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记者手记:二道桥的冷清与乌鲁木齐的恐惧


新疆景象(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新疆景象(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旅游手册上说,乌鲁木齐是蒙语,意思是美丽的草原。对一个在中国常驻的外国记者来说,这座充满异族情调的城市如同她的名字一样美得令人心仪。

乌鲁木齐刚刚经历过恐怖的暴力袭击。五名暴徒开车进入市中心一个早市,碾压行人并投放爆炸品。我坐在出租车里,听出租车司机告诉我当时暴徒的车就是从这个路口右转弯冲进去时,想象着当时的景象。这是一条乌鲁木齐市无数普通街道中的一条,毫无预感能够成为一条震惊世界新闻的中心。

乌鲁木齐天亮得早,商店和机关学校十点钟上班,所以政府允许上班高峰期前,商贩可以在指定街道上卖蔬菜和水果。就在早市即将结束,上班高峰期即将到来之际,两辆越野车驶来,造成了那场惨案。

43个生命在瞬间失去。当局没有公布遇难者的名单,据说大部分是起早的老人,遇难者最小的也已经47岁。

* 近在眼前*

这已经不是乌鲁木齐遭遇第一次恐怖袭击。二十多天前,在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过暴徒持刀砍人和爆炸的事件。但这次早市的袭击事件给乌市带来了不同的感受:它发生在乌鲁木齐的心脏地区,发生在普通市民和家庭旁边,发生在每天早晨父母出来买菜的时候,发生在每个人的身边。

如今,血迹已经被洒水车反复冲洗干净。爆炸烧毁的楼房仍在整修。通往早市街道的路口,警方设置了路障,盘查行人和车辆。街道里停靠的是各种警车和防暴车辆。

尽管不少朋友建议我们不要单身前往维族聚集区,但是我们仍然无法忍受二道桥大巴扎的诱惑。我们走进著名的乌鲁木齐著名国际观光景点二道桥大巴扎市场,还在那里录制了现场报道。

*热闹与冷清*

大巴扎是乌鲁木齐著名景区,是维吾尔人聚居的低昂。5·22事件之前,这里曾经人声鼎沸和人潮汹涌过。我们来到了一个几层楼高的专卖纪念品、新疆特产、药材和香料的大商场。空荡荡的商场里除了记者之外,几乎见不到旅游者。店主百无聊赖地坐在商铺和柜台后面,看到我们进来,热情地打招呼,希望我们买一件商品,让他们能开个张。

这个城市地处中国西域,晚上八点仍然夕阳灿烂,要到晚上十点天色才黑。乌鲁木齐生机勃勃的夜生活,一度是这个城市的特色之一。而现在,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烧烤店的火光和烟雾,不复存在,水果店也关了门,夜色中的街道上很少能够见到人影,偶尔有几个行人匆匆行走。在灯光下的乌鲁木齐街道散步,不需担心炎炎的赤日灼伤皮肤,本来是一种享受。然而,恐怖袭击剥夺了夜色中散步的惬意,只有部署在街头的防爆车和端着抢的武警,守候着街头的安全,直到晚上十一点才撤回营房。

朋友说,乌鲁木齐变了,新疆也变了。

接连发生的恐怖袭击重重地打击了这个城市。行走在街上,能看到了人们眼中的恐惧。人们对稍微大一点的街头噪音格外敏感,并且以怀疑的眼神看那些背包行人。

几乎所有的商店都贴着“开包检查”的标识。我看到有的商店门口的招工广告上写着“只雇汉族”。而在维吾尔族聚居区的二道桥,我看到这里的的绝大多数都是维族人,几乎看不到汉族面孔。

*怎么变成这样?*

新疆景象(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新疆景象(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在二道桥拍摄街景的时候,旁边的两个维吾尔人问我们是哪儿人。我回答说,我们来自美国。他怀疑地看着我说,你长得像汉人,汉话说得很好。我说,我们在美国也说英语,被归类于亚裔美国人。听说我们来自美国,他们的态度立刻亲切起来。

二道桥,这个充满异国情调的旅游景区,现在几乎成了汉人的禁区。

本来不应该这样。我的维族司机告诉我说,他从小在二道桥长大。大院里有维族人,也有汉族人。邻居和睦相处,如同一个大家庭。他们有时候外出有事,就把孩子放在汉族老奶奶家,请汉族老奶奶帮忙照看。现在为什么发展成了这样,他也不明白。

*何日君再来*

新疆景象(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新疆景象(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暴恐袭击无疑给这座城市带来了恐怖和畏惧。当暴恐分子连自己的命都不要,甚至将自己当做人肉炸弹的时候,当他们把报复的对象从袭击公安机关转向针对普通平民的时候,我能够理解乌鲁木齐市民和旅游者心中的恐惧。人们惧怕这个城市,人们惧怕身边的人。恐怖袭击带来的最大冲击,就是炸掉了人和人之间的信任。街头的武装警察可以在一分钟之内对恐怖分子开火,但是重建不同族裔陌生人之间的信任,也许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只有到那个时候,乌鲁木齐人才能说,他们从暴力恐怖分子的手中重新夺回这个城市。

从我住的酒店窗户向外看,夕阳下是闪光的雪山,如同油画一般静美。我暗下决心,将来一定要再回乌鲁木齐,不是再被编辑部派来采访恐怖袭击的后续报道,而是作为一个普通游客,慢慢体验乌鲁木齐的异国情调,细细品尝新疆各种令人难忘的美食,静静地欣赏这里的悠闲和美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