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毛左:被杀人质樊京辉主动接近ISIS 拉中国下水


北京一家红色餐厅里表演的红色歌舞,背景是毛泽东像 (资料照片)

北京一家红色餐厅里表演的红色歌舞,背景是毛泽东像 (资料照片)

巴黎爆炸事件后法国政府对ISIS的强力回击,而中国政府对人质樊京辉遇害的反应则相对“软”了一些。尽管习近平在樊京辉被“撕票”后的第一时间表示“中国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中国外交部也誓言“一定要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许多中国网民仍认为政府只说不做,没有实质行动。一位网友甚至为中国政府面对突发事件的一贯做法起名为“谴责模式”。

人民网海外版微信公众号“侠客岛”11月19日采访了环时一位记者邱永峥,并称其为“战地记者、大象智库执行总裁”,为政府的做法“正视听”。

环时记者:中国曾展开营救 但被法俄打乱

邱永峥在采访中透露,9月ISIS宣布“拍卖”中国人质樊京辉之前,就曾通过不同渠道向人质家属和中国相关部门提出过要求。他说:“我们甚至都知道人质的位置大概在伊拉克的安巴尔省,营救过程已经有了一定进展。但是最近俄罗斯、法国等国家对ISIS进行全面打击,一下打乱了ISIS的布局和它原先的计划,导致人质解救渠道中断,收不到钱,ISIS就撕票了。”

他并没有提到ISIS开出的赎金是多少,以及中国方面通过什么方式和渠道同绑匪打交道,更没提及“谈判”的效果如何。

邱永峥还谈到,政府只有对人质绑架保持低调的态度,才有可能营救成功。因为如果公开或强化,绑架者会认为国家把人质看得非常重要,就多要一点钱。

他在文中说:“反恐形式有很多,民众的理解有时过于简单,认为我们应该派部队去伊拉克、叙利亚,派轰炸机去打击恐怖分子,不是这么简单的。”

樊京辉其人

2001年,樊京辉是北大哲学硕士,曾作客央广《午间一小时》节目与白岩松对话,谈“漂泊生活”。他在节目中谈到,自己大学毕业后曾做过六年中学教师,之后在广告公司和百货公司等打工。从1997年开始他成为自由职业者,从事广告业。他在节目中说自己“喜欢漂泊的不安全感”,并讲到古希腊哲学家们对自由精神的纯粹追求,让他非常感动,是鼓励他追求自由状态的原动力之一。

记者联系14年前和樊京辉一同上节目的公益机构“一耽学堂”总干事逄飞。但是逄飞表示不能提供任何信息,还表示与樊京辉只在节目中有过交集,生活中并不认识。

周小平:人质被杀是阴谋 欧美意将中国拉下水

曾被习近平“钦点”的网络红人周小平11月20日发长微博试图分析樊京辉被“撕票”的前因后果,题目叫《到底是谁害死了中国人质?》。文章下的评论栏中不乏叫好之声,当然也有网友认为周的观点“可笑”。

周小平在文中提及樊京辉曾先后为异议人士王功权和许志勇工作过。他说,王功权和许志勇“和叙利亚、利比亚、突尼斯那群通过挑起暴动搞垮了国家,导致了无数人间惨剧的人是同一类。”周说,从樊京辉的微博可以看出他和王、许二人有过接触,并指出樊京辉是自己主动接触的ISIS。

随后,王功权公开表示并不认识樊京辉。

周小平在文中还用当下热播的宫廷争斗剧《琅琊榜》比喻中国被迫涉足中东战事。他说中国对樊京辉的营救是“明知道是坑也只能跳”。他写道:“就目前的形势而言,受到ISIS极端组织攻击最严重的是欧美……如果欧美能在这个时候把中国拉下水,让中国和伊斯兰国全面开战,那便是欧美最乐意看到的局面。”

虽然部分网友对周小平的观点采取不屑一顾的态度,也有一些网友支持他的观点,认为樊京辉主动接近ISIS迫使中国“出手”。甚至有网友扒出樊京辉是穆斯林,但是没有确实证据。

中国官方:新疆“暴恐”与ISIS有牵连

11月20日,新疆当地媒体报道称,新疆警方清理了一个“境外极端组织直接指挥的暴恐团伙”。除一人自首外,其余28人全部被警方击毙。

报道称,该“团伙”成员从2008年开始收听宗教极端音视频,并先后六次与境外极端组织成员联系,请求给予战术指导。

过去几年,中国政府一直将发生在昆明和新疆的多起暴力恐怖袭击归因于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东伊运”。今年3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书记张春贤表示,有新疆人越境参与ISIS。

而在海外的维吾尔人团体指责中国政府利用国际社会对ISIS的痛恨将其在新疆的压迫性政策合理化。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此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9-11之后,中国成功地绑架了国际反恐。在中国境内,把维吾尔人视为国家敌人进行防范。以打击所谓的恐怖名义镇压维吾尔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