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人民币国际化系列(3):红钞绿钞谁领风骚


作为一个贸易大国的主权货币,人民币在“国际支付货币”的道路上高歌猛进或不足为奇。然而,当中国人民银行开始在人民币尚不可自由兑换的状态下,力推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这便让西方媒体和分析人士在谈论人民币国际化的时候开始更多地使用“野心”一词了。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到底意味着什么?这又会对目前最重要的国际储备货币美元带来怎样的挑战呢?

人民币即将成为国际储备货币?

在今年3月举办的中国人民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PBoC-IMF)论坛上,中方再次敦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对此,IMF总裁拉加德回应说:“基金组织对此表示欢迎,并认为双方在这一方面持有一致的目标,会为此一道做出积极努力。”

SDR是IMF在1969创立的国际储备资产,其价值目前由包括美元(42%)、欧元(37%)、英镑(11%)和日元(10%)在内的一篮子货币决定。花旗集团新兴市场经济部首席经济学家大卫·鲁宾(David Lubin)指出,如果人民币被允许加入SDR货币篮子,这将意味着所有持有SDR的IMF成员国也都在国际储备里间接持有了人民币,更重要的是,这意味着“不可自由兑换货币不能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常规被打破,人民币从此正式具有了“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

IMF每五年对SDR进行一次审议,其董事会将在今年10月决定是否允许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自由使用”(freely usable)是评判 SDR篮子货币的最重要标准,根据IMF协议条款,它意味着该货币“在国际交易中被广泛使用”和“在外汇市场上被广泛交易”,但这两个条件在现实中并无明确的度量和定义,因此分析人士对IMF评估结果的预测众说纷纭。

根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的最新报告,今年2月,人民币在全球结算中的使用地位从先前的第五位下降到了第七位。分析认为,这可能影响中国争取加入SDR的项目进程。

力争国际化到底为哪般?

那么中国央行为什么要力推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呢?彭博资讯对此总结了七大动因,其中也不乏对人民币国际化整体意图的探讨:

一,让人民币获得与中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相适应的国际声望。另有分析认为,货币的国际声望在一定程度上也会衍生出某些政治权力。

二,降低中国从公司到政府的国际借债成本。理论上来说,由于国际市场对储备货币的巨大需求,国际储备货币的发行国可以以相对优惠的利率借款。

三,实现人民币的计价权。在国际贸易中,商品多以国际储备货币计价,尤其是石油等大宗商品目前几乎都只以美元计价。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潘英丽曾为《金融时报》中文网撰稿称,正是这种石油的美元计价制度捍卫了美元的价值尺度,成就并巩固了美元的主导地位,而中国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目标之一就应该是让人民币成为计价货币,从而帮助中国摆脱发展中国家的“原罪”,也就是摆脱国际贸易和对外筹资中的汇率风险,并在国际竞争中获得货币优势。

四,增加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中的需求。分析人士指出,各国央行将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会对各国公司释放出强烈信号,也就是在危机出现的时候,央行会使用人民币来干预市场,这将鼓励私营部门也更多地使用和持有人民币。国际需求的上升将带给中国诸多好处,其中最显著的就是“铸币税收益”,也就是说,当国际社会对人民币的需求很高的时候,中国政府便具有了某种“垄断权力”,它可以以很低的成本印制钞票,并以此换取商品和服务,而不用担心增发货币会造成人民币大幅贬值。

五,倒逼国内改革。为了赢得SDR席位,中国必须加快开放资本账户,并让人民币成为完全可兑换货币。同时国内的产业结构调整以及金融市场改革也必须加快,否则将无法应对资本账户开放后国际资本的需求甚至是冲击。

六,让IMF为中国已迈出的利率自由化等金融改革步伐背书。

七,改变现有国际金融格局,打破美元霸权,建立多级世界。

在这七条理由中,最引人关注的无疑是最后一条。《金融时报》不久前也刊文指出,人民币国际化将会扶持以中国为核心的国际金融秩序的建立,并挑战西方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所建立的制度。

