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河流严重污染谁之过?环保局长“受邀”游污河


中国广东省北部大宝山附近呈棕红色的受污染湖泊。(2009年资料照)

中国广东省北部大宝山附近呈棕红色的受污染湖泊。(2009年资料照)

中国广东、浙江几位居民呼吁当地主管环境保护的官员能下河在污染严重的河里游泳,有人会因此支付他们10万到30万元人民币。不过,这几位局长回应说:他们对河流污染不负有责任,保护环境是“多部门”的事情。

*东莞网友出10万“邀”环保官下河游泳*

最新事情发生在广东东莞。南方日报2月21日(星期五)报道,在东莞,有网友肖功俊“悬赏”10万,“力邀”市环保局长方灿芬下寒溪河游泳。方灿芬回答说,河水水质“还达不到游泳条件”,政府将“着力进行治理”。

报道说,肖功俊这一“邀请”,引起“网络媒体的高度关注。”方灿芬说,目前还无法在河里游泳,但能够在河里游泳是“市民的期望和要求,更是环保部门治理水污染的”追求和努力方向。

中国浙江省温州市环保局在报纸刊登的公益广告。

中国浙江省温州市环保局在报纸刊登的公益广告。



*浙江:市民金增敏邀局长包振明“游泳”*

早些时候在浙江,杭州居民金增敏希望温州瑞安市环保局局长包振明在当地污染严重的河流里游20分钟,他会因此而得到20万元。

上周末,浙江杭州居民金增敏说,春节他回老家瑞安过年,发现当地河流旁边许多橡胶厂和制鞋厂及家庭作坊,直接把工业污水排放进河流。记者追踪报道,发现河水污染严重,散发“浓浓臭味”。

金增敏说,如果温州瑞安市环保局局长包振明能在这样的河里游泳20分钟,他愿出20万人民币。

金增敏说,当地附近一个村人口约1000人,但去年就有17人因癌症过世。他怀疑空气中含有毒物质,是居民致癌主因。

不过,包振明说,环保局未发现沿河的百家胶鞋厂违规排放废水。他认为,河水主要污染源为生活垃圾。也因如此,负责工业污染的环保局在此事上,并无职责。

金增敏说,早在3、5年前该河污染就被污染,那为何环保局之前没有任何防治措施?当地环保局说,负责防治污染的机构是当地镇政府和市政园林部门,并非环保局。

瑞安市环保局一位官员对美国之音说:金增敏在微博上发帖后,局长包振明已致电给金增敏,感谢他对当地环保的关心,同时该局已开始打捞河道内的垃圾,并承诺尽快处理那些废弃物、提高居民环境意识。

而金增敏也向VOA记者证实确有此事:“事发之后该环保局确实联系过,说会努力积极改善污染问题。”

*浙江:苍南居民邀局长苏中杰游泳*

无独有偶,浙江苍南县网民希望该县环保局长苏中杰也能下河游泳30分钟,他们愿意支付其30万人民币。

2月19日,苍南龙港镇有网友说,他们愿出30万,邀请环保局长苏中杰下河游泳。
网友把当地河流的照片贴到了网上,显示河道布满油污,河水肮脏不堪。

苏中杰对媒体说,网友邀他下河是对环保局工作的一种要求,但环境保护工作是“多个部门乃至全社会的共同责任。”他说,希望市民能“共同监督环保局认真履行职责,同时也自觉保护环境。”苏中杰没有说明,环保局的职责到底是什么。

《京华时报》援引苏中杰的话说,当地政府已联合多个职能部门对河道进行整治,要求水利部门开闸换水,以确保天气转热后河水不会发臭。环保部门已向该河沿岸的14个餐饮企业下令,限2天内处理污水排放和垃圾,否则勒令停业。

VOA记者致电苍南环保局,但该局电话无人接听。

*绿色浙江:污染源头来自多方面*

中国知名环保团体《绿色浙江》水保护部部长申屠俊对美国之音说,河流污染源并非来自单方面,目前制造行业聚集地受污染的河流大多和当地企业发展有关,所以工业和生活污染都是导因。加上因中国污染防治系统分工复杂,在河流污染防治问题上才会造成各单位推托责任。

*环保局打广告为自己“歌功颂德”?*

《京华时报》报导,温州市环保局于19日在《温州晚报》刊出全版彩色广告,名为“盘点2012”。该广告称温州去年获省籍环保模范城市美名,公众对生态环保工作满意度提升4.6个百分点。甚至还提及,市环保局深入开展温瑞塘河综合整治,共推进16条黑臭河道的治理。

有网友指出,《温州晚报》第二版彩版广告价格为14万人民币,网友要求政府机关应调查这笔钱的来源,假设是纳税钱,则环保局应向大众解释。

*晋东南化工品泄漏,影响三省居民用水*

今年1月初,山西晋东南潞安天脊煤化工厂发生苯胺泄漏入河事件。长治市通报称,“泄漏在山西境内辐射流域约80公里,波及约2万人”。漳河发生如此严重污染,当地官员迟迟不报,一直到5天之后才通知地处漳河下游的河北河南两省。

其实,这次漳河污染,造成晋、冀、豫三省河流污染,影响了沿岸成千上万的居民饮水。山西政府2月20日决定,提名长治市长张保“不再担任”市长职务;市环保局长申旭峰留党察看并撤职;长治安监局长杨富进记大过免职,市委常委副市长潘贤掌记过。

该省说,为此事件,有9名政府官员和24名企业责任人员受到党纪政纪处分。还有5名责任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郑义:肆意排污乃重罪*

流亡美国的作家郑义日前发表文章说,肆意排污是蓄意谋杀重罪。他说,官方新华网曾报道,山东有企业将污水用高压水井压至地下致水污染,不见监管部门有任何回音。

新华网还引用一个“e哥”话说:“这些无良企业如此瞒天过海、道德沦丧,果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企业如何排污,环保、安监等部门在例行检查中难道没看出猫腻?民众频频举报,媒体屡屡曝光,监管者咋就没去看看?是否当了睁眼瞎?”

文章说,要在网上公布肆意排污的企业厂长经理的姓名“公布其罪行”。“因为他们犯下的是谋杀罪,并且不是无心之过,是蓄意为之。他们头脑清醒、有行为能力,必须为他们的罪行承担责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