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专家:人民币是否准备挑战美元?


专家:人民币是否准备挑战美元?

专家:人民币是否准备挑战美元?

在美元近来持续贬值的同时,中国在加速储备资产多元化和人民币国际化方面动作频繁。人民币是否有能力挑战美元?中国是否有意愿挑战美元?两位美国专家对此表达了他们的看法。

美国财长盖特纳星期三在东京对媒体表示,维持美国和国际投资者对美元的信心,保持强势美元对美国经济健康至关重要。盖特纳还说,他认为,维持美元稳定地位和刺激美国出口并不矛盾。

过去一年里,盖特纳在不同场合多次做出过类似表述。尽管如此,在投资者避险情绪消退和美国政府财政状况恶化的驱动下,美元今年以来对主要货币持续贬值了大约百分之13。

在美元贬值的同时,中国采取了一系列被分析人士解读为挑战美元的动作。这些举动包括央行行长周小川有关设立超主权储备货币的建言、中国最高领导人对美元资产公开表达忧虑、使用人民币结算贸易的试点项目,以及中国和6个急需流动性国家签署的旨在绕过美元的货币互换协议等等。

中国是否正在向美元发起挑战?华府智库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费和中国项目研究员毛美莉(Melissa Murphy)认为,人们在谈到人民币地位的时候,往往把货币国际化和储备货币混为一谈。毛美莉说,中国政府在加速人民币国际化方面已经展示出清楚的意愿。但是,有关人民币挑战美元储备货币地位的说法渲染成分居多,事实依据较少。

她说,“使用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的确是人民币国际化众多步骤里面的第一步。但我们要记住,从这一步开始,直到人民币有资格成为储备货币之前,至少要10年时间。我们知道,人民币变成储备货币需要克服几个主要障碍,人民币现在不能自由兑换,而且也没有可自由兑换的时间表。中国还需要让投资者相信,它的金融系统是可靠的,长期经济前景是稳定的。”

毛美莉说,进入2009年后,中国加快了海外资产,尤其是能源资产的收购步伐。她认为,中国的用意之一,是将手中庞大的美元资产的一部分转移成更加稳定的长期战略资产。但是在双方贸易结构没有出现根本变化的情况下,这种储备多元化的努力对于削弱中国对美元的依赖只能起到非常有限的作用。

毛美莉说,“归根结底,鉴于美中两国经济结构的互相依赖,只要美国保持中国第一大出口目的地的地位,北京将用和支出美元同样的速度积累美元。从短期和中期来看,北京在投资美国债务工具之外没有其它选择。欧元和日元都没有足够庞大的债券市场来吸收中国的投资。”

美国财政部的统计数据显示,尽管中国购买美国国债的规模在今年四月出现环比下跌,但进入五月后,中国恢复了对美国国债的收购。毛美莉认为,中国将继续在购入美国国债的同时向美国释放储备资产多元化的信号,但这样做更多是出于在定价过程中占据主动的考量。

约翰霍布金斯大学尼兹高级国际关系学院(SAIS)资深客座教授、中国经济问题专家鲍泰利(Pieter Bottelier)认为,中国不仅缺乏挑战美元储备货币地位的能力,同时主观上也不具备这种意愿。

“如果一种货币被确立为储备货币,发行这种货币的国家政府将显著放松对经济的控制。中国的资本市场将被迫开放,中国政府将放弃对利率设定的控制,中国准备好这样做了吗?我对此表示怀疑。”

此外,鲍泰利指出,人民币一旦成为主要储备货币,就意味着中国需要承担经常账赤字来支撑资本市场的流动性供应和其它国家的国际清偿能力。而这显然不符合中国现阶段的经济现实。

中国人民银行星期三发表的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报告说,中国央行下一个阶段的汇率政策思路是根据积极主动、可控、以及渐进原则,在国际资本流动和世界主要货币汇率变化的指导下,改善人民币汇率的形成机制。

路透社的分析指出,中国央行的表态背离了过去一年里多次重复的维持人民币币值在合理和平衡的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的原则。路透社认为,中国央行意在暗示近期可能会结束2008年7月以来紧盯美元的策略,回到一篮子货币的指导原则下。

关键词:美元,人民币,储备货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