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何清涟:中国外储的阿喀琉斯之踵何在?


人民币与美元

人民币与美元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2016年新年伊始,中国政府对股市与汇市的管理引发了诸多批评。对于股市,中国证监会已经宣布停用“熔断机制“;但对汇市的管控不仅没有放松,反而逐步加强。究其原因,股市无非是影响外界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但人民币汇率却事关中国经济生死(央行是否破产),因为那保的不是汇率,而是保外汇储备3万亿的底线。

国际投资界难知中国汇市的痛脚

中国目前的外汇储备数据人尽皆知:从2014年6月最高峰值3.99万亿美元减少至2015年12月的3.33万亿,2015年净减少5000多亿美元。

国际投资界对中国汇市的批评集中于两点,第一,认为中国政府对人民币汇率的管制违反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货币篮子(SDR)时的承诺,会让IMF深感难堪。第二,认为政府对离岸市场干预过强,外管局近来密切审查一些帮助客户利用在岸和离岸汇率差异套利的银行,导致离岸市场与在岸市场的价差越来越大,在岸汇率在开年第一周为1美元兑6.59元人民币;离岸汇率是1美元兑6.68元人民币。

批评者是从自身利益来看待中国汇市,一个开放并允许货币汇率自由浮动并自由兑换的中国市场是个新的逐利之地。使用的理由似乎也没错。但是,从事实来看,IMF与中国政府都很清楚人民币入篮时究竟承诺了什么。

首先需要回放一下中国政府对IMF的“承诺”内容。2015年11月,在IMF修改标准批准人民币加入SDR时,中国政府只承诺了将来会实行人民币“清洁浮动” (clean floating),即政府不干预下的自由浮动。但这个“将来”在多久,中国政府并没有具体说明。加上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入篮前夕于《人民日报》公开放话,说为了应付来自外部的“金融攻击”,政府会对汇市保持干预,实行政府管理下的汇率浮动,这些公开表态,IMF驻京代表一清二楚。

如果人民币贬值压力不是太大,中国金融系统不存在巨额坏帐、债务过多等系统性风险,在北京看来,放开汇率也许风险不大。但从2015年6月以来,上述风险因素日益凸显,在履行对IMF的承诺与保护中国的金融安全之间,中国政府当然视金融安全为第一。

接下来分析中国政府为何要干预汇市尤其是离岸汇率。原因之一是人民币对内面临极大的通胀压力。2015年以前,人民币一直处在对内贬值与对外升值双重压力夹击之下。对内贬值的原因清晰,缘于中国从2009年开始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印钞机,这么多钞票投放市场,必然带来通胀压力,人民币贬值其实是其回归真实价值的过程,只能慢慢到位。原因之二是中国面临极大的资本外流压力。2012年之后,中国政府反腐力度加大、国内政治风险增强,每倒下一位高官就连带倒下几位富商。不少富人纷纷携资避居海外,导致外汇储备骤减。

中国3万亿外汇储备究竟还剩下多少?

从2015年8月开始,中国政府就不得不出售美国国债以兑付美元,12月份一个月内,中国以创纪录的速度消耗其美国国债,清算了约108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以努力去应付国内外汇市场的需要。这一点让国际投资界看到:中国数万亿外汇储备可能只是名义资产,早就被中国政府花往各处了。1月8日,彭博新闻社发布头条新闻,“中国发现其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不再像以前一样那么强劲有力了” (China Finds $3 Trillion Just Doesn't Pack the Punch It Used To)。

彭博新闻只要将主语改成“国际投资界”就行了,中国的外汇管理部门当然知道外汇储备花往何处。中国政府的外汇储备早就用于以下几个用途:

一是美国国债。中国央行照看的数万亿美元早就投向了美国国债等安全且流动性高的证券。据美国财政部数据,美国测算的中国所持美国国债在2015年10月份约为1.25万亿美元。但美国财政部还附加说明,称这个数据可能没有真实体现第三国账户代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

