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跟政治学者谈政改(一):政改难惠及异议人士


上海的警察2月27日要求外国记者离开网上呼吁举行抗议的场地

上海的警察2月27日要求外国记者离开网上呼吁举行抗议的场地

帘幕下的中共政治改革引起的猜测和传言持续不断,今年更甚。期望与分析混杂,猜测与炒作并行。有说重大举措出台在即,六四平反为期不远,也有传政治民主、选举范围都会大尺度放宽。中共政改重点在哪里?会在哪些方面有所推进?而又在哪些方面难有突破?美国之音记者木风采访了台湾知名的政治学者、台湾国立政治大学的中共政治体制研究专家寇建文教授,就这些公众最感兴趣的话题进行了讨论。下面听这篇报道的上半部分,体制内的改革难惠及异见人士。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教授寇建文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教授寇建文


*政改不搞西方民主 *

记者:今年以来人们对中共政治改革的有很多期待,但外界又不了解中共内部究竟准备怎么改,所以猜测一个接着一个。您认为中共改革的主要方向在哪里?对言论自由的压制和对异见人士的控制会不会有所改善?

寇:这要看是哪一种层次上面的政治改革了。如果是西方民主政治,或者是比较接近西方民主政治的话,我认为是不会有了。对待异议人士,我觉得手段上也许会有改变,但本质上不会变,基本上还会是压制嘛。

记者:您觉得对异议人士的压制在短时期也不会松动,或者解除?

寇:我觉得会很难。依它的这个体制,我觉得很难。

记者:那么,中共会在哪方面推动它所谓的政改呢?

*体制内外,泾渭分明*

陈光诚

陈光诚

寇:真正会有所改变的是党内。体制外面你要来挑战我,我可能要用强硬的方式,或是经过包装过的强硬方式去处理。比如陈光诚,让大家感受到说,这是对我的政策的挑战,那你可以出国。像一般公民一样出国,你离开。把异议人士和大陆老百姓隔离开来,对它(中共)来说就解决问题。

它(中共)现在面临一个利益分化的社会,甚至干部内部的意见也可能会很不一样。另外,监督力量不足,也产生了一些腐败的现象。它(中共)在探索如何从体制内找到一种新的办法,并把这种办法由上而下地实行下去,改进党对干部的任命方式和决策过程。我觉得这个部分是有可能做的。

比如说,这次在选政治局常委的时候,有没有可能把民主推荐的范围扩大?或者说政治局委员的选举是否可以有一个或者两个差额啦?我觉得,这些属于体制内部包容多元化的东西改革的可能性相对是比较高的。

*社会控制方式尚在探索之中*

至于你刚才提到的对异议人士的态度要改变,我觉得可能性会相对要小一点。尤其是政治异议人士。对社会的控制现在处于一个拉扯的状态,它想要管理,想要控制,它也想要利用社会的力量,但社会力量有时候就像在手指缝里爆出来。现在国家的控制力量和社会力量之间是在拉扯,是在摩擦。所以,人们会看到,控制力弱的时候,社会力就会爆出来。层出不穷。

这就反映出来,中共为什么一直在强调社会管理体制创新的东西了。就是说它知道原来的那套东西不行了,可要怎么做,它还摸不清楚。这就是中共从去年或者前年提出要社会管理体制创新的原因。

而汪洋(广东省委书记)在广东乌坎做的正好提供了一个社会管理体制创新的新的措施,新的手段和新的做法,提供了一个启示。但是,至于对待政治异议人士的方式,我觉得,基本上还是压制。

*六四平反18大后也希望渺茫*

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六四烛光晚会

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六四烛光晚会

记者:今年有关平反六四的传言盛过过去很多年,乐观的期望也最高涨。北京的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甚至断言,六四获得平反的日子随时可能到来,中国著名作家沙叶新预料中共18大之后的可能性很大。寇教授,您认为中共的政改是否已经发展到可以为六四平反的这一步了吗?

寇:我觉得18大后,中共要给六四平反的可能性还比较低。我是感到(中共)对六四事件的评价是在慢慢地放松,但是不是到了那个临界点,可以说,好,现在可以去谈六四平反的问题,我觉得还没有那么快。

台湾处理“228事件”可以作为一个对照。一样是政府对老百姓开枪,后面就是白色恐怖,把无辜老百姓抓起来,甚至使有些人丧失了生命。这个过程拖了四十年。

台湾的经验有哪些局限?对中共具有哪些借鉴?中共是否会在不远的未来给六四平反,让人们期待的政治改革出现重大突破?寇建文教授将在这篇报道的下半部分详细阐述他的分析。敬请读者继续关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