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多发性硬化症根治疗法在加拿大取得成功


20多年前被诊断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的史蒂芬·敏茨的日常生活越来依赖妻子苏珊娜的帮助。(资料照)

20多年前被诊断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的史蒂芬·敏茨的日常生活越来依赖妻子苏珊娜的帮助。(资料照)

加拿大医生成功地让严重的多发性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患者摆脱轮椅,重获运动能力。这可能会对这种疾病的治疗产生根本的改变。这项治疗方案有一定风险,其他的神经科医生正在密切关注。

多发性硬化症是年轻人致残的主要疾病,全世界有大约230万人受这种神经疾病影响。

多发性硬化症本质上是一种自体免疫疾病。身体的免疫系统错误地攻击名为髓磷脂的脑神经元脂质外层,这种情形若持续发生,便会导致瘫痪。

但是如果免疫系统可以被完全替换呢?那会不会停止它对患者中枢神经系统的攻击?

这大体上便是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研究人员提出的并且找到答案的疑问。

神经疾病学家马克·弗里德曼(Mark Freedman)是渥太华医院的资深科学家及渥太华大学教授。他说,在他们2001年开始的实验中,研究人员找到二十四位患有最具攻击性的多发性硬化症患者。

他说:“你患病已经三、四年了,如果你意识到在不久的未来你必须依靠轮椅,而有个人提供给你另一个选项,你可能会想好好考虑一下。而这就是我们在寻找的对象。你可以说—这也是那些对我们提出异议的人所说的—你永远不可能治愈那些患者,因为即使你能压制一些病情活跃度,但这病还会继续下去,它的抗药性很强。”

在《柳叶刀》期刊中,研究人员描述了他们的工作,他们用高效化疗药物完全摧毁患者的免疫系统。

同时,他们从患者骨髓里提取干细胞,提纯后移植到患者体内重新建立他们的免疫系统。

弗里德曼说:“理论上,一个全新的免疫系统不再有过去的记忆。为什么会这样我们还不清楚。但它不会再有一样的问题,并且不会再攻击免疫系统。”

研究结果既出乎意料又激动人心,弗里德曼说:“移植过后两三年内,许多曾严重残疾的患者开始康复,显著地康复。有些先前已经必须依靠拐杖行走的患者又能回到他们曾经的生活,他们能工作,滑冰,滑雪,跑步,能做所有事情。”

经过十五年的观察,弗里德曼说,他从未见过复发的病例。

但他同时提醒道,这次针对二十四名患者的研究是一个很小的样本,而且,治疗过程在短期内风险还太大,不足以普及为多发性硬化症的普遍疗法。

保罗·莱特(Paul Wright)是纽约长岛北岸大学医院神经科主任。他认为这次研究成果非常鼓舞人心,不过也认为医生们应当谨慎行事。

他说:“我是说,很多患者有着发热性症状,他们因为感染而发热。一位患者因此死亡。所以,这并非没有风险,虽然很有前景,但还是很危险。”

在莱特看来,虽然在加拿大马克·弗里德曼研究小组已经又治愈了二十名多发性硬化症患者,但进一步的研究仍然是必要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