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真的是好山好水好无聊吗?


中国留学生毕业后留在美国,结婚生子,成家立业,绝大多数人都是整天奔波于公司和小家庭,为生计忙碌。难怪有些中国大陆的朋友来到美国,感叹这里是“好山好水好无聊”。的确,美国是有美丽的山河风景,但是那些留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难道就没有点别的兴趣爱好了吗?他们有没有把这些美丽的好山好水变成好“有趣”呢?

五月底的一个周六,费城的天气已经很热了。在市中心的街道上,走来了几个手持摄影器材的华人。他们和行色匆匆的路人不同,他们似乎对周围的景物感兴趣。他们走进市场里,却不买东西,而是拍摄照片,专业相机拍完了,还要用手机再拍几张。

费城是美国东部历史名城,城市的建筑向来以多姿多彩的风格著称。这几个端着相机的华人穿行在大街小巷中,不仅对高楼大厦感兴趣,更注意的似乎是路上的行人。

他们时常还凑在一起,交流心得。

这个名为“爱LOVE”的雕塑,是费城的著名地标,自然也就成了这些摄影师镜头中的目标。

他们是哪里来的摄影师呢?

原来,他们是位于费城西郊切斯特郡的华人摄影协会“时光文艺沙龙”的成员。这位头戴棒球帽的男士就是这个业余摄影组织的负责人。

时光文艺沙龙会长辜晓虎说:“影会是2009年开始酝酿成立的,我们叫‘时光文艺沙龙’。我们当时还不仅仅是想做摄影协会,我们是叫文艺沙龙,比方说我们可以讨论绘画啊,我们可以讨论诗歌文学啊,所以我们起的名字稍微大一点。但是后来做下来呢,摄影的发烧友比较多,比较容易上手,也比较容易出成果,也比较容易让别人看到成果,后来大家都更热衷于摄影。最早的时候,我们是在长春中文学校做讲座开始。就是给家长做讲座,做了四期之后,人就越来越多。我们简单地告诉他们:你们暑假带孩子旅游,回中国去欧洲,美国国内去旅游,你们去拍一个到此一游的照片呢,还是可以拍更好一点的照片。孩子在舞台上演出,在体育场上比赛,你们能拍一些更好的照片,和孩子们一块儿成长。其实这都是我们五个发起人自己自身的感觉。所以我们主要的骨干分子,都是在我们的第一轮第二轮的讲座里出来的。”

时光文艺沙龙既然是从办摄影讲座起家的,经常举办讲座,就成了这个民间摄影组织的一大特色。登台讲课的人既有摄影理论权威,也有沙龙成员上台交流经验和心得。去年五月,有两个深受敬重的沙龙成员不幸遇难。为了帮助这两个成员的家庭,他们策划了为期一年的每周摄影讲座,不仅提高成员们的理论水平,也凝聚了人心。

时光文艺沙龙成员邹庆生说: “摄影不是因为无聊才来做的。一开始只是想一个记录,把自己生活当中一些感动给纪录下来。慢慢你越来越喜欢这种东西以后,刚开始是纪录,然后你就想表达。表达以后到一定程度,你就会想用摄影这种形式去核别人进行交流。”

时光文艺沙龙成员跃虎说: “摄影对我的人生影响是很大的。因为我是搞化学的。这几年美国的药业发展的不是很好,经常出现裁人。这对人的心情感觉打击是很大的。因为十年前你感觉你是一个别人都尊敬的人,在做对这个社会有益的事情。但是一轮一轮裁下来,你感觉你没什么用了。有时候就感到很彷徨,很多工作都到中国印度去了。有时候人就觉得很空虚,上班也是磨洋工。我搞摄影主要是因为我女儿,这里很多人都是因为自己孩子,做这个运动或者表演什么东西。我小孩练体操,我就开始琢磨摄影这个事情。慢慢加入这个摄影协会以后,就把摄影当做自己的一个追求目标。现在我觉得我生活特别充实,没有时间去考虑什么空虚的东西。我觉得一天到晚忙死了,没时间我也要搞摄影,再有时间我就去修片。就是你有一种被别人认可,而且拍出好照片跟别人分享的时候,有被认可的感觉。”