人民币国际化对美国也是双刃剑

二战结束后,为了重建战后金融和经济秩序,44个国家的代表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公园”召开联合国和盟国货币金融会议,称为“布雷顿森林会议”。会议的结果是建立了两大国际金融机构,即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并且确立了“美元与黄金挂钩,成员国货币和美元挂钩”的可调整的固定汇率制度。虽然该体系在1973年宣告结束,但是这两大金融机构以及美元的核心储备地位却保留了下来。各国央行依旧大量持有美元用来进行国际清偿、平衡国际收支、稳定汇率。美元是国际外汇储备货币构成中占比最高的货币,也是跨境交易中使用最广的货币。不仅普通商品、金融产品、石油等大宗商品用美元计价和结算,就连各国的外汇资产、债务也是以美元计价的。于此同时,由于美国长期以来的经常账户逆差,美国在从全世界购买商品和服务的同时,也在向全世界“出口”美元。于是,不少分析人士指出,在后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美联储依然扮演着“全球央行”的角色。

历史上,美国凭借美元的主导力,在维护全球金融秩序等方面发挥了行之有效的领导力,也享受到了诸多如上文所述的,拥有国际储备货币以及国际支付货币所带来的福利。而人民币如果加入国际货币阵营,无疑将稀释美国在这些利益项上所享有的优势。于是很多分析人士认为,人民币和美元之间的冲突是无法避免的。

《华盛顿邮报》就曾刊文指出,如果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那些持有人民币的国家需要把这些钱投资在以人民币计价的金融产品上,比如人民币债券和股票。这样,以美元计价的金融产品的需求就会相应减少,首当其冲的就是美国国债,这将迫使美国政府提高国债的利率。

不过也有不少经济学家认为人民币国际化对美国来说也不全是坏事。彼特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荣退主任伯格斯滕(C. Fred Bergste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就曾表示,美元所扮演的过高的国际角色有时候也是美国的麻烦。

他说:“如果外国大量持有你的货币,他们也可以在任何时候卖出你的货币,这将给你的经济带来极大的压力。这曾经在20世纪70年代发生在美国身上,在美元危机中,人们大量卖出美元,推高了美国的通胀率和利率,加剧了美国的危机。这种现象在最近的金融危机中再度出现。因为中国以及一些别的国家买了大量的美元用来操纵汇率,他们又把这些钱投入美国市场,不断推高美国的货币供应,这让美联储很难在次贷危机中缩紧信贷。所以美元的国际角色对美国来说也是很昂贵的。”

另有学者指出,“全球央行”的角色实际已让美国不堪重负。举例来说,美联储在金融危机中采取的“量化宽松”被指责说向新兴市场投放了过多美元。但是当美联储开始逐渐退出量化宽松的时候,包括新加坡央行在内的各大机构又在指责美国此举损害了新兴市场的美元流动性,并称这将给依赖美元进行国际贸易的新兴市场带来动荡。

早在2013年就有美国学者指出,随着美国制造业的复兴和能源的独立,美国的贸易逆差势必会逐渐减小。这也意味着美国很难再像过去一样,向全世界,尤其是向新兴市场大量输出美元用以贸易结算,所以由人民币来扮演这一角色不仅是大势所趋,实则也为美国“减负”。

曾经对欧元的出现表示热烈欢迎的伯格斯滕认为,人民币国际化将为世界货币市场带来更多选择,更多的竞争性和灵活性,这些对美国来说是好事,对世界经济而言也是好事。

人民币取代美元?

目前世界上仍有41%的国际支付是以美元进行的,而人民币的比例只占不到2%。伯格斯滕认为,在使用规模方面,人民币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都很难对美元形成实质性的挑战。

他说:“我曾经很认真地研究过这方面的历史,我发现‘惯性’是很有力的东西。当英镑作为全球主导货币的时候,即便英国经济已经是世界经济中的一小部分了,英镑依旧在之后的50多年里扮演着实质性的角色。美元在国际市场中的占比在逐渐下降,但从大部分定义来讲,它依然占市场的60%左右。我认为这一占比会继续下降,但是会下降得很慢。”

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高级研究员,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国部和金融研究部主任的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 )指出,在过去的十几年中,美国经济在全球GDP中的占比在逐渐下降,但有趣的是,美元在国际金融中的角色却变得更强了,甚至在美国发生金融危机之后,美元作为避险货币的职能非但没有减弱,反而变得更为有力。

他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可以看到美元作为交易媒介和计价单位的职能会逐渐发生变化。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因为包括人民币在内的其他货币正在逐渐发展,用其他货币进行交易的成本也在降低,包括新兴市场在内的金融市场也在发展。所以我感觉从这些方面来说,美元的地位会逐渐下降。但是作为投资者所寻求的安全资产,美元的价值储藏职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无法被挑战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