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焦点对话:习近平军改,为了军力还是军权?


以习近平为首的军改小组最近推出中国军队改革总体方案,为习近平挥刀重塑军队拉开了大幕。其中权力归拢军委,取消七大军区和加大军纪委权力等措施,受到广泛关注。与此同时,解放军报多日连发评论为军改造势,不少语言耐人寻味。在批评现行军队体制时,该报指出“四总部权力过于集中,成了一个独立领导层级,影响了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在提到改革阻力时指出:“非常时刻,需要非常的纪律”,否则可能沦为“阶下囚”。习近平军队改革,将如何深刻改变中国军队的权力结构和体制?其中最具有颠覆性的措施将是什么?最大的阻力又将来自何方?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网路杂志“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先生;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专栏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先生。

高文谦表示,这次军改最大的看点,是把原有的军队领导指挥体制一分为二,强化军委主席负责制。习近平做的是表里文章,一石两鸟,名为强军,实为揽权。习近平虽然拿下郭伯雄、徐才厚,但他们的党羽遍布军中,即便借反腐,也难以铲除干净,索性釜底抽薪,另起炉灶。这次军改的动作之大,前所未有,但并没有从体制上摆脱“党指挥枪”的窠臼,走军队国家化的道路,改的只是“用”,而不是“体”,还是搞“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从这个意义上说,谈不上体制上颠覆性的变化。

高文谦说,习近平主导的这次军改,走的是一招险棋。军改一波三折,迟迟出不了台,凸显军中阻力之大,内斗之激烈。这次军改的重点是裁减军队“脖子以上”的部分,即各总部和七大军区首脑机关,这砸了一大批中高级将领的饭碗,而这些人一旦离开职位,就有可能被追究在位时的贪腐问题,所以抵触情绪很大。为此,军委第一副主席范长龙上书习近平,希望延后军改方案实施时间,以便有时间更充分地做思想工作。习近平不为所动,并放出狠话:谁反对这次军队改革,谁就是反对军队进步,谁就下台!这两天,军报已把另一位军委副主席许其亮排在范长龙之前。这凸显军队高层的内斗已经白热化、表面化,弄不好会祸起萧墙,逼出军中王立军事件。究竟如何,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程晓农认为,习近平的军改之首要任务是把胡锦涛时代的“党不管枪”重新改回中共的“党指挥枪”传统,为此要改变总参、总政双头控制军队,架空军委主席的格局,把总参、总政从实质上的军队最高领导机关变成单纯的军委办事机构,再通过军政和军令系统分立,剥夺总参的调兵权,今后负责军政的国防部和负责执行作战指挥任务的总参、战区相互制衡,都直接听命于军委主席,从而真正巩固习近平的军权。

程晓农说,这次军改的一个重大特色是,把解放军的中国化苏军体制改成形式上类似美国的军队管理体制,把负责养兵的军务行政和负责用兵的作战指挥军令业务分开,国防部和各军种负责军政,军委下属的总参和各战区负责军令。这一重大改变也体现了中央军委在国防态势判断、国防战略和军队日常管理这三方面有根本转变。对于国防态势,90年代以前的基本判断是敌人可能入侵,相应的国防战略是诱敌深入、区自为战,而军队管理体制则以陆军御敌为主、以管区为战区;现在,国防态势的基本判断已经改为无敌入侵,国防战略也变成军事行动不分前后方、跨越境内外,作战基本单位必须全能化,为此,要用美国式的军队管理体制来改变红军的旧管理模式。但是,这样做在军队内部不但会有很大阻力,而且很多军官也无所适从;团营以下军官主要是懂不懂、会不会的问题,而很多军师以上的军官则面临裁撤、转业、到地方坐冷板凳看冷眼的难堪。

陈奎德认为,以往军委主席江、胡靠提拔和授予军衔的方式安排亲信上位,从而控制军队。但是这样做规模小、速度慢,不利于迅速高效使自己成为实权在握的最高统帅。而习将架构改变,在结构上破旧立新,从而名正言顺安排自己的人迅速占据各个关键岗位,迅速全面控制军队。

陈奎德说,削弱四总部权力,当然是防止大权旁落,利于集权于军委主席手中;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利于促进军队非政治化,职业化、专业化(特别是削弱总政治部)。但如果不改变“党指挥枪”,作用很有限。军改虽然部分模仿了俄国1993 和2003 军改,模仿了美国参谋长联合会议制度及其美军联合作战体制,模仿了行政管理和作战指挥分开的体制。但中国军队,就职业化程度而言,比俄国差很多,比美国更是有本质差别。五大战区的设置则意味着军事机器海陆空统一作战能力加强,放弃大陆军主义。对外作战功能的强化,与台湾及南海问题上的假想敌(美日)相关。

陈破空说,习近平一上任就谋划军改,但拖延三年才开始启动,而且要耗时五年才能完成。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风险不小,触及军头利益,也触及党内派系利益,招致军内、党内的抗拒和阻力,稍有不慎,可能给习近平本人带来危险。但习近平不得不推行军改,表面理由,是要加强解放军的战斗力,但主要用心却是要抓牢军权,否则仍有被军头架空的危机感。把军区制改为战区制,中国军队可能表面上“美军化”,但实质上却没有改变,只要“党指挥枪”的教条不变,解放军就仍然是党军而不是国军,所谓现代化,也不过是皮毛,类似清廷的北洋水师,形态上现代化,精神上却腐朽而没落。

更多精彩点评,请收看今天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习近平军改,为了军力还是军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