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财产公示十君子案律师:遭警察违法虐待

  • 美国之音

程海律师在看守所被打后报警。(微博图片)

程海律师在看守所被打后报警。(微博图片)

北京“财产公示十君子案”涉案人丁家喜的代理律师程海表示,他11月26日上午到看守所会见丁家喜时遭看守警察施暴,并被扣押将近5小时,起因是看守所人员不准他依法对被会见人录音,强行没收他的录音笔。这位律师要求肇事警察道歉,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近年来,中国已经多次发生执法人员粗暴干预维权律师行使辩护权的事件。


因“涉嫌非法集会罪”被逮捕的丁家喜目前在北京第三看守所拘押,他的案子被检察院退回补充侦查。程海律师对美国之音表示,26日上午,他在看守所会见丁家喜时用录音笔录下会见谈话内容,这是法律允许的,只要被会见人同意,而且他在前几次会见丁家喜时也做了录音,但是在场监视的警察发现他录音录像后,马上中止了会见,开始抢夺录音笔和手机,丁姓副所长等四、五个警察对他拧胳膊、掐脖子,并把他拖进看守所办公楼扣押。

*冲突起因 不准录音*

程海表示,中国刑诉法规定,只要经过被告人或被拘押人同意,律师是可以录音录像的,但北京第三看守所今年9月开始规定不准律师录音录像。

他说:“在这之前,律师都是录音的。后来,9月份开始,他们就不给律师录音了。很多律师就不录了。我还一直在录,有时候拍照。那么就争吵几下。为了减少纠纷,我就找个纸把它(录音笔)盖起来。一直是律师的权利嘛。会见须知上也写着,律师经过同意即可。(警察说)哎呀,你没经过丁家喜同意。我说,你问问丁家喜同意不同意。当场就问了,问完以后(丁家喜)说同意。原来之前都同意过了嘛。是吧,不需要每次都问嘛,因为这符合当事人的利益。”

*警察动粗 律师投诉*

程海说,姓丁的看守所副所长(警号014002)等人过来检查后发现他在录像,而且录下这位副所长很多干扰会见的粗暴语言,随即要中止律师跟丁家喜会见,并抢夺录音笔和手机。他说,他当场向公安局督察部门和北京市政府热线做了投诉,当时会见只进行了20分钟左右。程海表示,他向看守所提出要打人和抢夺他私人物品的副所长赔礼道歉和恢复会见等三点要求,所方答复是第二天继续会见。

他说:“看守所如果恢复我的会见,我就不会起诉你们了。算了。然后你们赔礼道歉,对所里的事情就算了,结束了。他们今天没让我会见,本来还想隔两天,现在讲明天上午过去(会见)。另外,是否道歉明天给我答复。肯定要他道歉,实际上要对他进行诉讼,不能让你就这么了了。你警察这么胡搅乱来,那怎么可以啊。”

当天中午和下午,程海的朋友张磊律师等数人到达第三看守所表达关注和声援。一个名为中国公民维权联盟的民间团体在互联网上发表声明,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程海。今年4月,程海律师在大连为13名法轮功人士进行辩护期间遭到警察殴打,引起众多维权律师和国际媒体关注。

美国之音记者当天晚上接连拨打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北京第三看守所两个电话号码,均无人接听。

*案件退回 补充侦查*

程海表示,丁家喜看上去比较消瘦,但精神尚好,在当天会见被强行中止前谈到他的案子由于证据不足被检察院退回补充侦查,而看守所11月1日开始以维修为由拒绝让律师会见被拘押人,直到25日才重新允许律师会见当事人。

这位经常代办敏感案件的律师指出,在案件退回补充侦查48小时之内,看守所以设施维修为由剥夺丁家喜会见律师的权利是严重违法的。

他说:“退回补充侦查是11月1号,从那个时候开始嘛。加紧对他审讯,有时一天三次。他当时也估计不会让会见(律师)的。所以它实际上修理是个借口。这个借口也不能成立。明天会见对情况会有一个更进一步的了解。”

*“十君子案” 成试金石*

同一天,另一位财产公示十君子案的涉案人、08宪章联署人赵常青也在北京第三看守所会见了他的代理律师張雪忠。

张雪忠律师在微博中表示,赵常青先生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很好,只是特別想念爱人和孩子。微博说,赵常青坚信自己的追求是正当的,付出也是有价值的。他非常感谢公众对新公民运动系列案件的关注,也感谢大家对他家人的帮助。

丁家喜也是一位律师,今年4月17日被北京市公安局交通安全保卫分局以“涉嫌非法集会”罪名刑拘,5月罪名变更为"寻衅滋事",移送检察院后被批准逮捕。大约在相同时间被捕的还有赵常青、王永红、孙含会、李蔚、齐月英等。在此之前,3月31日,在北京西单拉横幅呼吁官员公开财产并敦促人大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张宝成、马新立、袁冬、侯欣(目前保外就医)被以相同罪名抓捕。这一被称作“官员财产公示十君子案”的系列案件,以及后来被拘押的刘萍、郭飞雄、许志永和王功权等新公民运动人士的案件受到了广泛关注,被视为鉴别中国改革和反贪腐真伪的试金石。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