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北京看点:骆家辉大使离京返美 对官媒谩骂表现出宽容大度


骆家辉大使和夫人MONA在机场向送行者招手致意 (图片取自网络)

骆家辉大使和夫人MONA在机场向送行者招手致意 (图片取自网络)

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和夫人今天(3月1日)离开北京,返回美国。

骆家辉离任前,中国官方媒体中新网发表一篇谩骂他的文章。对此,骆家辉大使并没有以牙还牙,而是通过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官方网站,发表一篇告别辞。对他的华人血统以及几千年来中国对世界文明做出的巨大贡献而感到自豪。同时,骆家辉大使也表示,作为一名美国人,他也为美国价值观感到自豪。

*宽容和气量*

面对中国官媒的谩骂和侮辱,骆家辉大使表现出宽厚的胸襟和包容的气量。骆家辉大使在告别辞中说:“我为我的华人血统以及几千年来中国对世界文明做出的巨大贡献而感到自豪。但是我也是一名美国人。我为美国这片自由、希望和机会的土地,以及美国为整个世界带来的伟大价值观而自豪。我致力于美国代表的所有事物。担任奥巴马总统的大使,并以这种身份为我的国家服务,我倍感荣幸。”

骆家辉的谦卑有礼的态度受到了中国网友的赞扬。新浪网友虎儒之风:“面对大陆官媒的谩骂羞辱,他好像从未以牙还牙,这次也不例外。他表现出来的是大气、宽容和仁义。中国其实不缺真理,独缺容忍真理存在的土壤。我们需要‘有力的确凿的信仰’,‘一种深入骨髓的精神’,‘一种自觉的道德和精神力量’,以及‘对法律的尊重和自觉’。感谢家辉!感谢家辉!”

骆家辉大使在美国驻华使馆官网上发表告别辞说:“在北京担任美国驻中国大使的令人激动又满意的两年半以后,到了离开这里的职位,回到美国的时候。虽然我很高兴能回到我的家乡,与家人团聚,但我妻子和我会深深想念我们在中国的新老朋友和熟人们。让这次的经历变得如此迷人和令人满意的正是你们。”

骆家辉大使在告别辞中说:“我们家在中国的时间是一段令人惊叹的经历和非常棒的探索。我的妻子Mona和我都非常感激,我们能给我们的孩子机会来探索他们的祖父、曾祖父以及我们先祖的国度。”

*友好与恶意*

骆大使对普通中国人对他和他的家人所表现出的友好表示感谢:“你们热情友好,曾在这次旅程的每一阶段中欢迎我的家人和我。无论我们到哪里,我们都因普通中国人的活力而惊叹:你们勤奋工作,你们的创造力,你们的能量,以及你们为了自己、你们的家庭和你们的国家而努力的渴望。我的妻子Mona和我感谢你们,我祝你们所有人在马年和以后的日子里幸福美满。”

骆家辉大使表示,虽然不再担任驻华大使,但是他将继续为美中关系的发展和深化尽力:“虽然实现美中关系的全部潜力还有很多要做,但我是带着乐观的精神离开北京的。我期待,不论之后从事任何专业,我都能继续参与美中关系。”

骆家辉大使在告别辞中最后说:“我的继任者和美国驻中国使团的同事们,和我们的许多中国朋友与合作伙伴一道,将努力工作确保美中关系在未来的日子里继续成熟,继续深化。”

*官媒的抹黑*

两年半来,骆家辉大使一家在中国虽然感受到普通中国人的热情和关爱,但一下飞机,就成为中国官媒的抨击目标。细数官媒几次大的抹黑骆家辉的行为:1. 骆家辉大使一家坐经济舱上任,身背双肩包走出首都机场的镜头,被中国一家官方日报的主编田俊荣说成是贪污差旅费。2. 骆家辉大使不坐头等舱到外地参加会议被央视记者芮成钢嘲讽是因为美国欠中国钱。3. 骆家辉大使用优惠卷排队买咖啡被环球时报警告别作秀好好当大使。4. 骆家辉大使的平民作风被北京日报要求公布财产。5. 骆家辉大使低调务实被光明日报说是新殖民主义应当警惕!6. 骆家辉大使在即将离任时受到的官媒抨击达到了顶点。官媒中新网竟然侮辱骆家辉大使是雾霾的瘟神。

