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庆安一举报领导纪检干部疑遭殴死


各地访民前往庆安县要求公布徐纯合案真相(博讯图片)

各地访民前往庆安县要求公布徐纯合案真相(博讯图片)

发生访民与火车站警察争执中被击毙事件的中国黑龙江省庆安县再度引发关注。中国一家有影响力的媒体报道,庆安县一位纪委干部在多次进京举报庆安主要领导顶风违纪建豪华办公楼后,4月初被一伙蒙面人群殴致全身7处骨折,5月1日不治身亡。这个引发关注的报道不到一天就被从网上全面删除。

中国的财经网6月9日报道,庆安县纪委干部范家栋,今年4月2日遭遇一群蒙面人围殴致重伤,在医院治疗28天后死亡。家属表示,现年46岁的范家栋在赴京举报县领导不久就被人群殴,当地破案毫无进展,他现在仍陈尸冰棺。目前还不清楚,范家栋被殴打致死,是否与他上访举报有直接关系。

报道说,范家栋的家人提供给财经记者的一份名为《庆安县顶风违纪建设豪华办公楼》的材料显示,范家栋实名举报过庆安县主要领导,生前最后一次进京上访是今年2月。

这份日期为2015年2月12日的举报信称,庆安县委、县政府顶风违纪,投资5000万元建设一栋豪华办公楼,然后又耗费3000万元对县政府原大楼进行奢华装修。

举报称,庆安县政府2012年春征地,当年8月29日以庆安县园区创业服务平台的名义申请立项,报建政府办公大楼。但中央2013年7月下发通知,规定5年内党政机关不得以任何形式任何理由新建楼堂馆所,于是当地2013年8月隐蔽开工建设,年底主体完工。但庆安县委、县政府未敢入住。

范家栋在举报信中称,1万8千多平米的大楼里不到20人办公,造成了巨大的浪费。

财经网的报道说,这封举报信还有两位实名联署者,其中的梁立明向财经证实,与范家栋一起前往北京举报了庆安县主要领导,材料今年2月12日已递交到中纪委。梁立明表示,他们从北京回来不久就发现,庆安县把新建的办公大楼挂上了“农村信用合作社”的牌子。

梁立明称,范家栋不止一次去北京举报庆安县领导,最早一次是2014年6月,与他们一起前后至少3次去北京上访。

财经报道称,庆安县纪委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范国栋确实因被人殴打后住院过世,公安机关正在破案,但拒绝透露范生前是否去北京上访过。而庆安县政府办公室的人员拒绝发表任何置评,县委宣传部人员称对具体事情并不清楚,庆安县的主要领导外出招商,无法联系了解情况。

范国栋的家人表示,庆安县县委书记孙景山事发后指示成立了专案组,但至今没有任何进展通报。而家人曾到庆安县、绥化市和黑龙江省多次投诉,要求尽快破案,但至今无果。

报道被维稳遭封杀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三下午多次致电庆安县公安局,电话一直无法正常接通,而庆安县公安局局长刘伟的手机也一直处于“在通话中”的状态。

财经网的此篇报道引发强烈反响,但是很快这一被各大网站转载的新闻就遭到删除,链接无法打开。

在5月2日徐纯合被击毙案发生后,立即赶往庆安调查真相并代理徐纯合母亲的维权律师谢燕益,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在庆安时,范国栋的弟弟曾联系过他,对此案有深入了解,他认为,目前不排除范国栋被围殴致死是遭到地方当局打击报复的可能性。

他说:“家属报了警,警方等于是不作为吧,或者是采取一种敷衍的办法。这个事情其实也是一个维稳机制呀,就是说,地方上为了掩盖它的一些腐败,对他这种上访者,甚至他是体制内的纪检干部,进行打击报复。不排除是这种原因导致了他这个悲剧的发生。”

在庆安当地曾受到刁难、甚至恐吓的谢燕益表示,有关当局封杀财经的这个报道,就是要掩盖真相,掩盖其背后所涉及的深层级的体制问题,因为和徐纯合一样,范国栋也是当局维稳体制的受害者和牺牲品。

他说:“媒体这种封锁,包括徐纯合,包括范国栋这个案件,进行全面的封锁封杀,意图也在这儿,就是说,这个涉及到体制的深层次问题。要是国家走向正常,走向依法治国呀,必须得对非法的维稳体制、非法的既得利益格局要动手。”

庆安到底会有多黑

徐纯合事件发生后,愤怒的网友立即对第二天慰问击毙徐纯合警察的庆安县委常委、副县长董国生进行人肉搜索,结果查出他户籍年龄、学历造假以及妻子“吃空饷”等问题,后经绥化市委纪检委证实,被停职接受调查。

同时,庆安县民办教师在网上发帖,实名举报庆安县大批官员涉嫌买卖教师编制。举报称,原庆安县委书记、县长、教育局长、人事局长等人,从2000年至2004年合谋把300个民转公指标公开拍卖,每个指标从3万到5万元不等。财经网对这个新闻也进行过长篇报道。

此外,据报道,庆安县检察院干警隋伟忠,也在网络上实名举报该院检察长魏鹏飞,称魏鹏飞自2011年上任以来,近4年间超标违规使用公车并悬挂假牌。此后,庆安县国税局的宁和6月6日在网上实名举报庆安县公安局政委、原公安局经侦队队长赵红军,贪赃枉法,乱用司法权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栽赃陷害无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