上的联邦的话,每个邦要有自己的立法权。但是他也说他现在就是联邦制,其实他的基本宪法基本上就没有把这个权力下放到邦的政府上。

采访的最后,果敢武装指挥官彭大顺表示想对国际社会说,他“热爱和平”,也十分希望可以得到国际上的援助。他还希望果敢人民能够“避免战争,重建家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