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专家称贫穷加剧了埃博拉疫情蔓延


埃博拉病毒通过血液和体液接触进行传播。然而专家说,贫穷与管理不善也加剧了疫情的蔓延。

在西非,人们从无到有、兴建新设施,以应对埃博拉病毒。搭起的临时帐篷隔离了一部分埃博拉病患者。

杜兰大学的病毒专家丹尼尔·鲍许说,该地区的许多医院缺乏最基本的医疗设备。他通过Skype向美国之音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鲍许说:“在一所塞拉利昂或者是利比里亚的医院里,听到以下言论并不稀奇。一位医护人员会说“我们没有手套”,或者是“我们没有干净的针头”。”

落后的医疗系统也存在于非洲大陆上的其他疫情点。鲍许认为,制约因素是相同的。

鲍许说:“所有大规模的疫情暴发,如埃博拉和马尔堡病毒,都是发生于社会政治局势动荡多年、公共安全系统薄弱的国家。”

兵连祸结的刚果民主共和国已经六次暴发埃博拉疫情。同样,国内的战争分别于九十年代和二十世纪初摧残了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的医疗系统。

8月2日,利比里亚蒙罗维亚各宗教团体的妇女祈祷埃博拉病毒不要扩散,随后她们把手洗干净,防止病毒传染

8月2日,利比里亚蒙罗维亚各宗教团体的妇女祈祷埃博拉病毒不要扩散,随后她们把手洗干净,防止病毒传染

与此同时,在临近的几内亚工作的鲍许目睹了该国在独裁统治与腐败的影响下,道路年久失修,城镇也逐渐滑向赤贫的深渊。

鲍许说:“政府的失职使得包括公共医疗在内的社会系统每况愈下,致使整个国家暴露于这一疫情的危险之中。”

与卫生系统所类似,许多人在埃博拉肆虐的地区缺乏必要的资源以存活下来。这也让他们身处险地。

鲍许说,他们砍伐树林,以获取木炭、种植作物,招致了携带病毒的蝙蝠的到来。

鲍许说:“随着森林砍伐的加剧,一向在远离人类居住区的森林觅食的蝙蝠,被迫逃离丛林。比如,距离人类较近的芒果树,使得人类与蝙蝠的接触几率提高,同时也提高了病毒的传播几率。”

同时,贫穷也使人类在森林深处寻找食物,包括所谓的“丛林肉”,而后者正是传播疾病的元凶。

来自生态健康联盟的威廉·卡瑞许通过Skype说,其实事态原本不至于这样。

卡瑞许说:“在乌干达也有疫情。但他们在医疗和教育上做了投入。理所当然地,尽管有疫情,但是很快就得到了控制。”

卡瑞许说,一旦这次疫情得到了控制,卫生官员需要着手提升实验室、医院和疾病预防知识宣传的水平,以备下一次疫情的到来。

卡瑞许说:“我们不能阻止地震,但我们可以杜绝许多地震带来的危害。这同样适用于埃博拉和其他新型疾病。”

他说,如果政府能够加大对教育和医疗的投入力度,下一次疫情就不会如此致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