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5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国务卿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在2012年世界艾滋病大会上的讲话 (全文)


克林顿国务卿在国际艾滋病大会

克林顿国务卿在国际艾滋病大会

2012年7月23日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华盛顿会展中心

克林顿国务卿:早上好(掌声)– 听我说,艾滋病大会没有人抗议是否会很奇怪?我们对此表示理解。(掌声)我们之所以取得了今天的成果,其原因之一就是世界各地有许许多多的人认为我们做得还不够。我今天将在这里宣布一项目标,要让下一代人免受艾滋病的侵害。(掌声)但是,有一句话我们很久没有说了,所以我要先说一下:“欢迎来到美国。”(掌声)大家最后能重新回到这里,我们非常高兴。

我要向和我们一道努力的许多国家的领导人表示感谢。我还要表彰我在美国行政部门的同事们以及美国国会议员们,他们为抗击艾滋病做出了重大贡献。但最重要的是,我要向今天到场的各位表达敬意,由于你们的艰苦努力,我们有机会在2012年站在这里,展望彻底铲除这一可怕的流行病的那一天 (掌声)。在太长的时间里,这种疾病让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给我们造成了巨大的痛苦。我们代表全体美国人民感谢你们。

然而,我要回顾和思考一下自从上次在美国召开这个大会以来我们所取得的进展。那是1990年,在旧金山。现在担任美国全球艾滋病事务协调员(US Global AIDS Coordinator)的埃里克·古斯比(Eric Goosby)医生在会场上设立了一个诊断中心,为在大会期间生病的所有艾滋病毒感染者提供医疗服务。他们为脱水的病人提供药物静脉滴注,向因艾滋病而感染肺炎的人发放抗生素。有许多人被送往医院,还有几个人死亡。
令人痛心的是,当时全世界对这种流行病几乎没有采取应对措施,即令如此,在一些地方还是有一些有善心的人为艾滋病患者提供支持。但令人悲哀的是,医生们基本上束手无策。有幸的是,这种情况已经改变。关爱带来行动,行动产生了效果。

这种疾病的预防和治疗手段的进步可能是许多人在22年以前无法想象的。不错,艾滋病依然是不治之症,但它不再意味着死刑。对于世界各地无数为之辛勤努力的人们 - 其中有很多人今天在这里参加会议 - 这是一种赞誉。还有一些人已经离开了我们,但他们的贡献继续使我们受益。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发挥了关键作用。从1990年代克林顿政府开始,我们逐步降低了艾滋病治疗药物的价格,这种疾病也开始在美国传播。2003年,在国会两党议员的强有力支持下,布什总统启动了"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 PEPFAR),美国开始为数百万人提供治疗。

今天,在欧巴马总统领导下,我们发扬了这一传统。PEPFAR不再是一项紧急救援计划,其重心转向建设可持续的医疗保健系统,以最终赢得这场战斗,使下一代人不再遭受艾滋病的侵害。这一变化的规模和重要性是无法估量的。当欧巴马总统上任时,我们认识到,如果我们要在抗击艾滋病的这场战斗中取胜,我们就不能再把它当作一项紧急任务,而必须彻底改变我们和我们的全球伙伴的行为方式。

因此,我们通过外交途径与各位财政部长和卫生部长沟通,而且还与各位总统和总理沟通,听取并了解他们的工作重点和需求,以利于找出共同前进的最佳路线。现在,我要承认,为此必须就某些领导人不想面对的问题进行艰难的对话,例如政府在采购和提供药物的工作中的腐败行为以及如何对待注射毒品者,但这却是帮助更多的国家更广泛地管理其防治措施的关键一步。

我们还集中力量实施效果显著的干预措施,以科学为依据作出资助哪些项目以及不资助哪些项目的艰难抉择。我们采取简单的步骤 - 例如转用非专利药物 - 用美国纳税人的钱取得更多的成果,仅在2010年一年就节省了3.8亿多美元。(掌声)

至关重要的是,我们已经大大改善了我们与全球基金(Global Fund)的协作。现在,我们会在原来各行其是的领域一起坐下来作出决策,例如在某地由谁来资助艾滋病的治疗,又由谁来提供这种治疗。这对我们双方而言是一个进行合作的新途径,但我认为这将给我们各方带来巨大的成果。(掌声)而所有这些战略转变都必须依赖大量繁重的工作。但归根结底,关键在于我们是否在挽救更多的生命 - 我们确实正在这样做。
自2009年以来,我们通过提供治疗使活下来的人增加了一倍多。(掌声)我们也增加了预防、检测和咨询惠及的人数。

