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司马文谈他为何放弃荷兰国籍竞选人大代表


香港一览

香港一览

香港居民司马文在放弃了荷兰国籍之后最近加入了中国国籍。加入中国籍使这位香港城市规划师有资格参选这个星期举行的全国人大港区人大代表选举。全国人大是中国最高立法机构。美国之音驻香港特约记者布罗德海德访问了司马文,请这位受到西方自由与民主传统洗礼的政治家谈谈他为何要竞选人大代表。

记者:你依据什麽资格参选人大代表?

答:我是香港薄扶林选区一名区议员。我1984年就来到香港,一直在这里做事。我2003年设立了一个非政府组织,“创建香港”。2006年我开始从政,成为公民党一名创党成员,2010年我当选区议员。

记者:人们把中国全国人大看作是一个橡皮图章。你能解释一下这个机构的角色吗?

答:全国人大是中国的议会。人大对各项法案进行审议和立法。全国人大大约每年3月开两个星期的会。

记者:你的政治立场是什麽?

答:在香港,政治圈子通常被分为两大阵营,一个是亲北京的建制派,另一个是泛民主派。

我肯定属于民主派阵营,期望在中国和香港推动政治民主发展。

记者:请你谈谈加入中国籍的决定。你来自荷兰这个一个自由国家,人们一定会想……

答:你放弃荷兰国籍一定是疯了? 对吧。其实不是。我在香港住了很久,2000年以来香港就是我的家。我当时很明确地作了一个决定,这里就是我永远的家,我不会搬回荷兰。当我从政越来越多的时候,人们就会问:“你会归化为当地人吗?你会做一个中国公民吗?”今年早些时候我作出了加入中国国籍的决定。当时我有机会参选立法会议员。那是个好时机。

记者:加入中国国籍是为了实际需要还是衷心希望做中国公民?那是个公平的决定吗?

答:是这样。我的孩子们都是中国人,这是我选择的国家。我选择参与治理这个国家,因为我已经决定会在这里渡过自己的余生。由于我希望最少还能再活30年,我相信我能贡献自己的力量,把这个国家建设成一个生活的好地方。

记者:人大选举是怎样进行的?

答:第12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明年3月将在北京召开。全国各地不同级别将举行人大选举,选举或者指定他们的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大约有3000名代表,其中香港选出36名人大代表,目前有52名候选人参选。港区人大代表将由一个1600人组成的小圈子选出,时间定在12月19号。

记者:这个小圈子亲北京的立场很坚定。你觉得自己当选的机会有多大? 假如你觉得机会不大,那为什麽要参选呢?

答: 我胜选的机会很小,因为选举委员会大多数成员属于亲北京的建制派,他们不会支持一个民主派人士。我参选是为了扬起推动中国民主发展的大旗。我坚信,中国如果要将快速发展持久下去,它必须信心百倍地让人们自由和诚恳地对过去、现在和未来发表意见。这是我为参选人大代表而宣读的竞选纲领的一部分。我在自己的网站上和过去几个星期的发言中都阐明了这一点,尤其针对了那些坚定亲北京的建制派团体。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扬旗呐喊的好时机。

记者:你的主要竞选政纲是什麽?

答:我的竞选主题是为民主发声,为可持续发展发声。这两个问题很关键。中国已经是一个领头国家了,问题是, 中国怎样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 我认为中国必须思考下一步。下一步其实就是民主与人权。这些问题一定要提出来。中国必须有足够的信心迈向下一步。

记者:民众对你的竞选努力反应如何?

答:很令我鼓舞。人们清楚这是一个小圈子选举。他们知道我当选的机会很小,但是感谢我参选,挑战常规,将灯光照向这次选举,使选举更公开,并且在社区里引发更多的兴趣。

记者:你是否知道北京的人怎样看你参选?

答:不知道。你真的不知道北京怎样看这件事。当然香港中联办应该有一个他们喜欢的36个候选人名单。也就是说,52名候选人当中有36人是北京看好的人大代表。据说,我不在这个名单上。可是,这不意味着我参选就不是一个正面的发展。

记者:前人大代表王国兴等人说过,港区人大代表影响中国国家政治的能力不大。你怎麽看?

答:这就关系到全国人大如何作出决定。做主要决定的其实是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当全国人大3000名代表3月份开会的时候,他们只不过是对决定作一些微调,因为主要的决定事先就做好了。然而,这毕竟是一个程序。中国在向前迈进的时候将发展出自己的政治程序和机构。中国会更加开放,人大的作用会加强。中国目前就跟共产党相比,人大是否应有更大权力的问题展开辩论, 这是一场持续的辩论, 中国在飞速发展, 它需要变革,它也意识到这一点,所以这是一个动态情况。

记者:你是竞选人大代表的第一个欧洲裔中国人吗?

答: 中国公民中有百分之八来自不同的少数民族,中国有56个少数民族。在我看来,我目前是竞选人大代表的唯一的欧洲裔中国人。但是我不是百分之百地确定以前的11届人大就没有欧裔中国人,我没有做过研究,不能确定我就是第一个,我可能是。澳门1999年归还中国,也可能有葡萄牙血统的澳门人当过人大代表。

记者:你如何形容你的身份?

答:我是香港的一个移民,不是唯一的移民。像香港的大多数人一样,我是个移民,是个白种人。我在香港定居,成为中国公民,对香港和中国非常有信心,虽然香港和中国有很多挑战。我希望做出贡献,我也很喜欢住在这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