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4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变性容易变族裔难:身份认同之争


美国最近发生的两起改变身份案例在社会上引起辩论,一个人是否有权选择自己的种族或性别?如果不喜欢与生俱来的特征,是否有权改变?运动员布鲁斯•詹纳从男人变性为女人,受到广泛支持,可是一名亲生父母是白人的权益活动人士,却因为自称是黑人而被迫辞职。

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斯波坎分会主席瑞秋•多尔扎尔星期一引咎辞职,因为她身为白人却乔装成一名黑人妇女。多尔扎尔第二天在接受NBC谈话节目“今日”时说,她从幼儿时就以黑人自居。

她说: “大概5岁时,我就用棕色蜡笔,而不是桃色蜡笔,画自画像,画上黑色卷发,我就是这样描绘自己的。”

多尔扎尔的父母领养了几个非洲裔美国孩子,多尔扎尔跟他们一起长大。多尔扎尔曾经嫁给一个黑人,育有2个儿子,她在华盛顿州一所大学教美国非洲文化。她还根据自认为是黑人的感觉相应改变了外貌。她是白人的事实曝光后,激怒了很多人,他们说,她因为以黑人自居而得到不该有的好处。

哈佛大学非洲裔美国研究主任格雷格•卡尔说:“引用一些美国学者的话说,多尔扎尔女士似乎获得了作为黑人的所有好处,却没有任何不利。而现在,她是白人这个事实威胁到她建立起来的信用。”

今年早些时候,结过3次婚,有6个孩子的奥林匹克明星詹纳完成了从男人转变为女人的手术,她的照片登上了著名杂志名利场的封面,受到公众的普遍接受。可是社会学家说,对多尔扎尔和詹纳来说,他们的生活并不会因为身份改变而一帆风顺。

纽约大学社会学教授安娜•莫宁斯说:“在种族和性别问题上,他们两人都会和人们长期以来关于种族和性别的传统观念发生冲突。”

也有很多人和多尔扎尔一样,认为一个人应该有权选择自己的种族或其他身份。

多尔扎尔在NBC电视台上说:“这次讨论是人的实质,我希望这一讨论深入涉及到种族、民族、文化、自决权等概念的核心定义。”

詹纳的例子似乎在美国开启了一个对个人身份更加宽容的时代,而尔多尔扎尔的例子则显示,关于个人选择身份的辩论才刚刚开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