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4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保护记者委员会颁发国际新闻自由奖


34个新闻工作人员今年在采访时丧生。独立新闻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说,另外还有30个记者下落不明。11月24日,来自世界各地的新闻工作人员聚集在美国纽约,向接受表扬的国际新闻记者致敬。

今年1月,斯里兰卡记者在抗议一个报纸的编辑遇刺身亡的时候,和科伦坡警方发生扭打冲突。一些人权团体指责斯里兰卡政府和其同盟在幕后策划暗杀行动。

今年2月,索马里最大媒体HornAfrik总监在摩加迪沙的街头和记者讲话的时候,被三个蒙面枪手杀死。这个总监的前任,在2年前被杀身亡。这些案子凸显了国际新闻工作人员每天必须面对的风险。

27岁的索马里记者阿卜迪努尔对于在全世界采访新闻最危险的国家工作,有第一手的经验。他说:“如果你受到胁迫,那是家常便饭。你接到电话告诉你说,你做的不对,那也是个风险。虽然我知道我面对了风险,而且在索马里跑新闻非常危险,但是我还是非常投入,我必须作为新闻记者。”

阿卜迪努尔是获得‘保护记者委员会’‘国际新闻自由奖’的几个记者和编辑之一。

‘保护记者委员会’执行主任西蒙说:“我们希望揭发这些政府滥用权力的欺凌行为。希望这么做能够为这些在非常艰难的环境中工作的新闻记者,提供一些感情上的支持以及实质上的帮助。”

另外一个受到表扬的记者是突尼斯的雷基巴。雷基巴是被突尼斯政府封锁的线上新闻媒体Kalima的编辑。雷基巴说明了突尼斯政府如何阻挠她的工作。

她说:“如果我必须向政府申请或取用一些证明或是执照,那是非常困难的。很难找到信息来源的管道。使用因特网或是电话这些科技工具也是困难重重。我们作为记者,总得想办法绕过这些阻碍去采访新闻。如果不这么做,外界就听不到突尼斯的声音。”

另外两名‘国际新闻自由奖’得奖人,因为恐怖主义罪名而分别在斯里兰卡和阿塞拜疆的监狱受长期监禁。‘保护记者委员会’说,对记者的暴力和胁迫,让许多新闻从业人员不得不辞去工作或是逃离他们的国家。

阿卜迪努尔说,随着索马里暴力威胁升高,许多当地和外国媒体陆续离开了索马里。“如果我也加入这些离开索马里记者的行列,那就表示现在索马里国内的记者人数已经屈指可数。如果那些人也离开的话,那就意味着没有人可以报导索马里的新闻。所以,为了不让这个情况发生,我希望继续留在我的国家,继续跑新闻。”

‘保护记者委员会’说,表扬这些记者和编辑,将鼓舞和激励其它的媒体工作人员,即使面对暴力威胁,也继续坚守岗位。

关键词:保护记者委员会,国际新闻自由奖,索马里,突尼斯,斯里兰卡,阿塞拜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