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鄱阳湖水利工程争论再起


江西一所中学的学生手捧地球仪,纪念地球日,宣扬环保(2011年4月19日)

江西一所中学的学生手捧地球仪,纪念地球日,宣扬环保(2011年4月19日)

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大型水利工程论证最近再度举行。有专家说,工程将给鄱阳湖湿地生态带来“毁灭性影响”。支持者则表示,这项“湖控工程”可解决当地严重水荒,利国,利民,利湖。国际湖泊问题专家说,重大环境生态议题决策应引入司法程序。

*再次论证*

中国国家发改委7月25日召开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项目论证。这是2013年后江西省政府第二次推动这项工程。最新报道说,二审依然没有立项结论。也有报道说,论证相关结果可能近期发布,而且一旦审批通过,工程上马主动权就“交到当地政府手里”,不久的将来,鄱阳湖中可能出现绵延约2.8公里长的一条拦湖大闸。

*鄱阳湖状况*

关于鄱阳湖的卫星图像(美国宇航局图片)

关于鄱阳湖的卫星图像(美国宇航局图片)

鄱阳湖是中国最大淡水湖,也是长江中下游仅有的两大江湖相连的湖泊之一。该湖生态地1992年列入 《国际重要湿地名录》,是中国加入“世界生命湖泊网”的唯一代表。八十七种鸟类在此过冬,其中包括在鄱阳湖过冬的11种濒危物种。不过,长江葛洲坝建成后鄱阳湖频现“水荒”,湖底龟裂裸露,受影响人口400万,晚稻300万亩,沿湖经济生活遭到颠覆威胁。

*工程蓝图*

报道说,拟议中的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将为“开放式全闸”,由97孔16米宽的常泄水闸以及4孔60米宽的大孔闸组成,并且还有江豚和鱼类洄游通道。因此有官员说,工程是湖中建“闸”,而非建“坝”。这项“湖控工程”,功能上“拦水不发电”,调度上“调枯不控洪”,统一调度单位是长江委员会。

*“那是骗人!”*

中科院南京湖泊地理研究所研究员姜家虎强烈反对鄱阳湖水利工程,他对美国之音说:“一个忧虑是,工程对江鹄等洄游生物影响比较大。另外,江團的洄游通道也被切断。第二,大坝一建,水位抬高,控制在稳定水位,这样苔草等湿地系统就没有了,就会威胁到白鹤等鸟类,它们也就没有了,这关系到迁徙鸟类的安全。再者就是鱼类,另外,工程还会影响黄鹤的安全。”

针对工程蓝图中所谓“鱼类洄游通道”设计,姜家虎一语惊人,他对美国之音说:“那是骗人的,这是不可能的。我们的葛洲坝也有鱼类洄游通道,但是没有发现有鱼往上走,那鱼是不可能听你指挥的。”

*地方利益*

都昌在线主编袁奇认为,鄱阳湖水利工程与官方利益有关。他说,鄱阳湖周边地方政府高度重视GDP增长。以都昌县委书记和县长为例,他们不在乎政策对十年之后环境的影响,只关心今年GDP增长,创造多少就业,新建住房状况。另外,湖水面积缩减之后,湖床就成为可开发土地。官员都想趁此良机增加财政收入。

*信息公开*

中国非政府组织“公共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对美国之音说,鄱阳湖建坝问题,江西方面一直想推进,但是一直存在不同声音,目前还是处于论证的状态。他说,信息公开是公众参与的前提,近年来中国在公共项目信息公开方面有所进步,不过还应加大信息公开力度。

他说:“环境决策应该能够广泛听取各界声音,这非常重要。但是前提是充分信息公开。然后还要有一个公众充分参与的流程。在这方面,比之长江三峡工程,中国已经有了更多进展。但是,环评过程中的公众参与决策,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政府态度*

中国《每日经济新闻》援引江西省水利厅副厅长朱来友的话说,鄱阳湖水利工程目的是解决湖区连续出现的秋季枯水问题,深远意义在于遏制鄱阳湖退化。设在南昌的“山江湖可持续发展促进会”负责人廖国朝表示,很多省份受益三峡大坝发电,而江西省鄱阳湖却为此付出了代价。中国国家水利部和农业部支持这项工程建设,持部分保留意见的单位包括中国国家环保部和林业部。原江西省副省长、鄱阳湖水利工程大力推动者胡振鹏表示,“即使现在不立项,我保证5年后会立项”。

*局外声音*

布莱恩·卡坦扎罗是美国佛罗里达州“湖泊专家”(The Lake Experts) 机构的环境问题学者,他说,解决湖泊等类似环境议题的最终途径,应是具有司法权的论证机制,其运作依据是独立的法律法规以及各方严密科学论证。

他说:“我非常熟悉这一系统在佛州的运作。采用司法途径解决环境项目方面,佛州在美国是比较积极的州。即使我们有这样一个系统,我也并不认为,这一司法系统没有偏见,不过,论证应该最终在司法权威下开始。”布莱恩说,美国的重大环境项目问题都要通过具有法律地位的科学论证,不过他强调,这个体系也并不能完全排除非科学因素的影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