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四中全会前极左派与习唱对台戏?(2)


2007年5月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王伟光会见英国外交官。王伟光现在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

2007年5月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王伟光会见英国外交官。王伟光现在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

在以“依法治国”为主题的中共18届四中全会召开前夕,被认为有左派色彩的杂志《求是》旗下的《红旗文稿》一再刊出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的文章,在中国党媒、学术界和舆论界引发激烈的论战。海外的分析人士认为,这不仅凸显了中共高层在意识形态上存在的严重分野和矛盾,也显示出内部权力斗争的激烈。

*胡平:论战反映中国的两个分裂*

评论员胡平参加美国之音电视节目(2006年3月9日)

评论员胡平参加美国之音电视节目(2006年3月9日)

《北京之春》杂志名誉主编胡平认为,社科院院长王伟光有关人民民主专政的文章所引发的激烈论战反映了当今中国两个严重的分裂。

他说:“一个是理论和实践的高度分裂,就是当局说一套做一套。另一个分裂就是理论本身的高度分裂。在官方文本里,这种说法和那种说法完全是互相矛盾。这个大家都已经是司空见惯。”

胡平举例说,中国的宪法和党章里面都提到以工人阶级为领导,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和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但是另外一些官方文本就直截了当的把工人阶级称为弱势群体,甚至很多地方还把工人暗示成社会不稳定因素。

*陈奎德:高层权力斗争激化*

评论员陈奎德(左一)和何频(左二)参加美国之音电视谈话节目(2006年11月17日)

评论员陈奎德(左一)和何频(左二)参加美国之音电视谈话节目(2006年11月17日)

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认为,中共上层主体基本上逃不出毛泽东和邓小平这两个话语体系,而在四中全会召开之前的这个关节点上,不同派别之间争夺话语权的激烈斗争也在公开化。

他说:“现在四中全会前夕,中共上层看来非常明显的权力斗争激化了,就是非常明显的派别站队也开始出现。”

这位研究中共理论的学者认为,由于预计四中全会进一步推出深化改革的措施,那么可能受到影响的一些人就会最后站出来,做最后的搏斗。而在另一方面,号称是无产阶级专政的中国统治阶级比大资产阶级还要资产阶级,因此重提阶级斗争对于那些在过去30多年的改革开放过程中积累了惊人财富的一批人来说将是非常危险的信号,所以双方的斗争出现激化。

*胡平:彼法治非此法治*

不过,《北京之春》的名誉主编胡平认为,“依法治国”与“人民民主专政”这两个不同的说法背后反映了提出者的一些不同倾向,两派之间的差别并不像他们想象出来的那么大。而对于当权者来说,他有自己的一定之规,不会受这些不同说法的影响,会继续沿用正统的意识形态话语,也会借助像“依法治国”这样的新话语为现在的政治目的服务,但是这些新的话语与人们一般人所理解的并不是一回事。

他说:“现在出现的这场争论之间,其实对掌权者来说,不管是人民民主专政还是依法治国,都满不是那么回事。他既不会照着所谓人民民主专政的定义去做,也不会照着所谓的依法治国的定义去做。”

*保守派并非要回毛时代,而是对邓加以修正*

画展观众观看邓小平画像(2010年5月,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画展观众观看邓小平画像(2010年5月,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胡平认为,在毛泽东和邓小平之间,相比之下,习近平更尊邓,其他的人也是以尊邓为主,但是毛的旗号他们一定是要的,因为这是他们正统的一个来源,而且无论否定前30年还是后30年都使他们现在无法立足,所以习近平在口头上一定要坚称这两个是统一的。

他说:“即便是现在党内比较保守的那一派,他们也未免真的愿意回到毛时代。我想这一点应该是非常清楚的。他们只不过更乐于对现在邓传统的一些做法做一定程度上的修正。”

胡平认为,在邓小平时代,党内不同的声音被压制下去,而现在没有人能够完全把这种不同的声音压得住,所以王伟光这样的话语就会时不时的冒出来。

*不停的拨乱反正*

陈奎德也认为,习近平集各种头衔于一身,反而表明他的权力是不稳固的。在他看来,对于当权者来说,以王伟光为代表的这种毛式话语体系对自己政权的安全是很不利的,因此会在不同派别之间搞平衡,而不是让某一方走得过远。

他说:“对邓小平式的拨乱反正再一次偏回到毛式,再一次拨乱反正这样中共内在的逻辑运动,我想它是不会停的,目前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关节点,也就是四中全会前。”

*高压政策显示权力未稳 难见庐山真面目*

警察和便衣守在中南海新华门旁边“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巨幅标语前(2013年11月7日)

警察和便衣守在中南海新华门旁边“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巨幅标语前(2013年11月7日)

陈奎德认为,习近平虽然反腐的力度和深度超过了任何一位前任中国领导人,但是在意识形态方面出现了向左摆的倾向,有某种再意识形态化以及在国际事务上再冷战化的趋势。在他看来,习近平是不得不走邓小平的路线,是想用邓小平式的方法来达到毛式保持政权的目标。不过,他认为,现在判断习近平究竟是姓毛还是姓邓还有点为时过早,因为在他还没有完全掌控权力的时候,他一定是要采取威权高压式的政策。

他说:“中共的基本规律就是,在上层权力斗争非常激烈的时候,它一般的社会政策一定是向左、一定是要压制社会的,因为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向国际社会、向中国国内表达一点缓和的、宽松的统治方式,因为这都会被对方抓为把柄,认为你是所谓的修正主义、投降主义。”

这位长期观察中国政治的分析人士说,一个领导人只有在面临巨大的危机而不得不做出选择的时候,才可能露出他的庐山真面目。

这一波争论由何而起?是谁先亮出了“人民民主专政”和“阶级斗争”的旧旗?请回顾报道的第一部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