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解开上访死结:给当局送锦旗,还是找人大代表?


大批访民12月24日冒严寒在国家信访局上访(六四天网站图片)

大批访民12月24日冒严寒在国家信访局上访(六四天网站图片)

面对北京等地持续高涨的上访潮,有中国民间维权组织为访民支招:递交上访材料解决不了问题,不如给政府部门送面锦旗。支持者说,巧妙组织这样的上访攻势可行。不过也有宪政活动人士说,可以尝试通过基层人大代表解决访民问题的思路。

*凛冽寒风上访潮*

中国维权网站天网人权事务中心星期一发出消息说,下午三点,近万名全国各地访民在凛冽寒风中聚集到国家信访局上访。他们高唱国际歌,高呼“和谐社会无家可归”,“公安造假法院枉法”,“打倒腐败,还我家园”等口号。访民的主要投诉涵盖10年来强征强拆导致的一系列社会问题。报道说,门口保安见访民太多便开始发放表格,让大家下午再来,以阻止人群过份拥挤。另外,今天各地在京截访的车辆也大大超过头几天。
另外,2012年12月20日上午八点开始,洛阳市企业军转干部大约1500人在洛阳市政府南大门前示威,要求市委市政府领导接见,强烈要求河南省人保厅纠正今年调整养老金数额的违法行为。

*刘飞跃支招:送锦旗*
北京中央国家机关以及各地信访部门前的上访人潮持续涌动。中国另外一家民间维权机构“民生观察室”负责人刘飞跃日前撰文为访民支招。他说,非暴力维权申诉无门,不妨给当局送面锦旗。他对美国之音说:“这是目前环境下和体制下很好的维权方法,我们在进行宣传推动这个事情。(记者:没有纯粹反讽的意思吗?)送锦旗本身就是反讽,但是,我们将其视为是一种维权方法,维权方式,目前具有可操作性,送锦旗本身含有很强烈的讽刺和挖苦意味。”

参与网报道,2012年11月24号,一位网友在网上发布了一张向中共赠送所谓反“党”锦旗的照片。锦旗正中央是一个倒立的“党”字。维权人士胡佳还解释说,若是用倒写的繁体党字,自上而下可读成“尚黑”,从而进一步加深调侃和讽刺效果。不过刘飞跃建议,还是要采取更为巧妙的用语,以期达到推动上访问题得到解决的效果。

*邓志波:送锦旗办法早有人实践*

刘飞跃说,送锦旗在高压社会比较安全,不是与官方正面冲突,当局不易翻脸。他还说,这种做法要同充分利用媒体相结合。对此,吉林长期访民邓志波深有同感。他对美国之音说:“刘飞跃出的这个招现在已经有办的了,这个招可以用,但是,谁给政府送锦旗,谁必须把这个事情发到网上,例如人权网等。给政府送锦旗而不发到网上,那不是白费吗?你得炒作起来。”

常年上访身患肝癌的邓志波认为,送锦旗给当局实在是无奈之举。他担心,你前脚送锦旗,人家后脚会把锦旗往抽屉里一扔。你到底能改变什么?

南方都市报4月24号曾报道,湖南省长沙市的多名访民,曾向信访局赠送写有“截访先进单位”的锦旗,结果被当局以“扰乱政府办公场所秩序”为由行政拘留9天。

*王铮:找人大代表 走宪政道路*

北京市经济管理干部学院教师王铮不赞成送锦旗的反讽方式。这位为薄熙来维权活动人士对美国之音说:“我不赞成这种做法。现在访民所做的事情,从渠道上讲其实是不对的,访民应该去找各级的人大代表。现在的问题是,中国的各级人大代表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发挥他们的作用。如果我们都从人大代表这一块给他们施加压力,这样不仅能够解决问题,而且还能够推动选举。我们法律已经确定这个框架了,只是它一直没发挥作用。”

王铮,黑龙江省鸡西市人,现居北京市朝阳区,北京市经济管理干部学院教师,今年早些时候薄熙来出事之后,她为薄熙来和谷开来维权而遭到40多天监禁。她的自我“近期心愿”是,让百姓受委屈时能找到他们的人大代表。

王铮对美国之音说,不少各级人大代表知道访民的诉求,只是没有访民去找他们反映情况,访民似乎只相信去上访。王铮还说,不错,相当多的人大代表是当局指定的,不过即使如此,选民当初还是可以在乡镇直选时提出自己的候选人。她认为,“一人一票可以改变中国”,这是解决中国社会上访死结的宪法道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