*人格侮辱*

骆家辉大使离开中国之前,北京官媒罕见地发表一篇人格侮辱性的评论文章,用“黑头发、黄皮肤的皮囊”,“香蕉”等具有种族侮辱性词语攻击即将离任的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用“导盲犬”侮辱骆家辉和著名山东维权盲人律师陈光诚。这篇官媒的文章受到中国网民的痛斥。

中国新闻网2月27号发表《别了,骆氏家辉》文章。这篇文章的标题中凸显出作者与毛泽东文风有强烈浓郁的承继关系。稍微熟悉一点中国近现代史的人,都知道毛泽东在中共建政之前写过的一篇收入毛泽东选集的文章,对当时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冷嘲热讽。那篇毛著的标题就是《别了,司徒雷登》。

*种族歧视*

中新网发表的署名文章拿骆家辉肤色开涮,称骆家辉是“黄皮白心”;“黑头发黄皮肤的皮囊”;“反胃的”“黑心”“香蕉”。在美国,针对一个人的肤色、种族或族裔的歧视的行为会构成刑事犯罪,严重的会受到司法部门的控告和起诉。

中新网的文章称:骆家辉是一个在美国出生的第三代华裔,他的“黄皮白心”的香蕉人属性成了奥巴马外交的优势 --- 当美国在亚太不断搅起漩涡、制造矛盾的时候,却有一个表面上久居海外的游子、黑头发黄皮肤的皮囊来为美国叫好。中新网的文章称:香蕉放久了“黄皮”总归是要烂掉的,不但“白心”会露出来,也会变成反胃的“黑心”。

*祖上*

这篇文章的作者显然知道骆家辉先生的祖籍是广东台山。中新社的文章拿骆家辉大使的祖先说事:“大使先生,您的‘业绩’,您祖上知道么?您祖上要是知道,可要把您逐出门户了。”

在中国,侮辱一个人的祖上,并扬言要把族人逐出家族,除名族谱,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和侮辱。

骆家辉大使在中国期间,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微博每天发布PM2.5的即时报告,使得全中国知道了PM2.5这个概念。中新网的文章巧妙地利用了骆家辉大使发表告别讲话时,北京连续多日的尘霾因为一场风雨而短暂减缓。文章说:骆氏来了,北京雾霾也来了。骆氏走了,北京的天空陡然蔚蓝,晴空万里。大使先生挥一挥衣袖,带去了我们心头的“雾霾”。

*毛左露马脚*

中新社这篇文章明显露出毛左的马脚。文章巧妙的修改了毛泽东的一首《送瘟神》的两句诗:“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明嘲暗讽骆家辉大使是“瘟神”。中新社的文章结尾说:“借问骆君欲何往,只因风雨又飘摇。送雾霾,送瘟神。Farewell,骆氏家辉!”

把骆家辉大使骂为瘟神,也是很厉害的国骂。据百度百科介绍,“瘟神又称五瘟使者,是中国古代民间传说中司瘟疫之神。据说能散播瘟疫,也比喻作恶多端、面目可憎的人或邪恶势力。”

被官媒骂为瘟神的骆家辉大使在中国的其它“恶行”,也被一一点出。如:“轻车简行、背包自助游、坐经济舱”,这些都被中新网讥讽为“骆大使的真人秀”。

*导盲犬*

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寻求避难一事,经过骆家辉大使的斡旋和紧张的外交谈判终以陈光诚赴美而圆满解决。美国在国际人权问题的形象上再度加分。中新社文章没有忘记这段往事。文章把骆家辉骂做陈光诚的“导盲犬”。文章攻击骆家辉大使说:他跑到新疆、西藏,煽邪风,点邪火。他自己跑不够,还收留所谓的维权律师陈光诚,然后“义务”带着这位盲人一起跑,成功发挥了“导盲犬”的作用。

