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4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当局用母子‘亲情’ 拆散秦永敏夫妻


中国知名持不同政见人士武汉居民秦永敏和与其志同道合的山西女子王喜凤

中国知名持不同政见人士武汉居民秦永敏和与其志同道合的山西女子王喜凤

中国知名异议人士秦永敏和王喜凤女士的结合终于被当局拆散。秦永敏9月26日通过互联网发出结婚失败谢罪书,告知网友这一消息。当局利用王喜凤跟儿子的亲情迫使其就范。观察人士指出,利用亲情打垮异议人士的斗志是当局采用的最不道德、最为残忍的一个维稳手段。

*秦永敏痛发结婚失败谢罪书*

中国知名异议人士、《中国人权观察》创始人秦永敏9月26日在他的结婚失败谢罪书中告知网友,“我要怀着最沉痛的心情向广大关心我们、热爱我们、对我们寄予厚望的朋友们谢罪,被迫沉重宣布,秦永敏和鉴湖女侠的结婚失败了!”

之前,王喜凤9月12日乘火车只身回到原籍山西浑源县办理私事,就再也没有回到武汉。她一到浑源县便被当地国保控制。

*秦、王结合 阴影相伴*

武汉居民秦永敏和被称为“鉴湖女侠”的王喜凤今年5月13日在武汉举行婚礼。当时由于警方在婚礼现场严密监控,不少参加婚礼的网友没能进入现 场,现场外还发生多起抓人事件。他们的结合从一开始就伴随着阴影。

59岁的秦永敏是中国资深民间政治学者,从事民主人权运动30多年,为此他先后坐牢22年,成为中国国内坐牢时间最长的异议人士之一,人称“坐牢王”。秦永敏2010年获释之后,目前仍在政治权利被剥夺期。

近日秦永敏被提名为2012年法国人权奖候选人。

王喜凤1998年毕业于山西师范大学,是秦永敏政治上的支持者,把秦永敏称做“尊敬的老师”和“知心爱人”。

由于山西地方当局的阻挠,王喜凤始终无法拿到申请结婚证所需要的证件,因此武汉国保一直以秦、王二人“非法同居”的罪名时常上门骚扰。因为没有结婚证明,秦、王还不得不到医院把已经怀上的孩子引产。

*王喜凤回原籍办事 当局以亲情相逼 忍痛决断*

王喜凤9月12日回到山西,亲自办理相关证明。期间,国保动员她所有的 亲人以断绝关系相逼,阻挠她回到武汉。最后,“是她儿子含恨的眼神使她终于无法坚持了,儿子甚至威胁女侠,如果她离开,他就会自杀。”

秦永敏9月27日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说,当局通过儿子从精神上控制王喜凤,让她作出痛苦选择。“现在女侠她又被迫回去了。我现在很难处理这个事情,我跟她被迫暂时终止了结婚契约。但是今天下午,她跟我哭诉了三个小时,她因为在我和儿子之间两难选择,痛不欲生。”

秦永敏告诉记者,王喜凤现在的精神压力非常大,当局要她断绝跟秦永敏的关系,才会给她工作。

记者跟秦永敏的通话不到三分钟,便挂断电话。秦永敏说,现在是他最敏感的时期,不方便多说话。

记者接着拨打王喜凤电话,得到的语音应答是“用户已关机”

*刘飞跃:当局维稳 棒打鸳鸯 缺德*

人权组织“民生观察”一直关注秦永敏和王喜凤的情况。负责人刘飞跃同一天就秦、王现状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们这对苦命鸳鸯今天的结局是当局非常不人道的做法。对一般的中国百姓来说,办理结婚证不是一件难事,但对像秦永敏这样的受到当局严密控制的异议人士来说却比登天还难。

中国当局对国内的异议人士奉行在经济上搞垮、政治上搞臭。刘飞跃说,在生活上,当局也不让他们安宁。

他说: “我们要重点说的就是,当局利用她的小孩儿,造成王喜凤的小孩对她很仇视。母子之间应该是天伦之情,他们就是要利用这种亲情,把你进行控制。王喜凤最终作出妥协、最难放下的、最能使她屈服的,就是她的儿子。”

利用夫妻亲情、母子亲情,削弱中国民主、异议人士斗志,被认为是中国维稳体制最不道德、最压制人权和最残忍的做法。

最新的例子有:湖北宜昌市市长最近要求该市异议人士、秦永敏的朋友石玉林的岳父母把石玉林的妻子带回家。而石玉林告诉美国之音,为免遭迫害和株连,他已经跟妻子办理了“离婚”。

河南的王译和无锡的华春辉两年前在拿结婚证的前夜被分开,分别判了一年多劳教,只因都没有任何羁绊才熬了过来,近日才结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