二是海外投资。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虽然未正式公布,但路透社在2015年中期预估,认为将首次超过1万亿美元,这1万亿当中,大部分是政府投资与国企海外投资。比如,丝路基金是中央政府竭力推进的对外投资项目,由外储对国开行、进出口行注资共达93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近6000亿元。这些投资在投资项目评估时,已经算过“政治账”和“经济账”,认为政策性利益与经济利益往往是一对矛盾,在一带一路的项目中,收获的只是政治利益,经济利益就在所不计了。

三是对外援助。中国援助海外非常大方,经常在免除发展中国家到期债务的同时,又定宣布开展新的援助。这些钱当然也需要从外汇储备当中支出。

外汇储备是央行负债,资不抵债意味破产

最后,回到一个中国政府与国人经常犯的常识错误上来,这个错误是:外汇储备是中国政府(或者中国人民)的财产。正确的答案是:外汇储备确实是中国央行拥有的资产,但这资产每一分都对应着相应的债务。因为外汇储备是这么形成的:涉外企业通过对外贸易赚了美元汇回国内,按央行的外汇管理政策,必须通过银行结汇,把美元交给央行,央行收到美元后付给企业等值的人民币,留下美元。留下来的这部分美元(欧元或者日元)就形成了央行的外汇储备。这个过程中,央行多了一项资产,即外汇储备;同时,也增加了一项负债——新发行的人民币。

简短概括,中国的外汇储备是中国央行利用外汇管理制度,从外贸出口企业结汇、在华外资机构、持有美元资产的个人手中“借”来的,其中每一分钱都对应着相应的债务。如今中国政府将这些外储用于购买美国国债、海外投资、对外援助,等于将借来的钱当自己的钱先花了。卖美国国债支付国内汇市上需要的美元,说明央行手中美元现钞不足;政府如果不出手对国内实行外汇限购,任由人们自由兑换,央行就可能破产。

中国政府输不起的汇市之战

尽管不少专家分析说,汇率下跌会带来出口利好,但出口利好见效缓慢,而汇率下跌带来的资本外逃压力则迫在眉睫。对当局来说,3万亿美元预先花出去这一致命弱点(阿基琉斯之踵),无论如何不能图穷匕首现。

目前,中国政府正在逐步收紧售汇政策,据1月8日路透社消息,中国国家外管局部分分局近日窗口指导辖内银行,要求加强银行代客售付汇业务监管,控制1月售汇总量,以加强企业和机构等蚂蚁搬家式购汇管理。大量查处地下钱庄。并且在京沪深等地,规定提取2000美元以上者,必须提前三天预约。部分银行甚至将提取额限定为超过1000美元即需要预约。1月14日外管局官员否定此说,称外管局从未出台过类似政策,“不排除个别银行由于自身美元现钞不足而进行一些管理”。这种澄清只让人想到,在必要时,全国各地银行都可以“自行其是”管理。

概言之,在国际投资界看来,中国外汇市场是个新的逐利之地,因此总在埋怨限制太多,要求达到IMF规定的开放标准;但在中国政府眼中,汇市却事关金融安全。汇率贬值对中国的真正威胁是资本外流,这不仅影响中国股市、房市上资本品的价格,让政府力挺股市房市的政策目标难以达成,还意味着实体经济层面的巨大去杠杆压力。

更有人预测,汇市将成为中国金融危机的触发点,将导致政权崩盘。这种想法过于幼稚,中国政府比外部人更懂得自己的弱点所在,正在采用各种措施防范风险。因此,这一预测的前提建立在中央政权一夜之间失灵这一基础上,如果相信北京政权一夜之间失灵,就可以相信这一预测。

卡夫卡写了一本《中国长城建造时》,试图解释中国古代建造长城的目的和原因,但他始终不能真正理解中国人为什么要建长城。对于中国人来说,长城的意义很简单,御敌,将一切危险的外来因素排斥于城墙之外。用长城意识来理解中国的汇市管理法则,就明白中国政府为何要控管汇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