我首先要当众感谢埃里克·古斯比医生,他自20世纪80年代在旧金山从事有关工作以来,一直在该领域中站在所有努力的前沿。(掌声)他就在这个宽敞的大厅的某个角落,可能不希望大家注意到他,但他比其他人更有远见,知道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需要实现什么样的愿景,而且他还具有坚韧的毅力,为达到目标锲而不舍。我还要感谢他在本届政府中非同一般的合作伙伴,疾病控制中心的汤姆·弗里登医生(Tom Frieden)和美国国际开发署的拉吉·沙阿(Raj Shah)博士。(掌声)

现在,由于我们正在共同取得的进展,我们可以展望一个历史性目标:实现无艾滋病的一代。这是欧巴马总统敦促把在国内外抗击全球艾滋病毒/艾滋病作为本届政府的当务之急的内容之一。2010年7月,他提出了第一个综合性的国家艾滋病毒/艾滋病战略,为在国内应对疫情注入了新的活力 - 这在华盛顿尤其重要,在我国首都应对疫情需要有更多的关注、更多的资源和更明智的策略。

去年11月,我在国家卫生院与我的朋友托尼·福西(Tony Fauci)医生一起深入地探讨无艾滋病一代的目标,并阐述了我们正在通过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美国国际开发署以及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推进该目标的一些方式。在世界艾滋病日,欧巴马总统宣布了美国的一项雄心勃勃的承诺,保证让全球600万人获得能够拯救生命的治疗。(掌声)
从那以后,我已经听到人们发出了一些质疑的声音,围绕美国对无艾滋病一代的承诺提出疑问,并想知道我们对于履行这些承诺是否认真。事实上,我今天到场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把这一点讲清楚:美国现在和将来都始终承诺要实现无艾滋病的一代。我们不会放弃这个目标,我们不会让步,我们会争取必要的资源来达及这一历史性的里程碑。(掌声)

我知道你们中间有许多人和我一样抱着实现这一目标的激情。事实上,可以说我是在对唱诗班布道。但此时此刻,我认为我们需要对唱诗班布一点道。我们需要唱诗班和会众们不停地唱,提高嗓门、向仍然站在门外的每一个人传递这个信息。

因此,在重申我国政府的承诺的同时,我也在这里为你们的承诺鼓劲。这是我们能打赢的一仗。我们已经走了这么远 - 现在止步是不可能的。

我想说明我们朝着这个目标已经取得的进展以及一些摆在面前的工作。

首先让我给我们所说的无艾滋病的一代下个定义。这首先是一个在任何地方出生的孩子都不携带病毒的时代。(掌声)其次,当儿童和青少年长大成人时,不管他们身居何处,他们被感染的风险都将比今天显著降低。(掌声)第三,如果有人的确感染了艾滋病毒,他们将有机会获得治疗,有助于遏制病毒引发艾滋病并传染给他人。

因此,艾滋病毒也许将来还会伴随着我们,直到我们最终找到一种治疗方法、找到一种疫苗,但艾滋病毒所引发的疾病却不一定要伴随我们。(掌声)

自去年秋天开始,美国政府各个相关部门开展合作,以便使我们走上“无艾滋病的一代”的道路。现在我们集中于我们所说的综合预防战略,其中包括避孕套、咨询和测试措施,并特别侧重于其他三项干预手段:预防性治疗、男性自愿包皮环切术和防止艾滋病毒母婴传播。

自去年11月以来,我们提升了综合预防在一切艾滋病防治工作中的重要性,包括在华盛顿 - 它仍是我国艾滋病毒感染率最高的城市。而在全球,我们支持合作伙伴国家将其投资转移到可对人民产生最大效果的具体预防手段组合。例如,海地正加大努力预防艾滋病毒母婴传播,包括对携带艾滋病毒的孕妇的全面治疗,而这显然能够预防新的感染。海地卫生部第一次将自己的资金投入抗病毒治疗。(掌声)

我们在综合预防战略的三个主要方面也正在取得显著进步。在预防性治疗方面,美国政府自去年9月起又增加了用于近60万人的资金,这意味着现在我们已向近450万人提供帮助,逐渐接近我们明年底达到600万人的国家目标。这是我们为让治疗遍及全球的国际努力所做的贡献。

在男性包皮环切术方面,仅从去年12月起我们已资助了40多万例手术。在此我高兴地宣布,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将再提供4000万美元,支持南非在明年为近50万男童和成年男性提供自愿包皮环切手术。(掌声)我们希望世界知道,包皮环切术可将女性向男性传播率减少60%以上,并且关系到男性今后的一生,因此效果会非常显著。

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母亲们要求在学校放假期间进行包皮环切手术教育活动,以便她们的孩子们能够参加。在津巴布韦,一些男性立法人员为向选民展示环切术安全和基本无痛,而来到移动诊所接受环切手术。这就是我们所欢迎的领导作用。我们还看到新工具的开发,从而在不降低安全性的情况下通过比目前更简单的训练和设备实施这项手术。在这项设备得到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批准后,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将会立即予以支持。(掌声)

