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大选投票日近 候选人尚未赢得年轻人


年轻人是美国最有力量的选民集团之一,然而,眼下美国全国大选已进入最后关头,而候选人却担心,年轻人对选举越来越缺乏热情,这可能会严重影响投票结果。位于纽约市东部11公里处的霍夫斯特拉大学是首次总统候选人辩论的场地。这里的学生向美国之音表达了他们的担忧。

在霍夫斯特拉大学的课堂上与任何一个学生谈话,他们都会告诉你今年的大选很重要。

学生伯尼·丹乐说:"我觉得这可能是美国历史上反差最鲜明的选择。”

学生朱莉安·斯班诺说:“我觉得我们会看到很多人去投票,因为两个主要的候选人太两极化了。你必须做出取舍。”

这处纽约长岛校园是两位主要总统候选人今年首次电视辩论的场地,在2012年那次选情激烈的大选期间也主持过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从那以后,美国大选第一次产生了如此大的政治热度。

然而,在霍夫斯特拉大学的校园,很多学生反映出的激情并不代表全美校园千禧年一代选民的全貌。总体来说,他们构成了强大的选民集团,然而,如果他们在选举日那天不出来投票,这种力量等于是零。

年轻人不去投票着实让候选人们恐慌,尤其是希拉里·克林顿。她在18岁至34岁之间的选民中领先率最近几个月缩减到了个位数。这个年龄区间越来越多的选民说,他们要么会投给第三党候选人,要么干脆呆在家里。

学生萨摩·赫尔墨斯说:“坦白说,人们去投票是因为他们不希望某个候选人胜选,而不是因为他们的热情。去投票就是为了他或者她不会胜出。”

这是一个政治学教授们在整个大选过程中一直纠结的问题。霍夫斯特拉大学政治科学系主任罗珊娜·佩罗提博士说,很多学生觉得两大党都没有倾听他们的观点。

她说:“他们更关心经济和经济方面会发生什么,经济的健康状况。他们希望看到环境方面的举措。他们厌倦了争论全球变暖是不是人为的。对他们来说,这根本没谈到要害。这是他们的世界,他们将继承这个世界。”

学生伊诺克·李说:“我们是未来的一代,未来的纳税人,所以如果我们不行动起来,未来的世代可能会在经济和社会方面失败。”

离大选日还有6周,一些犹豫不决的选民说,在这么晚的阶段,他们的选择在于哪位候选人能够让他们咬牙接受。

朱莉安·斯班诺说:“我还没决定。这很难,因为这是我的第一次大选,我真希望能有一个候选人是我非常支持的,但没有……”

另一位学生吉娜·芭芭拉说:“我很想赌一把,看看川普会怎么做,但另一半的我又说,我希望能有某种确定性,但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什么是确定的。”

在三次辩论和最后的竞选过程中,这些仍然等着做决定的人不仅会关注影响他们的议题的答案,也会关注候选人的语言措辞和他们如何在全国的舞台上表现自己。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