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法律窗口:美政治漫画家担心什么?


“自拍照”讽刺了奥巴马总统与古巴靠近(Brian Fairrington)

“自拍照”讽刺了奥巴马总统与古巴靠近(Brian Fairrington)

上海艺术家戴建勇最近因张贴讽刺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艺术画像被中国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这一事件被媒体广泛报道,并拿来和美国的情况相比较。美国的一位漫画家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与中国同行不同,最令他们担心的不是来自政府的政治打压。

最令漫画家们担忧的危险

“床头故事”讽刺了布什父子发动伊拉克战争 (Brian Fairrington)

“床头故事”讽刺了布什父子发动伊拉克战争 (Brian Fairrington)

布莱恩·法灵顿(Brian Fairrington)是加州漫画网站Cagle Cartoons的责任编辑,也是一名漫画家。他创作过大量的政治漫画,其中不乏讽刺美国总统、政府和政府政策的作品,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都出现在其作品中。

法灵顿指出,在西方国家,漫画家们最担心的并不是来自政府的政治打压。

他说:“全世界有很多漫画都与伊斯兰极端主义有关。漫画家们担心的是这个问题,因为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追随者们有可能做出极其负面的反应。今年1月,他们就在法国袭击并杀害了《查理周刊》的十几名漫画家。在西方国家,这似乎比来自政府的报复更令漫画家们担心。”

加州政治漫画家布莱恩·法灵顿(Brian Fairrington)

加州政治漫画家布莱恩·法灵顿(Brian Fairrington)

法灵顿认为,总体上说,在美国,漫画家们把政治漫画看作是民主的一个重要部分,因此在创作中往往倾向于批评而非美化政府。他说,美国总统或政府干预他们创作的情况极其罕见。尼克松总统执政期间,洛杉矶一位漫画家作画讽刺他,政府一度刁难,但未能得逞,尼克松后来因水门事件下台。

法灵顿说,批评政治漫画家的声音通常是来自总统的政治支持者们。他说:“比方说你创作了一幅批评奥巴马总统的漫画,你有可能收到来自他的自由派支持者们的反馈、电邮或电话,他们通常是读者,而不是政府,除非政府认为某幅漫画很好而向我们索要复制品。不过,他们从未向我要过。”

法庭对政治漫画持多大容忍度

20世纪80年代,一起涉及媒体诽谤的案子经上诉到达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这个案子的两位主人公,一个是色情杂志《皮条客》的业主拉里•弗林特,另一个是已故基督教牧师法沃尔。《皮条客》在给烈酒金巴利做广告时用打油诗和漫画的方式讽刺法沃尔少年时和自己的母亲发生过性关系,而且总是在酩酊大醉时宣教。不过,打油诗末了注明“打油诗,请勿当真”。

密苏里大学新闻兼法学教授桑迪·戴维森(Sandy Davidson)

密苏里大学新闻兼法学教授桑迪·戴维森(Sandy Davidson)

法沃尔以侵犯个人隐私、诽谤以及恶意伤害他人感情罪起诉了《皮条客》杂志,但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却做出不利于他的判决。判决说,公众人物不得从感情伤害的控告中获得金钱赔偿,否则新闻与言论自由就无法得到保障。

密苏里大学新闻兼法学教授桑迪·戴维森(Sandy Davidson)解释了法庭的判决。她说:“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指出,政治漫画是我们政治过程的一个重要部分,它们往往会集中体现某人生活中不幸的外在特征或不幸的事件,这实际上是说,你如果是政治人物或影响时政的公共人物,最好脸皮厚一点。已故前总统杜鲁门表述得最为贴切。他说:你如果怕热,就别进厨房!”

从总体上看,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以往的判决中都竭力捍卫美国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和表达权,只有极个别言论,例如淫秽的表达,不顾事实真相的恶意毁谤以及有可能立即挑起暴力的言论不受宪法的保护。尽管如此,政治漫画家们在创作中还是要考虑作品的社会效应并承担除法律之外的其它后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