福吉谷国家公园,是位于费城西北二十英里处的一片河谷。这里曾经是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华盛顿率领的大陆军冬季屯兵之处。1777年冬,费城陷落。华盛顿率领残兵败将在这里休整操练,在这里度过了一个艰难的冬天。福吉谷也是时光文艺沙龙的摄影会成员们非常钟爱的地方,是一个位于他们家门口的天然外景地。每个角落都似乎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当然,也留下了他们的作品。

时光文艺沙龙会长辜晓虎说:“我们现在沙龙大概有一百五六十人外围,但是有骨干的特别喜欢摄影的有五六十人,那么中间我们有18个非常发烧友。现在我们搞了些学会啊,每个月有一些专题交流啊,我们拍过很多出去的外拍,去风景胜地拍过外拍,费城我们拍过夜景,还longwood garden的花,还有雪燕的聚集地每年都去拍。但是街拍大家讨论了很多次,街拍有它的特点,又不能人太多,太招摇。街拍还是很有意思的,因为街拍的东西是很随机的,你不知道马路上会发生什么,每个人自己去拍,有的人觉得不大敢去拍,有的人不经常在街上走的,不知道对陌生人拍了以后会有什么反作用。所以人多一点,我们昨天大概十一个人,不多不少,从街拍来讲算多的了,但是从外拍来说是少的了。”

时光文艺沙龙会长辜晓虎说:“ 我是觉得长进是非常明显的。在这个初级培训之后,这些人会一下子就jump很高,他就会说,欸,我的小孩打球的就会拍得很清楚,原来在游泳池里看着灯很亮,为什么拍不清楚,这个是非常明显的。而且我们的干事群,就是重点发烧友,在交流过程中,在讲座过程中提高得非常多。当然了,可能提高到一定程度后会有瓶颈。设备也买到最高了,东西也拍到几乎最好了,那么再拍什么?但是总体来说,作为一个比较有专业技术性要求的群众性组织,我们整体的水平提高得非常多。”

时光文艺沙龙会长辜晓虎说:“从去年开始,我们跟加拿大的摄影团体,纽约的摄影协会团体啊,周边的会做一些沟通。像大家了解的像EX这样的专业的摄影网站,我们这个团体里面在上面投稿被登出来的不下五个人了。这是非常高的专业摄影网站。北美的最重要的网站‘文学城’摄影沙龙里有两个班长就在我们这儿。影展呢,本来我们是一年一次到两次,但是我们基本上能做到一年一次。而且我们是和county的主流艺术协会联合来展的。今年我们的展览卖出去的作品也是最多,十多幅作品。我们总共展出了70多幅作品。

时光文艺沙龙会长辜晓虎说:“我们这里有许多得天独厚的地方。比方说我们讲的那个雪雁。我们最早去看的时候有15万只,20万只。现在大概只有十万只左右。现在他们去拍那个白头鹰。 白头鹰就是在宾州和马里兰交界的坝上面,有三百多只。也是非常有名气的。加拿大人纽约人过来拍都是小意思的。再加上我们这里有个阿米什。阿米什呢很特别。他们的观念是不让人拍照片的,所以只能是远拍。阿米什当然是很有拍头,这些人蛮有个性,长的跟别人不一样,穿的也不一样。阿米什男人的大胡子漂亮的不得了。女的有他们独特的文化和着装。”

时光文艺沙龙会长辜晓虎说:“大家看到现在很红火,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个问题。这是个非常民间的,或者一个松散型的有一定地区限制的一个组织。我们不大可能搞成一个很大的美东地区,全北美的组织。我觉得我们还是基于这一块的留学生的家庭在这边生活,我们为这些家庭生活提供一些文艺上的,娱乐上的或是说丰富业余生活上的帮助。”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