在母婴传播方面,我们致力于到2015年实现全面预防,使传播数量降到零。多年以来 - (掌声) - 我们在这方面投入了10亿多美元。在本财政年度的上半年,我们已在全球资助了超过37万名女性,正在朝明年再资助150万名女性的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的目标迈进。我们还在着手克服实现母婴零传播的最大障碍之一:当女性被诊断为艾滋病毒阳性且符合治疗条件时,她们通常被转到另一个可能离她们太远而无法到达的诊所,因此其中太多人从未开始治疗。

今天,我宣布美国将再投资8000万美元填补这个缺口。这笔资金 -(掌声) - 将支持创新方法,确保艾滋病毒检测阳性的孕妇获得保护她们自己及其婴儿和伴侣所需的治疗。因此明确无误的是,美国正在加速开展上面提到的三方面工作,努力实现无艾滋病的一代,并在审视如何综合所有这些手段以产生历史性的影响。

在赞比亚,我们支持其政府加大步伐预防母婴传播。在2009年至2011年期间,新感染人数减少了一半以上。这只是个开始,我们将携手努力,保持在降低母婴传播方面的良好势头。此外,我们还将帮助更多赞比亚人获得治疗,同时资助更多男性包皮环切术。根据我们的模式,这两个步骤可以在未来五年将新的性传播感染降低25%以上。因此,随着赞比亚新感染人数的降低,每年接受治疗的人数将有可能超过被感染人数。我们将首次超过艾滋病的传播速度。最终,赞比亚将会看到无艾滋病的一代。

想象一下我们仅在赞比亚一国对生命产生的影响 - 所有母亲、父亲和儿童的生活再也不会被艾滋病破坏。那么现在再乘以我们正在资助的许多其他国家。说实话,如果您没有因此感到兴奋,请举手,我会让人来检查一下您的脉搏。(笑声和掌声)

不过,我知道,迎来无艾滋病的一代需要的不仅仅是正确的手段,尽管它们非常重要。最终还在于人 - 那些能为此目标作出最大贡献并能因此获得最大收益的人们。这意味着肯定社区发挥的重要作用尤其是艾滋病毒携带者所发挥的作用,以及宗教组织所从事的关键性工作。我们需要确保关照孤儿和弱势儿童,他们在这一流行病中仍经常被忽视。(掌声)
你们听到我表示希望强调妇女所发挥的特殊作用不会感到意外。(掌声) 在今日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艾滋病毒携带者中有60%是女性。妇女们希望预防艾滋病,她们希望得到适当治疗。我们需要响应她们的呼声。总统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是我们满足妇女医疗需求的综合努力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各部门正在努力,并与合作方共同奋斗,以解决艾滋病毒、母婴健康以及生殖健康等问题,这其中包括自愿性的计划生育以及我们新发起的“行动起来拯救儿童” (Child Survival Call to Action)活动。

每位妇女都应该能够决定何时以及是否愿意生儿育女。无论她是否感染了艾滋病毒,都应如此。(掌声)我赞同本月初伦敦计划生育峰会发出的强烈呼声。这是毋庸置疑的。这是毫无疑问的。(掌声)

在我们所有的健康与开发工作中,美国都在强调性别平等,因为妇女在影响到其生活的决策中需要并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掌声)我们正在努力预防并应对性暴力,性暴力增加了妇女感染这种病毒的风险。由于妇女需要掌握更多的方法来预防感染艾滋病毒,我们去年投入了9000多万美元进行杀微生物剂的研究。所有这些努力帮助消除了女性与男性之间的健康差距,并使家庭、社区和国家更加健康。

我们若要迎来无艾滋病的一代,还必须解决感染艾滋病毒的风险最高的人群的需求。最近一项对女性性工作者以及那些被贩运到低中收入国家从事卖淫活动的人员所进行的研究结果显示,这些人中平均有12%的人感染上了艾滋病毒,远远高过一般女性的感染率。 除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外,所有艾滋病毒携带者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为注射毒品使用者。研究显示,在低中收入国家中,男同性恋中的艾滋病毒流行率可能比一般人口高出19倍。

多年来,我目睹并感受到,要谈论一种像艾滋病这样传播的疾病,是多么困难。然而如果我们要战胜艾滋病,就不能回避敏感的对话,我们不能置那些高危人口于不顾。(掌声)

令人遗憾的是,今天很少有国家对向这些关键性的高危人口提供的服务进行监督。而对这些服务是否切实预防传播或是否有助于确保这些群体中的艾滋病毒携带者得到所需的治疗进行认真评估的国家就更少了。更有甚者,一些国家的所作所为不仅不杜绝风险行为,反而迫使更多的人陷入阴影之中,更难以对抗艾滋病疫情。

