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普京对乌东策略有别克里米亚


俄罗斯总统普京对待扰乱乌东和乌南地区稳定的讲俄语激进分子的策略同对待克里米亚的手法有所不同。在克里米亚,俄罗斯部队在使克里米亚半岛脱离乌克兰的过程中发挥了更直接的作用。美国之音记者斯特恩斯介绍了这一变化的原因。

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边界集结的态势很像俄罗斯在吞并克里米亚之前调动部队的情况。

但是,普京总统对乌克兰东部和南部讲俄语居民的态度有所不同。其中一些人要求他出兵保护他们。

*利用东乌和南乌阻止基辅转向西方*

美利坚大学教授吉斯·达顿说,普京把这些分离主义者看作影响乌克兰局势的杠杆,而不是未来的俄罗斯国民。

他说, “他把克里米亚看作必须拿到手的战略要地,而乌克兰南部和东部的战略价值是是在乌克兰内部起到防波堤的作用,阻止基辅进一步转向西方,加入北约,以及和欧盟进行更密切的接触。所以,他希望使他们留在乌克兰,但是有更大的影响。”

顿涅茨克的分离主义者正在策划举行像克里米亚那样脱离乌克兰的公投。丹尼斯·普西林是分离主义领导人之一。

他说, “公投能够使我们和任何其他国家建立关系,决定实行联邦化或者非联邦化,或者甚至独立。”

联邦化是莫斯科寻求保持对乌东和乌南讲俄语居民影响的最有可能的途径。但是,美国传统基金会的阿里尔·科恩认为,这样的结局对普京让步太大。

科恩说, “乌克兰联邦化的实质到底是什么呢?联邦化会使乌克兰成为更重要的国家,也意味着命令另一个国家修改宪法。我在想,乌克兰的联邦化对俄罗斯本身意味着什么?”

俄罗斯总统普京说,所有的乌克兰人都应该有决定未来的权利。他还驳斥了人们关于莫斯科把公投强加给克里米亚并导致兼并克里米亚的指责。他说,“如果我们抱着诚实和客观的态度,每个人都不难看清,要想用枪逼着人们走出家门去投票是不可能的。”

普京说,他随时准备和西方恢复正常关系,但是,不可以把基辅对讲俄语分离主义者的做法同莫斯科在1990年代对待车臣分离主义者的行动相提并论。 “在北高加索,我们面临着国际恐怖主义的威胁。那些人是组织有序、准备充分、从国外获得武器装备的帮派。这是很大的差别。”

*重演苏联时代手法*

里根政府的苏联事务顾问约翰·兰茨考斯基说,普京总统现在采取的方式体现了苏联时代的手法。

兰茨考斯基说,“莫斯科有幻想症。这是典型的苏联式战略欺骗手法,目的是让西方每个人都相信我们必须对莫斯科哄着来,都以为‘我们不可以过于刺激他们,不可以阻止他们所做的事情,否则会刺激他们,使事情更糟。’”

俄罗斯说,它在乌克兰部署的部队不是为了干预乌克兰,只是防止冲突蔓延的预防措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