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胡须、面纱与维汉矛盾(2)


乌鲁木齐街头标语:女士们、妇女们请揭开面纱,请你不要影响现代文明社会。(照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乌鲁木齐街头标语:女士们、妇女们请揭开面纱,请你不要影响现代文明社会。(照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喀什街头标语:让漂亮脸蛋露出来 美丽头发飘起来;揭掉面纱 改变陋俗。(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喀什街头标语:让漂亮脸蛋露出来 美丽头发飘起来;揭掉面纱 改变陋俗。(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乌鲁木齐“七五”事件后,新疆一些城市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宣传标语,鼓励妇女揭掉面纱,摘下头巾。一些公共场所也赫然出现禁止带面纱妇女入内的告示。无独有偶,新疆当局悄然推出胡须和面纱禁令的大约同一段时期,法国也因议会通过一项面罩禁令引发争议。

海外一些中文网站过去一年刊登或转载的一些拍自新疆乌鲁木齐、喀什和新和等地的宣传标语和告示图片引人侧目。

维吾尔在线去年8月1日的一个图片报道中有这样一幅图片:一幅标语板上用维汉两种文字写着:“女士们、妇女们请揭开面纱,请你不要影响现代文明社会”。根据图片说明,这张照片是网友在乌鲁木齐市街头拍摄的。

该图片新闻还展示了新疆喀什等地五花八门的宣传标语和禁令。某社保业务办理大厅贴出“凡是戴头巾、蒙面妇女禁止入内办理社保业务”的告示;“让漂亮脸蛋露出来,美丽头发飘起来;揭掉面纱,改变陋俗”这样被一些人斥为侮辱女性的宣传文字,不仅被刷成横幅挂在街边,连街边商业铺面外,也得摆上印有同样口号的宣传画。

喀什街头的一个维吾尔男孩站在一幅宣传画后面。地方当局将维族妇女带面纱头巾归 为陋俗。(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喀什街头的一个维吾尔男孩站在一幅宣传画后面。地方当局将维族妇女带面纱头巾归 为陋俗。(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新疆标语奇观引人侧目*

一些网友留言说,“新疆标语奇观”让人感到不可思议,认为如此不尊重民族宗教和风俗习惯的做法不利于民族团结;政府现在缓疆政策成了逼疆政策了。

其实,在当局开始施行胡须面纱禁令后,网上出现过一些批评声音,有些甚至刊载在官媒网站上。

一位叫米拉丁的维吾尔族教师2010年6月在自己的网站上发了一篇题为“宗教还是传统”的文章。文章提到教育部曾发过通知,对少数民族教师形象基本标准作出规范:男教师不得带帽子留胡子胡须,女教师不得带头巾,穿长裙。米拉丁说,莎车县一个乡镇中学领导因为带头巾受罚免去职务。

*米拉丁:莎车县一中学领导带头巾被免职*

新疆某社保业务办理大厅:凡是戴头巾、蒙面妇女禁止入内办理社保业务。 (图片 来源:维吾尔在线)

新疆某社保业务办理大厅:凡是戴头巾、蒙面妇女禁止入内办理社保业务。 (图片 来源:维吾尔在线)

从维吾尔男性的生理特征,到他们所居住地区的自然环境,米拉丁解释了男人为何留胡子,女性为何戴头巾,以及为什么男女老幼都戴花帽。他说,国家政策明确规定国民信仰宗教权、言论权,到了新疆已经被当地法律法规取代。

2011年,独立时评人士郎遥远针对新疆伊宁开展“淡化宗教意识,崇尚文明健康生活”活动的消息撰文,称伊宁的活动“让人侧目,匪夷所思。” 他在刊发于环球网博客上的这篇文章中提到,当时中国各大网站在显著位置登载了这个消息。

*郎遥远:匪夷所思的伊犁淡化宗教意识活动*

这些消息和批评声音没有在中国引发更大的关注。新疆维吾尔人至今仍然生活在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禁令之下。同时,新疆发生的民族纠纷和暴力事件却接二连三,没有消减的迹象。