这种后果对于感染者本人不堪设想,对于防治艾滋病的努力也是如此。当关键性群体被边缘化,该病毒在这些群体中传播的速度更快,然后又会危及低风险人口。我们看到东欧和东南亚正在发生这种情况。人类会区别对待,但病毒却一视同仁。

俗话说,“为何抢银行?因为那里有钱财。”如果我们想要挽救生命,就需要赶到疫区,并应当尽快赶去。(掌声)

这意味着,应以科学来指导我们的工作。因此,我今天宣布,美国政府将开展三项新工作,为关键性群体服务。我们将为落实研究投资1500万美元,以寻找对各个关键性群体最有效的具体干预手段。我们还将发起一项2000万美元的挑战基金,以支持国家主导的计划,扩大为关键性群体提供服务。最后,通过“罗伯特·卡尔公民社会网络基金” (Robert Carr Civil Society Network Fund),我们将投资200万美元,以支持公民社会组织为关键性群体提供服务的努力。(掌声)

美国人民有理由对我国在抗击艾滋病毒/艾滋病的斗争中发挥的主导作用感到自豪。通过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世界对哪些措施和项目奏效以及为什么奏效有了相当全面的了解。我们对哪些需求尚未得到满足以及大家如何并且必须通过共同努力来满足这些需求也有了相当全面的了解。

就我们来说,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将继续是美国承诺实现无艾滋病一代的核心手段。我已经请我们的特使古斯比医生牵头制定并介绍我们下一阶段的工作目标和规划,并在今年世界艾滋病日公布这项规划。我们希望下一届国会、下一任国务卿以及我们在国内和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能够清楚地了解我们所积累的一切经验,并有一幅展示我们如何实现无艾滋病一代的蓝图。

实现这一目标是一项共同责任。其首要的一步是我们大家能做些什么来打破母婴传播链。这需要各层领导发挥作用 - 从投资于医疗保健人员的培训到取消妨碍妇女就医的登记费。我们需要从祖母到宗教领袖的社区和家庭领导者来鼓励妇女接受检查,并要求她们在需要治疗时寻求治疗。

我们大家也负有支持全球基金等多边机构的共同责任。最近几个月来,随着美国加强了我们的承诺,沙特阿拉伯、日本、德国、盖茨基金会及其他方面也这么做了。我敦促其他捐助方——特别是新兴经济体的捐助方 - 增加他们对这个不可或缺的组织的捐助。
最后,我们大家有共同责任认真推进受援国的主导作用,即在一个国家内部开展的工作由这个国家的政府、社区、公民社会及私营部门来领导、展开并最终负担开支。

我在前面谈到美国如何支持受援国发挥主导作用,但我们也期待我们的伙伴国及捐助方尽到其责任。他们可以效仿过去几年南非、纳米比亚、博茨瓦纳、印度和其他国家的榜样——这些国家为自己的人民提供了更多和更好的保健服务,因为它们正在将本国的更多资源用于防治艾滋病毒/艾滋病。(掌声)伙伴国家还必须采取其他一些措施,包括打击腐败和确保其药物审批系统尽可能提高效率。

在今天的讲话开始时,我回顾了上次在美国举行这个大会的情况,现在我希望以回顾我们这项事业的另一个象征来结束讲话 - 这个象征就是艾滋病纪念毯(AIDS Memorial Quilt)。四分之一世纪以来,这条纪念毯始终为世界各地人民带来慰籍,以一种诉诸视觉的方式来纪念和缅怀丈夫和妻子、兄弟姐妹、儿子和女儿、伴侣和朋友。

你们中有些人已经看到这个星期在华盛顿展出的这条纪念毯的某些部分。我清楚地记得1996年我和比尔到国家大草坪去瞻仰这条纪念毯的时刻。我事先通知他们说,我想知道我失去的朋友的名字记载在哪里,以便我能够找到。当我们看到这个纪念毯如此巨大、从国会山一直延伸到华盛顿纪念碑时,真是肝肠寸断。在此后的数月和数年里,这个纪念毯不断延伸。事实上,1996年是可以完整展示这条纪念毯的最后一次。它变得太大了,有太多的人不断死去。

今天,我们大家聚集在这里,是因为我们希望迎来这样一个时刻 - 那时我们将不再需要添加更多的名字,我们来参加像这样的聚会不再是讨论如何抗击艾滋病,而是纪念无艾滋病的一代人的出生。

那个时刻仍然遥远,但我们知道我们应当走的路,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那个目的地。当我们继续在这个征程上并肩跋涉之际,我们应当为我们已经走过的路程而感到振奋和鼓舞。因此,在今天和整个这一周里,让我们重振我们的信心和志向,以便共同实现无艾滋病一代的目标,以实实在在的方式向我们失去的所有的人表达敬意。
多谢各位。(掌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