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卜睿哲:川普政府东亚政策应三思而行


下届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本周在Youtube视频中阐述了他上台以后的百日施政纲要,其中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他也在竞选期间经常攻击中国的贸易政策。在任总统奥巴马的政治遗产将受到怎样的挑战?亚洲再平衡战略将如何进展?

美国之音记者专访布鲁金斯东亚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与他探讨川普的东亚政策。卜睿哲表示,我们不应该根据川普在竞选时期的言论对下届政府的东亚政策过早下结论;而川普政府需要对美国与东亚国家关系的现状做更多了解后,再制定政策方向。

东亚盟友亲近或疏离?

记者:总统当选人曾声称如果日本和韩国不为驻防的美国部队支付更多,就要疏离这两个盟友。他甚至表示可能鼓励他们拥有自己独立的核能力,您对川普的东亚政策持怎样的看法?

卜睿哲:我倾向于认为这些都是他很久以前形成的想法。你也听到过诸如此类的东西,日本并没有为国防保障支付地足够多。我推测,一旦他更清楚地明白,在日本和韩国的驻扎的军队实际上是有益于美国和亚洲的盟友的。一旦他了解,日本和韩国其实已经以很多不同的方式支付了足够多。一旦他了解到如果有战事发生,美国将扮演一个支持的角色,而不是主要的角色。我相信五角大楼已准备好在任何时间在这个问题和其他问题上给他作详细介绍,所以我持观望的态度。我想我更担心他的经济政策。关于核武器的问题,应该会有一些变化,我们不应该根据他在竞选过程中说的话来推断他未来的政策。

记者:那么美国和台湾的关系呢?你认为现在是台湾增加从美国进口武器的时机么?

卜睿哲:台湾首先需要决定需要什么样的武器,能负担起什么样的武器。 面对来自中国的威胁时台湾所需的最佳防御战略,美国国防部门与台湾国防部门已经就此有过很多讨论。在这个战略的基础上涉及到台湾需要怎样的武器装备,这是非常好的、成熟的讨论,我认为美国新的政府将有很机会继续这个讨论。当然台湾需要花一定的资金在国防上,但同时应该将资金用在对的地方。我认为民进党政府对于他们在国防上面对的挑战有很清晰的认识。

记者:那么川普先生方面呢?如果他不会对中国手软,那么他将寻求与台湾的有利关系么?

卜睿哲:有些与川普竞选活动相关联的人似乎与台湾关系很好。即将成为白宫办公厅主任的普里巴斯先生去年去过台湾几次,这是很好的迹象。至于美国和台湾关系在细节将会如何进展,与奥巴马政府所做的有何不同,我们还要继续观察。事实上,在外交、政治、军事以及经济方面,我们与台湾的关系状况很好。还有一些可以做的事情,但是我认为如果川普政府愿意客观地看待奥巴马政府已经做过的,这将是一个好的开始。

45%的中国进口关税?

记者:在经济方面,你认为川普会兑现竞选中针对中国的立场么?比如对中国出口物品征45%的关税?

卜睿哲:这是川普另一项仍在进展的政策。那些说中国的经济政策和行为不利于美国的人是对的,中国显示出重商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如果想要互惠互利,中国确实需要改变这些政策。我认为现在很多公司对于中国的看法比8-10年前更负面,这应该是中国方面需要担心的。另一方面,你不能用锤子打跳蚤,你应该用正确的工具去解决问题,并且需要考虑不同方式所带来的意外后果。举例来说,如果美国对中国的产品征很高额度的税,谁会受害?第一,在全球供应链中,台湾、香港、韩国和日本的经济都参与了带有“中国制造”商标的产品。我的iphone手机是部分美国产品、部分台湾产品、部分中国产品,但是它有“中国制造”的商标。如果你在它上面征税,你在伤害自己和你的盟友们。

记者:所以这么做会有很多附带损害。

卜睿哲:对,附带损害,你伤害的其他人在美国。像沃尔玛这样的公司从哪里进货?中国。所以你对中国的产品征很高的关税,沃尔玛就要对他们销售的物品提价。而他们把产品卖给谁?美国大众,这些为川普投票的人。所以他这么做是在伤害支持他的这些人,你真的需要想清楚每一步的后果。

记者:那么你建议中美双方先开展进一步沟通么?

卜睿哲:我认为第一件事是从负责美中经济关系的政府部门获得一个充分的情况介绍,这样他就会了解到美中之间已经有在谈判协商双边投资协议,这个协议的目的是向美国投资开放中国市场。美国的市场已经很开放了。如果谈判得当,这将是一个对美国非常有益的协议,这必须要谈判得当。不能是象征性地开放中国市场,或者表面上的开放,必须是真正的开放,很多人会因此受益。一旦新的团队对我们与中国的经济关系的复杂性有很好的理解,然后与中方一起找到最严重的问题并讨论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如果这种对话行不通,那么你需要考虑一些制裁。

记者:美国一直以来将香港作为一个与中国分开的经济个体来对待,那么如果事态发展到美国需要对中国加以制裁,这将对香港的经济有什么样的影响?

卜睿哲:这种影响可能没有对20年前的香港那样严重,因为20年前香港的公司与广东省和中国其他地方在供应链上联系非常紧密,但这不再是香港经济与大陆经济联系的主要方式,现在更多的是在金融等其他方面。但是如果美中经济关系走向严重的衰退,那么一定会对香港有打击,当然也会对台湾有打击。

TPP还是RCEP?

记者:那么贸易协议呢?

卜睿哲:贸易协议?

记者:我是说川普先生不会继续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的进展。

卜睿哲:那应该是很大的一个遗憾,因为这是对美国很好的一个协议,但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

记者:那么他会重新协商新的协议么?

卜睿哲:我希望不会,你不得不重新涉及到那些细节。要知道如果你从对方那里要求让步,对方现在也有机会要求你的让步。第二,你必须考虑到取消一个协议或者重拟协议条款的附带损害,很多其他的事件都会从这个协议或者那个协议中衍生出来,你很可能最终以某种方式损害到自己。我希望可以将现有的协议实现利益最大化。如果无法在短时间内通过TPP,那么我希望通过别的方式实现与中国、台湾和其他地区经济关系的自由化。我认为与中国和与台湾的双边投资协议对各方都有益处。

记者:那么如果没有TPP, 中国会成为美国退出TPP的最大受益方么?

卜睿哲:我认为这与领导角色有关,中国会从这个领导角色中得到一些优势。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是否会像TPP一样有价值并改变游戏规则是另一个问题。我肯定日本想要脱颖而出扮演一个领导的角色。如果这个亚太地区自由贸易协议的结果与TPP相似,只是换了另一个名字,这不见得是坏事。事实上亚太地区的自由贸易协议最开始是由布什政府在2005年所倡导的,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如果RCEP面对所有亚太经合组织成员, 那么这是台湾能够加入的一个好办法。这个协议也会不错。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