*网民反弹*

官媒公然刊登毛左侮辱外国使节的文章,引发部分中国网民激烈反弹。有网民在中国微博上反驳说:终于知道什么叫不要脸,终于见识了如此d性(党性)的鸡者(记者),如此颠倒黑白不论是非论调也能上媒体?雾霾是骆家辉带来的?没有他我们知道pm2.5?低调朴素坐经济舱有错吗?难道要一查就查出1100万连号人民币的付局长才是我们最爱?

文汇网友亚太社区说:“骆家辉大使是一面镜子,照出中国的丑陋和恶心,本来人就丑,难道打碎镜子,人就变漂亮?不感谢镜子,反而说镜子的,更加说明丑陋的本质。”

有网友高度评价骆家辉在中国的外交成就:“如果没有骆家辉大使,中国人还认为外交人员住宿应该是高档的,吃东西也应该是奢华的;如果没有骆家辉大使,中国人还认为空气只要是PM10达标就行了,雾霾在大陆是根本不可能有的。”

有网友对骆大使表示感谢:“感谢骆大使,让中国人民第一次全民普及了PM2.5的概念。让中国人民看到了真相。中国人民感谢你。”

*毛氏遗风*

凯迪一位网友敏锐地观察到中新网这篇文章的毛氏遗风:“骆氏来了,北京的雾霾也来了。......”楼主写的何等的好呀!嬉笑怒骂,皆成妙文;楼主不但毛泽东思想学得好,连文风也深得毛氏遗传。最妙但在豹尾处:“试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见仁见智,不明所指,特别发人深思。

有的网友就比较直白了:“雾霾还是那个雾霾,奴才还是那个奴才。”

凤凰吉林省网友对写这篇文章的中国记者表示愤慨:“谁写的,真他妈恶心,别人艰苦朴素就是做戏了,奢侈糜烂就应该了,我就恶心这样的记者。” 一位陕西省宝鸡市网友称中新网辱骂骆家辉大使的文章为:“一派为中国官员腐败开脱的乏走狗嘴脸”。

*脑残的作者*

北京市海淀区的一位网友干脆称中新社的文章作者是“脑残作者”。这个总结受到吉林省网友附和:“作者有病,病得很重。”

凤凰网西安一位网友说:“(官媒)记者能写出如此强词夺理、蛮横无理的文章来,让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羞愧。”

新浪网友王麒摄影师总结道:“骆家辉到底触痛了谁的神经?同样的人种,同样的血脉,在美国当官的就清廉,在中国当官的就贪腐。这说明,人种不是问题,制度是问题。他们跳脚大骂骆家辉是瘟神,我倒觉得骆家辉是童话中的率真男孩,他戳穿了这样一个现实——拥有自信的皇帝的确没穿衣服,永远正确的那些人全都是些骗子。”

*道歉*

良心和良知自在人心之中,作恶会受到良心的谴责。官媒自己都能感觉到,刊登了这样的“奇葩”文章,会落为全世界新闻界笑柄而留名青史。网易新闻客户端V在转载这篇羞辱骆家辉大使的文章时,把文章的来源中新网误写成了中国日报。对于这样严重的错误,网易新闻在第一时间刊登了道歉启示,对搞错文章来源给中国日报的声名造成的玷污,刊登一则道歉启示:尊敬的@中国日报:您好,2014年2月28日网易新闻客户端官方新浪微博账号,将“媒体刊文称骆家辉为瘟神”新闻来源由“中国新闻网”写成了“中国日报网”,涉事微博在发现后第一时间进行了更正。由此给中国日报网带来的不良影响我们深表歉意。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