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香妃难以承载中国民族弥合之重


在与中国新疆有关的暴力事件升级之际, 中国一家影视公司正准备推出一部动画片《天香公主》来宣扬维吾尔和汉族两大民族的融合。但是分析人士认为,“天香公主”以维族人心目中的英雄“香妃”为原型,但是由于香妃“嫁给”清朝皇帝的故事有争议,并不能缓解维汉两族的矛盾,甚至还会适得其反。同时,也有分析人士指出, 维汉矛盾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中国汉文化为中心的意识造成的。

*历史传说 古为今用*

中国的动画设计师正在以民间传说的中国清朝皇妃--香妃为原型,制作一部长达104集的动画片《天香公主》,他们希望以此来描绘一幅民族和谐的画面。制作人还计划推出这部动画片的维语版。

预告片中的“伊帕尔罕”就是“香妃”。根据民间传说,香妃浑身散发着甜蜜的芬芳,所以被称为“香妃”。18世纪,她被乾隆帝带到皇宫作为妃子,后在北京去世。

该片导演邓江伟曾同意接受美国之音采访,不过后来以片子未完成,不方便接受采访为由退出。他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 香妃的故事象征了维汉两族的团结,他们希望以此来缓解维、汉两族的紧张局势。

环球时报英文网有关《天香公主》的报道。(网页截图)

环球时报英文网有关《天香公主》的报道。(网页截图)

中国官方《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英文版刊登了一篇题为《新疆通过动画片制作打意识形态战》的文章来介绍《天香公主》,报道援引新疆文化厅官员的话说,“新疆政府支持发展以促进维汉人民团结和维汉文化融合为目的的动画片。”

严格来讲,乾隆皇帝不是汉族人,清朝是满族入关征服中国建立的王朝。

目前,新疆的民族矛盾达到数十年来最激烈的程度。新疆内外的暴力事件频发发生。 7月底,在香妃的故乡喀什的莎车县发生的暴力冲突,造成数十人死亡。5月,乌鲁木齐一处市场发生 汽车爆炸案,30人丧生。4月,乌鲁木齐南站发生爆炸,造成3人死亡。此外,昆明火车站砍杀案和北京金水桥驾车冲撞案的行凶者也被当局定义为来自新疆的“分裂恐怖分子”。

*视角不同 版本不一*

有些维吾尔人认为,与汉族导演和新疆政府的想法相反,香妃并不能促进民族团结,甚至会适得其反。

在被美国之音记者问到推出“香妃”能否帮助中国当局维稳时,流亡美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热比娅•卡迪尔(Rebiya Kadeer) 不久前在华盛顿的一次研讨会上说:“这会让维吾尔族人更不开心, 因为这是编造的历史。 维吾尔人对自己的历史很感兴趣, 他们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 她为什么而死, 中国政府的这种努力只会让维族人更加不开心”

清东陵裕妃园寝中的容妃墓。学者考证,容妃是传说中的“香妃”原型。(美国之音拍摄)

清东陵裕妃园寝中的容妃墓。学者考证,容妃是传说中的“香妃”原型。(美国之音拍摄)

对一些维吾尔人来说,香妃的故事带来的恐怕是更多的屈辱。在维吾尔人的叙述中,香妃是一个性格倔强的美人,在战争中被清兵俘获。她把匕首藏在袖中,直到死时都保持贞洁--她最后不是被宫中的太监所杀,就是被迫自杀的。

在中国,香妃的墓地不止一处。新疆喀什的阿帕克霍加墓被人称为“香妃墓”。据学者考证,香妃的原型是乾隆皇帝的容妃。容妃墓位于河北遵化的清东陵。

*和亲抚夷 汉人中心*

美国马里兰霜堡大学的马海云教授说,香妃的故事可能会激化维吾尔人的历史情绪。马海云专门从事中国的穆斯林和伊斯兰研究。他说,香妃对汉人来说具有民族融合的想象,在这里也体现了汉维文化的不同。

他说:“在汉文化里, 我们历史上有文成公主和王昭君,把自己的皇室的女儿送给蛮族。它不觉得是一种耻辱,反而觉得是一种稳固。在这里你看到了两种文化的差异,你不能把汉人的想法(加给别人), 我把女儿送出去是为了团结、和平与稳定。”

在汉族的历史叙述中,王昭君帮助中国和匈奴之间结成联盟,文成公主帮助汉人与藏人联姻。文成公主还被描述为一个给西藏带去和平、把中国先进的农耕、编织技术、佛教甚至藏文字母等引入西藏的人。

马海云教授

马海云教授

马海云认为,这种以汉文化为中心的意识和做法,正是构成维汉民族矛盾的根源之一。他说,中国近代从孙中山革命以来,就似乎一直在实现单一民族的汉族国家,中国很多知识分子也是这样的想法。

他说:“中国的国情,历史上就是个多民族, 你不能按照孙中山,甚至到现在很多知识分子,尤其是南方的知识分子,非要构建一个汉人的国家。所以他非要强调进行语言和文化的同化,实行标准汉语教学,说穿了他就是要把中国往单一民族国家的路上引。这条路的后果就是,你越强调单一民族国家,那新疆、西藏、蒙古甚至其他地方都可能有自己的正当权益建立自己的单一民族国家。”

最近,中国政府在文化和宗教层面上加强了“维稳”措施,比如不许维族妇女戴面纱或男人留大胡须,并且限制在伊斯兰神圣的斋月中斋戒。

马海云还认为,维汉矛盾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中国基本法律制度保障的权益在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并没有得到实施。他说,在讨论新疆的分裂主义势力时,一个忽略的最大推力其实就是地方政府、尤其是强力部门,他们巧妙地绑架了国家,分裂了少数民族作为特殊文化群体和中国公民之间的统一性和关联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