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钱权系列(2):美国的政治任命


美国在2006年发行的20美元新钞,上面有时任财政部长的保尔森等两名财政官员的签名。保尔森2006年由高盛集团首席执行官担任财政部长时,个人收入大大减少。

美国在2006年发行的20美元新钞,上面有时任财政部长的保尔森等两名财政官员的签名。保尔森2006年由高盛集团首席执行官担任财政部长时,个人收入大大减少。

谈到中国腐败现象,一个常用词就是“政商勾结”。也有人说,其实在美国,商人和政客的关系就非常紧密,有人昨天经商,今天做官,明天又去经商。这就涉及到美国的官员制度。商人不仅可能经过民选担任总统等公职,美国政府中还有大批政治委任官,其中不乏富家翁被“钦点”做官。这种制度是不是人们所想象的“买官卖官”?

*一人当选 众人升官*

在中国一度热播的美剧《纸牌屋》以虚构的手法描述了美国政治中的暗箱操作,复仇、夺权与金钱的交织,让人联想到美国政治中阴暗的钱权交易。而在现实生活中,赞助政治人物竞选的金主在胜选之后自己也被“封官”的现象也常常遭到美国人批评。然而,政治委任制也是美国政治的传统。

所谓政治任命官,也就是“政务官”,在联邦系统中,就是由总统直接任命,充当某个官职的人。在外交和国内领域都可以使用这个程序。很多政治任命的官员领导着广大公务员,但和这些饭碗相对牢靠、政治中立的公务员不同,政治委任官员凭总统喜好效力,总统不喜欢他了,或者总统卸任了,他的官位也就没了。

美国联邦政府非军职雇员大约有270万人。联邦政府中的政治委任职务大约在3000到4000个之间。这其中有大约1500个职位需要参议院批准,这些要职包括部长、副部长和助理部长以及驻外大使。其他不需要参议院批准,包括总统的各类顾问和大小幕僚,有些职务是由总统任命的人来任命。

政治任命的起源于19世纪20年代,当时这个系统被称为“分肥制度”(Spoils System), 意思就是将政府官职分配给获胜者的家人、朋友或者帮助竞选的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过,这个“得道”之人是民众投票选出来的,选民投票的时候,就预料到这个候选人会提携他的一班人马。

*才财兼备 有路好走*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政治任命似乎只需要裙带关系。不过,托森大学政治学教授玛莎•库玛说,时代发展到现在,这个系统已经非常不同了。她说:“到了工业社会之后,政府需要处理的问题更加复杂多样化,所以你需要专业人才。随着时间推移,政治任命者也需要是有专业知识的人。”

前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资料照)

前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资料照)

当然,如果你拥有专业技能,肯定不会因为你还有实力在总统竞选时助过一臂之力而被排除出提名人选名单。去年卸任的前白宫发言人卡尼就说过:“给竞选捐款并不能保证你在新政府中任职,但肯定不会对此造成阻碍。”

*球星献金 出任大使*

在奥巴马总统的第一个任期里,外交官员的政治任命比例达37%,而在第二任期更高达53%。批评人士认为奥巴马向资助者许诺职务以换取政治献金。

曾任芝加哥白袜队球员的马克•吉尔伯特被奥巴马任命为驻新西兰大使。吉尔伯特不仅曾为总统喜爱的芝加哥白袜队效力,自2007年起他总计为民主党捐款超过3百万美元,更是在奥巴马2012年的总统竞选中出钱出力。

无独有偶,被奥巴马委任为驻匈牙利大使的贝尔是好莱坞的肥皂剧制片人,她本身没有任何外交经验,但据《纽约时报》报道的数据,她在2011年到2012年间为奥巴马竞选筹集超过两百万美金。她在接受参议院质询的时候,对美国在匈牙利的核心利益是什么这样的问题支支吾吾,受到媒体质疑。

