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河南被迫堕胎受害者病故家属求偿


中国河南省巩义市居民孙爱玲,多年前因为被强迫堕胎引起出血,输血后又因此感染艾滋病,在2月初死亡,她丈夫孙建学告状无门,不断和当地政府交涉,希望能给妻子讨回公道。

*被迫堕胎因输血感染艾滋病*

孙爱玲在1995年因怀第二胎,在怀孕6个月时依中国一胎化政策规定被当地卫生单位要求强迫堕胎。在引产过程中,孙爱玲因出现大出血而必须输血,但却因此而感染艾滋病。

孙爱玲在2003年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医院做出赔偿。经过3年的诉讼过程,法院判定孙爱玲胜诉,但是医院迟迟不肯做出赔偿。

*上访维权触怒当局*

孙爱玲的丈夫孙建学告诉记者,由于法院不肯再受理他们的追诉,孙爱玲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只好到北京上访,因而触怒政府当局。

孙建学说:“河南政府当局对她的印象都不太好。因为她经常都和别人去上访,所以我认为他们医院好像有点问题。她刚到医院身体还好,是越输液越严重、越输液越严重。”

*求偿金额与当局差距大*

孙建学说,孙爱玲原先只是因发烧而到医院,但是2个多星期后却在治疗无效后死亡,他实在难以接受。目前经过和巩义市卫生局交涉,当局只愿意赔偿7、8万人民币。

孙建学说:“他们好像很歧视我们。我们算了算,我们说打算跟他们要30万,他们现在好像是,不超过7、8万,我看。我们现在也没有办法。”

*活动人士:孙救人救己*

北京公益组织益仁平中心工作人员常坤,2年前曾经和孙爱玲一起参与艾滋病维权工作。他说,孙爱玲在自己维权过程中也帮助其他艾滋病患者维权,有着高尚的一面。

常坤说:“她在做艾滋病工作方面,她也是救人救己,自己也为自己维权。到最后她采取的方式,就是上访。她们经常做的就是到卫生部去上访、去喊、去示威之类的。在做这些过程中,她们也发现和她们类似的情况,然后她们就团结起来做这些工作,帮助别人也帮助自己,这是她比较高尚的一面。”

*艾滋病维权者报不平*

在孙爱玲去世后,同样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北京爱知行中心义工田喜感到愤愤不平。田喜说,她在去年11月25号要到北京上访前被截访回河南老家新蔡县,当时卫生局局长梅俊在办公室和她会面时亲口对她说,艾滋病患者太多,要赔也不能只赔她一个。梅俊并说,现在国家没有钱,或许再等个4、5年后,政府会考虑解决这个事情。

新蔡县和巩义市有许多艾滋病患者,都是因输血而感染艾滋病毒。

中国民间草根组织、中国艾滋病全国联席会议秘书处负责人王龙,在中国艾滋病网络发表了一篇悼念孙爱玲的文章。王龙表示,孙爱玲长期致力于改善艾滋病患者的生存条件,为争取感染者的权益做出无私的奉献。她的离世,是艾滋病工作领域的一大损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