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采访负面新闻,央视和湖南记者在湘挨打


在湖南,央视和当地记者分别因为采访负面新闻挨了打。央视星期五报道,记者赵喜等9日到平江县采访某造纸厂违规排放污水事件,在该厂遭工作人员围殴,摄像器材被抢,人被打伤。另外,湖南三湘都市报说,该报记者7日晚 “卧底暗访”长沙救助管理站时遭工作人员围殴。

*广东政协常委,也曾殴打记者*

在中国,记者挨打司空见惯,并不是新闻。去年初,深圳商报记者采访“深圳市怡景中心城商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中心城”)“涉嫌违规卖铺”事件,在新闻发布会后的追访中,被中心城董事长、广东省政协常委刘伟宏当街拳打”。南方都市报说,“说来让人困惑,作为改革开放前沿之地的广东,记者挨打竟几乎成为家常便饭。”该报文章说, 维护记者权益,需要社会的共同努力,“更需要法律的发威。”

中国现在没有新闻法,也无记者保护法,更无相应保护百姓知情权的法律法规。

*平江县长:违规“当事人”已被处理*

就拿这次记者赵喜湖南被殴事件来说,由于他是中央台记者,平江县长出面接受采访,表示已经“严肃”处理了几个当事“民警”。因为他们是在记者打110报警之后一小时才抵达现场,而派出所据说离现场伍市镇白杨造纸厂“不到1千米”路程。至于为何工厂没有许可而排放大量污水进洞庭湖,打人的工厂人员如何处理,这位县长则语焉不详。赵喜说,白杨造纸厂是已被注销的企业,属违法生产。对这一点,县长也是说法含糊。

*记者采访救助站,被殴无处可申冤*

至于三湘都市报记者戴鹏采访长沙救助站被殴事件,被殴一方的说法是(“暗访救助站”原文):1月8日晚上,戴鹏化妆在被警察送到长沙救助站后,救助站工作人员满面寒霜地问“你叫什么?住哪里?”扮作聋哑流浪者的记者未作答,工作人员音调渐高。“这时,一名工作人员突然冲上前来,绕到记者背后,将记者双手死死束缚。紧接着,另外两名工作人员冲上前来,死死地摁住记者。”眼见殴打可能升级,记者呼救:“救助站不能打人的,救助站不能打人的……” 一工作人员一边说:“不打你,不打你”,一边却突然将记者重重地绊倒在地板上。随后,两名工作人员将趴在地上的记者双脚死死摁住,瞬间,记者无法动弹,呼吸困难。”

但救助站说法是:没有殴打暗访记者,相关人员甚至发贴声称没有肢体接触。不过,腾讯新闻说,救助站的监控视频却显示,该站工作人员的确有跪压倒地“流浪汉”身体的动作。戴鹏说,由于对方这种态度,他现在“压力很大”,准备戒声。

英文媒体报道说,戴鹏到救助站暗访,是想调查上星期有流浪者在桥下冻死的情况。(Dai was investigating the death of a homeless man who was found frozen to death under a bridge last week. )

*省长表扬,无济于事?*

腾讯新闻说,湖南省长徐守盛曾赞扬《长沙晚报》保护候鸟报道做得好,并表示省政府将对记者李锋 (微博)等深入一线,“勇于揭露黑幕的行动给予嘉奖”。报道说,然事隔不久,却接二连三在湖南发生了记者采访被打事件。“省长对记者勇于揭黑的褒扬,与基层不惜用暴力违法阻挠采访,形成强烈反差。”

最近发生的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被改动事件,记者的遭遇引起很多人的关注。采访负面新闻要谨防挨打,即便写正面新闻,也须小心谨慎。南周事件出来后,中青报发表包丽敏署名文章呼吁有关方面要善待记者。

*中青报包丽敏:要善待记者*

曾是中青报《冰点周刊》副主编的包丽敏说:“新闻工作者不是麻烦制造者,而是上情下达、下情上达的沟通者;新闻媒体也并非心怀恶意的捣乱者,而是执政者与公众交流、沟通、互动的有力平台。说到 底,怎样对待媒体和媒体从业者,关系到怎样对待公众。善待媒体,是现代治理的应有之义,不仅关乎执政能力建设,更关乎执政伦理。”

她说:“善待媒体,不是应付媒体,也不是利用各种纯熟的公关技巧来“忽悠”媒体,更不是对付和“摆平”媒体,而是懂得尊重媒体,尊重新闻规律和传播规律,充分利用好媒体这一平台,与公众和社会进行良性互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