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资深驻京记者慕亦仁谈中国拒发签证问题


自由撰稿人慕亦仁 (Paul Mooney)(照片来源:慕亦仁)

自由撰稿人慕亦仁 (Paul Mooney)(照片来源:慕亦仁)

中国政府上星期 (11月8日) 拒绝发签证给被路透社聘雇到北京工作的资深记者慕亦仁 (Paul Mooney) ,引起许多外国媒体和舆论的关注,以及对北京当局进一步紧缩新闻自由的讨论。慕亦仁星期三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对中国在共产党控制下的前途感到悲观,认为只有美国和其他外国政府硬起来,才有可能促使中国改变。

过去18年一直常驻北京的美国记者慕亦仁今年63岁,能说流利的普通话,目前居住在加州伯克利。自去年9月因签证到期被迫离开北京后,慕亦仁今年2月受聘于路透社担任驻北京专题报道记者。他3月递出签证申请,4月在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面谈,此后就没有下文,直到11月才经由路透社知道中国外交部拒绝发给他签证,原因不明。

慕亦仁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过去18年他在中国从事新闻工作,写过许多敏感问题,包括新疆、西藏、艾滋病和维权活动的报道,但都不曾在签证问题上遭遇麻烦,这是首度申请签证被拒,他认为背后的原因与中国情势较以往更为恶化有关。

慕亦仁说:“现在情况变得更糟,甚至比多年前我刚到中国时还要糟。在中国,人们有许多不满,从劳工到移民工,从乡村到城市,中共却没有采取任何作进行处理,只有不断的压制和镇压,所以人们的反抗也在不断增加。我认为中国共产党现在对于这些事情被如何报道非常敏感。”

慕亦仁对于无法返回北京工作感到震惊和失望。他说,尽管中国当局对外国媒体记者的恐吓和胁迫从未间断,家人也经常担心他是否能在工作后顺利回到家中,但他和许多西方记者都觉得,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驱使他们,必须在这种恶劣的采访环境下持续报道中国的弱势族群和敏感议题。

慕亦仁说:“许多我报道的对象没有发声的管道,我在采访过程中经常遇到这个情况。中国媒体在许多情况下无法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他们受到政府的限制。我曾经跟随大约9个农村家庭出去寻找他们的子女,他们认为自己的小孩被绑架到黑砖窑工作。他们在哭泣,没有人对他们的故事有兴趣。如果外国记者愿意报道这个事情,那么他们就觉得还有一点希望能够让他们的声音发出去。我觉得自己有责任给这些人一些发声的机会,希望通过报道能让中国政府注意正在发生的事情并做些处理。”

慕亦仁说,中国的崛起让它更有自信,也更有力量来抗拒外来的批评和指责,它的国际地位和经济实力也让许多国家难以对它说不。但慕亦仁认为美国仍然有能力要求中国至少在媒体平台上给予平等互惠的待遇。他举例说,只要美国拖延发给中国国营媒体中央电视台记者的签证,中国就会妥协。

作为一名自由撰稿人,慕亦仁有28年在大中华地区从事新闻采访报道的工作经验,其中1985至1990年在台湾,1990至1994年在香港,以及1994至2012年在北京。

在离开中国前,慕亦仁受雇于香港南华早报,不过在总编辑换为前中国日报记者王向伟后,虽然慕亦仁写过不少有关中国的报道,但立场越来越偏向中国的南华早报只用了他两篇稿子,其中一篇与熊猫有关。

在慕亦仁签证遭拒后,北京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China)发表声明说,中国当局发放记者签证程序的拖延和缺乏透明度,只会加深外界对中国利用这种做法来恐吓媒体和记者的印象。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