玛莎•库玛教授说,外交任命与其他的政治任命有所不同,有着人们常说的三七开原则。她说:“一般来说,有70%的大使是职业外交官,另外30%是纯粹的政治任命。而政治任命大使一般不会被派到敏感国家。”

这30%的政治委任官一般来说都是对在竞选中支持自己阵营的人的一种嘉奖,他们不需要有外交经验,一般被安排在与美国关系良好的发达国家。在这些国家里,外交人员不会涉及敏感的事件,主要职责是进行各种社交活动,维持盟国关系,而拥有人脉的商人和名流也许在这些国家更能如鱼得水。

另外的70% 由经验丰富的职业外交官担任,他们经过了严格的考核和筛选过程。

*虽有钦点 程序繁杂*

但不可否认的是,不管是外交还是国内部门,领导美国政府各部门的很多政治委任官是“社会贤达”空降做官,并不是在政府机关从“基层”一步步做起的。这种实践难免让人联想到“权钱交易”和“买官卖官”。

目前任美国IBM公司合伙人的约翰•卡曼斯基为该公司政府商业关系提供咨询服务。他曾经在政府任职,还担任过政治任命的官职。与很多政治委任官不同的是,他本人是在“基层”一步步做起来的。卡曼斯基因在政府问责办公室(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纠正绩效工作表现出色,受到当时的副总统戈尔的举荐,在 1993年到2001年负责监管当时的全国政府绩效改革(National Performance Review)。

卡曼斯基说,虽然被“钦点”,担任这种政治委任的官职还是需要经过严格的程序。

他说:“我被任命的时候,需要填一份15-20页长的问卷,这是关于我的道德水准和职业能力。之后,一名调查员拿着问卷,调查每一个条款的真实性。我还填了一份财务报表。除此之外,如果你的工作与情报有关,你还得通过安全级别审查”。

那么,政治任命的过程大概要多久呢?约翰•卡曼斯基说,对他来说,这整个过程花费了1个月,但这是因为他原来就在政府工作,已经可以免去很多文件。他说,一般来说,不需要参议院批准的职位大概需要三个月左右的程序,而需要参议院批准的职位则需要一年时间才能够让被提名人上任,甚至可能被永远封杀。

*做官亏钱 就业不稳*

升官能发财吗?库玛教授说,选择政治任命意味着做官将放弃自己的一些利益。她说:“联邦政府操守办公室会让你填一张表,列出你所有的股票,然后检查是否存在利益冲突。如果你未来的工作与你所持股票的公司有利益冲突,就得卖掉他们所有的股票。”

所以,弃商从政,不仅不能发财,还要为了事业付出钱财上的损失。一些高官辞职的理由就是家庭收入不够。保尔森2006年被小布什总统委任为财政部长之前是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的首席执行官,在2005年挣了3800万美元。媒体当时报道说,纳税人付给保尔森的部长的20万年薪也就比高盛集团派给他的专车和司机的一年费用多了那么一点点。

另外,与中国不同的是,美国的这些领导干部还是“临时工”,不能指望一辈子做官。政党轮替时,失利的党派一时间会有大批失业者。

*官商转换 民间发财*

总体来说,美国的政治任命系统为民选官员招聘助手以及政府选拔人才提供了体制上的捷径。这些人在任内收入并不高,也没有“铁饭碗”,但是他们有了在政府做事的经验,还积聚了广博的人际网,这使得他们在从公职退下之后,往往成为私营企业争抢的对象。

就拿长期从政的拜登来说,这位副总统是参议员出身,妻子长年做教师,他曾笑称自己是国会最穷的议员。如今,拜登的年薪是23万美元,夫人写书赚了稿费,按照白宫公布的2013年纳税表,拜登夫妇调整后的全年毛收入是40万美元出头。跟大公司高管们比,这位世界第一经济实体二号领导人的收入只是零头。不过,如果他2017年1月卸任,到民间发展,写书,演讲,列席公司董事会,等等,肯定就再也不会“哭穷”了。然而,假如拜登“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继续竞选总统而且真的当选,那只能继续忍受个人经济上的损失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