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维权律师指控建三江公安实施酷刑


唐吉田(站右二)王成(站右三)在北京机场受到网友欢迎(网络图片)

唐吉田(站右二)王成(站右三)在北京机场受到网友欢迎(网络图片)

因前往黑龙江建三江探查黑监狱反被构陷从事“邪教活动”而被行政拘留的维权律师,在获释后指控建三江管理局公安局的人员对他们实施殴打和酷刑。

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3月20日前往建三江农垦总局青龙山农场“法制教育基地”,要求释放被非法拘押的公民,并到当地检察机关控告。但21日上午,他们反被当地公安带走,并以所谓“邪教活动”被行政拘留。

在被拘留5天后于3月27日被放出的张俊杰律师,在网络上指控被抓后遭到建三江国保于文波和其他警察的殴打和酷刑。张俊杰28日在医院验伤发现三根肋骨被打骨折。

被行政拘留15天的江天勇、唐吉田、王成4月6日获释。王成、唐吉田被分别送往佳木斯机场,先后返回北京。江天勇则被送往哈尔滨机场,由3位国宝全程护送,抵京后由北京国保直接接走。

30多位律师和公民星期天晚为唐吉田、王成接风,两人均指控建三江警察对他们进行殴打,至今还没有痊愈。据悉,江天勇被殴打的程度最狠。

唐吉田和王成星期一上午前往医院验伤。唐吉田星期一中午向美国之音表示,他的一些检验结果到下午才能出来。不过,他至今略微咳嗽、颠簸或动作大一些仍感到胸部隐痛。到了下午,记者在截稿前得到确认,唐吉田的检查结果证实,他也有多根肋骨被打骨折。

唐吉田向记者详细讲述了遭到殴打和酷刑的经过:“21号上午他们拒绝出示警察工作证,也不告诉我诉讼权利,更不是两个警察一起问话,也没有开执法记录仪、同步录音录像。我认为它的程序违法,拒绝配合做笔录。先是几个警察打我耳光,用装满矿泉水的瓶子打我的腮部,把我的牙打掉了。打完问我签不签字,我说这样的笔录不合法,我不签。然后他们就把我双手铐到后背,用头套套上,架到大兴公安分局院内不知是一个什麽样的房间,然后用绳子将我双手吊起来,对我进行拳打脚踢。”

唐吉田接着说:“我印象得有5、6个警察参与,打的过程中他们威胁要对我进行活体取肾。主要是对我前胸部打击过程中,非常难受,很快全身就冒汗,感觉到有点天昏地暗的状态。我最后迫不得已答应和他们好好谈。押回去审讯室,他们又随即开始打耳光、矿泉水瓶打脸部。后来迫不得已,笔录签字后,他们还是把我铐在大兴分局一个值班室,从21号早晨警察控制,到那天晚上,总共就给了我两个小面包。22号到拘留所那天晚上,才正式吃到饭。”

王成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说,他到医院的检查结论是没有发现有骨折情况,但是有挫伤。王成表示,在被拘押两个星期的恢复后,还有明显的挫伤,可见当初被殴打的严重程度。

王成讲述遭到酷刑说:“21号白天的时候他们就动手殴打。晚上的时候用黑头套把我头盖起来,让你看不到外界的情况,手背到背后铐起来,带到另一个房间里。然后用绳子通过手铐吊起来,双脚离地,然后就有人用,我感觉是用木棒,但是外面包裹有软的东西,开始朝我的左侧的胸部,往下,到肋骨这里打。还有朝背部打。当时我很恐惧,担心他们有可能把我的内脏打破裂之类的。后来就被迫按照他们的口径笔录。”

据北京的维权人士透露,昨天到京后未能露面的江天勇星期一下午得以前往医院检查,目前不便接受外界采访。据悉,江天勇身上有明显的伤痕,腹部有硬块,说话、咳嗽或动作大一些也感到胸部隐痛。

对于4位维权律师的酷刑指控,记者星期一下午致电建三江公安局多位高层的手机,所有手机都一直说在通话中。记者联系建三江公安局的座机,接听电话的男子在记者询问过程中说了一句“都是胡说”后挂断电话。

另外,蔡瑛、胡贵云等律师代表4月2日和4日上午就律师在建三江被殴打事件到全国律协反映情况,要求律协启动维权程序,追究建三江公安非法剥夺律师会见权、殴打律师等侵犯公民人身权的法律责任。

据蔡瑛和胡贵云刊文表示,律协表示很重视建三江之事,对律师们在建三江的遭遇非常难以理解和接受,律协一定会积极维权,有关维权程序正在启动。此外,律协将向公安部门交涉,追究殴打律师、侮辱律师的行为人责任。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建勋近日在微博上表示,建三江事件是当下中国最有标志的法制事件之一。它不是特例,而是一个缩影,必将成为本年度中国反宪法反法制大事件之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