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北京维权者吁联合国机构关注曹顺利失踪


曹顺利失踪后,一些上访维权者到其住处表示声援。(权利运动网图片)

曹顺利失踪后,一些上访维权者到其住处表示声援。(权利运动网图片)

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9月中旬在首都机场神秘失踪后目前状况仍然扑朔迷离。北京公安9月底对寻找曹顺利的访民透露说曹已被刑拘,但其家属据说仍未收到当局正式通知,也不了解曹顺利的关押地点。跟曹顺利一同要求参与撰写中国人权报告的一位维权人士呼吁邀请曹顺利到日内瓦参加国际人权培训的联合国机构出面向北京当局表达关注。

被强拆户、北京市民刘晓芳自从6月中旬起跟曹顺利等数十名中国维权者一道在中国外交部门外静坐三个多月,要求参与国家人权报告撰写过程。她对美国之音表示,她9月11日晚上10点跟曹顺利在外交部外面分手后就与其失去联络,但是据维权网站人士转述的消息,曹顺利一两天之后在首都机场要出境前往日内瓦参加联合国人权培训时被拦截,然后被两名机场工作人员带离机场,之后下落不明。


刘晓芳表示,曹顺利失踪事件引起许多维权人士和海外媒体的关注,在北京的众多访民发起了到辖区派出所寻找曹顺利的行动。刘晓芳引述访民韦淑英的话说,派出所人员称,你们不要找了,曹顺利已经在9月28日被刑拘,被关在北京第一监狱。据这位访民转述,派出所人员说,他们也不愿意抓人,是外交部下令不准放走曹顺利。不过,刘晓芳指出,有国外媒体报道说曹顺利已被证实逮捕,这是误传,当局不大可能未经审判就把曹顺利送进关押被判刑人员的监狱。

刘晓芳认为,曹顺利既然是在准备出境参加联合国人权培训活动时失踪的,联合国相关机构有义务向北京当局表达关注,要求作出解释。

她说:“毕竟这是由于国际上的会议和国际上发生的这么一个动作,她才被中国的警方也好,或是国保也好,带走。现在,从派出所发话出来,她已经被刑拘了。 这种行为,我觉得,就是对人权的侵犯嘛。本身就是不应该发生的事。也不允许这么出现的。你作为一个加入国际人权—联合国的这么一个组织。”

日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入围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在推特上表示,我希望有当地志愿者把曹顺利形象的抗议牌子举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会场外。胡佳表示,曹顺利的遭遇应当成为10月22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焦点。

不过,数年前曾跟胡佳共同推动关注艾滋病和相关人权活动的活动人士万延海在推特上表示,10月22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议中国人权状况的时间只有210分钟,曹顺利的事情只要提出一次,即可记录在案。他认为,联合国审议中国人权的这四年一次的机会应该过问更多议题。

在北京的刘晓芳披露,她帮助曹顺利请了一位律师,但曹顺利的弟弟等家属迫于当局压力,至今不敢委托律师去保障曹顺利的公民合法权益,甚至目前连曹顺利究竟在哪里关押都不知道。

她说:“他有一个想法,就是说,怕把事情闹大以后,本来不想判她,倒把他姐姐给判了。我就说,这个东西你不要轻信他们。因为他去找派出所了。我就想这里面可能派出所有威胁他们,有压力。咱们说,给他压力了。”

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希望采访曹顺利家人,请刘晓芳代为联系,但是稍后得知采访请求被曹顺利的弟弟婉拒。

刘晓芳指出,北京警方在曹顺利失踪后对在外交部门前等待官方答复的访民们采取的清场行动比以往有所升级,加上了拍照、按指纹和抽血等项措施。

她说:“它要抽血。按照一般的说,要做DNA?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清楚。我在这上面知识也比较少。但是按照它这做法是升级了。给我的印象是升级了。它不是以前的态度。”

曹顺利曾在北京大学学习法律,拥有硕士学位,参加维权活动已有数年。

四年前,中国国务院和外交部开始发表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这是中国第一次以人权为主题制定的的国家规划。当局称该计划是在中国政府各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广泛参与下制定的。但是,要求参与撰写国家人权报告的访民们认为,有关的计划和报告没有如实反映中国的人权现状,编写报告的一些重要信息也未公开。

6月18日以来,曹顺利、葛智慧、刘晓芳等数十名北京当地居民和外地访民几乎每天聚集在中国外交部外面,敦促外交部公开人权报告的相关信息,并要求参与撰写中国人权报告,以反映真实的中国人权状况。访民们希望把他们所经历的黑监狱、被劳教和暴力殴打、虐待折磨等中国各地存在的违反人权情况如实写进国家人权报告。

根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规定,联合国193个国家都有义务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交本国的国家人权报告,按照联合国的安排,今年10月22日,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议中国国家人权报告的日子。中国外交部相关部门7月22日已经把中国国家人权报告提交给总部设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