今年4月23日,新疆喀什巴楚发生导致21人死亡的暴力事件后,有媒体从当地人的口中得知,那次冲突是当局压制当地人的宗教信仰而引发的:由于色力布亚镇一家人对当地禁止男人留胡须,女人带面纱的规定不从,招致官员不断骚扰,最终酿成暴力惨剧。

新疆一些地方针对胡须和面纱的禁令,很容易使人联想到2010年9月14日经法国议会通过,并于次年4月11日开始实施的一项禁止在公共场合带覆盖面部饰物的法令。其实人们都认为,这项禁令针对的是一些因宗教信仰而带面面巾、面罩和罩袍的穆斯林女性。

*新疆面纱禁令与法国的面罩法律*

2009年6月,时任总统的萨科齐表示,法国不欢迎带面罩和面巾的人。随后,法国议会开始着手相关立法工作。萨科齐称,这项法律的目的是保护妇女不会被迫带面罩,同时也是为了维护法国的世俗价值。

据皮尤研究中心在法国所作的民调,有80%的法国人支持这项立法。尽管如此,这项法律不仅在法国,也在西方世界引起相当大的争议。支持立法一方的观点主要集中在面罩不利于面部辨识,不但会代来安全方面的风险,而且在这个很大程度上依赖面部辨识和表情进行交流的社会中,也会造成社交障碍。而反对方主要担心的是,这样的法律是对个人自由的侵犯。

纽约时报2012年9月1日刊发的一篇探讨该禁令与欧洲容忍度的文章说,虽然萨科齐政府最初是以安全为由推动立法的,但其中一项关于禁止任何人迫使他人带面巾的条款,很清楚针对的是穆斯林。

*纽时:萨科齐政府立法针对穆斯林?*

新疆的胡须和面纱禁令则是一些地方当局在没有经过任何立法程序的情况下强制推出,同时以五花八门的宣传手段进行推广。在一些宣传标语上,留胡须和带面纱被指影响了“文明社会”。

2010年12月9日,杨建利在中国驻挪威奥斯陆使馆外举行要求释放诺和奖得主刘晓波的抗议期间对媒体讲话。(美国之音王南拍摄)

2010年12月9日,杨建利在中国驻挪威奥斯陆使馆外举行要求释放诺和奖得主刘晓波的抗议期间对媒体讲话。(美国之音王南拍摄)

法国政府立法禁带面罩的目的或是官方所说的公共安全考虑,或者真如一些批评者所指,它其实针对的是越来越多,但与法国社会难以相容的穆斯林移民。而新疆的类似禁令,一方面没有立法,另一方面,官方没有就此作出什么解释。

“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批评新疆在这方面的动作时说,当局对宗教的态度不在于宗教本身,而是出于防范分裂所采取的措施。

*杨建利:当局要摧毁的是维吾尔人的凝聚力*

他说:“中国政府它不一定是要打击宗教。如果宗教是在它的控制范围内,比如说三自教会,它不一定要打击。它打击新疆的穆斯林,是要打击维吾尔族,因为维吾尔族造成了在他们看来是分裂的势力。而分裂势力的凝聚力是什么呢?是它的宗教。所以打击它的宗教的目的,实际上是打击它的分裂势力。因为它相信,如果把他们的宗教打掉了以后,文化认同打掉了。这些能够把维吾尔族放在一起的文化标识去掉了以后,它的凝聚力就不存在了,它的分裂势力也就瓦解了。它不仅是对维吾尔族用的是这样的概念,对于西藏也是一样。”

杨建利说,中国政府对藏传佛教的控制防范并不是要打击藏传佛教本身,而是认为藏传佛教成为了藏族人的最重要的凝聚力,而使得它没有办法去统治,没有办法去同化。

阅读报道第三部分

回顾报道第一部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