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判刑反对派 俄进入政治严冬


2012年5月6日莫斯科的反普京示威中,左翼阵线队伍。(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2012年5月6日莫斯科的反普京示威中,左翼阵线队伍。(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两位知名俄罗斯反对派人士星期四分别被判处四年半徒刑。这两人被指控接受外国援助组织骚乱试图推翻政府。其中的一名反对派人士已宣布无限期绝食抗议政治迫害。分析人士说,俄罗斯的政治气候已是严冬,但对普京构成真正威胁的并不是这些反对派。

*指控组织罢工骚乱*


莫斯科城市法院星期四晚间宣判知名反对派人士乌达里佐夫和拉兹沃兹扎耶夫各四年半徒刑。法官在宣判书中说,这两个人接受外国资金援助,利用大选结束后一些民众的不满情绪企图在俄罗斯各地组织大规模反政府骚乱。

法官说,在2012年5月6日的示威中,乌达里佐夫挑拨示威民众同防暴警察冲突。他还计划组织示威者突破警察的封锁线,在克里姆林宫院墙里搭设抗议帐篷营地。法官列举的其他罪名还包括,两人利用手机短信,去全国各地旅行等招募抗议者组织反政府集会和罢工活动。

*法官重复检察官 门外示威*

旁听法院宣判的活动人士和媒体记者说,法官的判决书几乎是在重复检察官的指控内容。但检察官曾要求分别判处这两人6年有期徒刑。

法官宣判时,法院门外同时举行了支持这两人的反政府示威。莫斯科警方当天在法院附近和市中心都部署了大批警力。

*控罪依据电视报道 害怕颜色革命*

检察官指控这两个人的一个主要依据是俄罗斯独立电视台的一个长篇报道。这段被认为是依据俄罗斯安全部门资料而编辑的录像报道显示,这两名反对派人士同格鲁吉亚的一名国会议员会面接触,并接受数万美元的资金,以便在俄罗斯组织反政府示威活动。

这名格鲁吉亚国会议员目前被俄罗斯通缉。俄罗斯媒体指控他在一些前苏联地区国家组织煽动颜色革命。自从多年前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分别爆发颜色革命推翻旧政权导致亲西方的领导人上台后,普京当局一直认为颜色革命是主要威胁,对此非常重视并采取各种措施防范。

*官方宣传抹黑反对派*

两年多之前俄罗斯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活动后,由官方控制的各主要媒体,特别是电视媒体都集中火力对反对派人士和反政府示威进行了大量的抹黑宣传。独立电视台的这段录像被认为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一个报道。这篇报道指控反对派是外国势力的代理人,以及他们如何从国外获得支持,在国内制造不稳,破坏秩序。

*秋后算帐 数十人遭判刑*

在普京就职总统前夕的2012年5月6日,莫斯科市中心离克里姆林宫不远曾爆发大规模的反普京示威。示威者当时同防暴警察爆发冲突。在这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参与那次示威的大批反对派人士遭到逮捕,其他许多人被迫逃离俄罗斯在国外申请避难。

那次事件造成数十人被判刑。其中有的人已被特赦,有的人正在服刑。乌达里佐夫和拉兹沃兹扎耶夫是这起事件中最后一批被判刑的反对派人士。

乌达里佐夫和拉兹沃兹扎耶夫一案以及其他反对派人士遭判刑一直引起各方关注。在每一次反对派举行的各种集会中,都能看到听到要求释放政治犯,停止政治迫害的标语和口号。

*逮捕软禁 酷刑折磨*

去年3月莫斯科的一次反政府集会要求释放政治犯,一名示威者手举拉兹沃兹扎耶夫的头像。(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去年3月莫斯科的一次反政府集会要求释放政治犯,一名示威者手举拉兹沃兹扎耶夫的头像。(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乌达里佐夫和拉兹沃兹扎耶夫都来自反对派组织“左翼阵线”。乌达里佐夫是这个组织的一名领袖。一些俄罗斯媒体过去曾一度看好他是政坛上的一名新星,甚至讨论过他有可能成为俄共领袖久加诺夫的接班人。最近一年多来,乌达里佐夫一直被软禁在家,无法同外界接触。

拉兹沃兹扎耶夫在当局开始镇压时曾一度逃到乌克兰。但在基辅的联合国难民署办公室寻求帮助时被乌克兰安全部门逮捕,随后被转交给俄罗斯安全部门。拉兹沃兹扎耶夫说,他曾受到俄罗斯秘密警察的酷刑折磨和逼供。在亚努科维奇执政期间,乌克兰和俄罗斯安全部门曾密切合作。

*主张欧洲道路 曾是弱势群体代言人*

多年前莫斯科切尔基佐沃大市场曾被俄罗斯警察查抄,给华商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但当时在切尔基佐沃市场的其他国家商贩和俄国商贩也同样受到波及。拉兹沃兹扎耶夫曾组织过商贩工会同当局交涉,捍卫这些人的权益。

但拉兹沃兹扎耶夫表示,左翼阵线的许多成员都主张俄罗斯左翼势力不应仿效中国共产党,而是应走一些欧洲国家社会民主党的道路。

*否认有罪 绝食抗议迫害*

乌达里佐夫在2012年7月莫斯科市中心的一次反政府集会上发表讲话。(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乌达里佐夫在2012年7月莫斯科市中心的一次反政府集会上发表讲话。(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乌达里佐夫和拉兹沃兹扎耶夫两人都坚决否认他们曾接受外国的资金援助。两人都表示自己无罪。

乌达里佐夫的辩护律师帕乌佐夫说,乌达里佐夫已用绝食行动抗议政治迫害。

帕乌佐夫:“宣判后,现场的法警给他戴上了手铐。但乌达里佐夫宣布,为了抗议法院的非法判决,立刻开始无限期的绝食抗议活动。”

*律师:政治审判*

拉兹沃兹扎耶夫的辩护律师奥格拉诺夫斯基说,这完全是一次政治审判。

奥格拉诺夫斯基:“从开始到结束完全是一场政治审判。我们认为,法庭的审理根本不客观公正,法律辩护被挤到了一旁,我们肯定会上述。我们将上述俄罗斯最高法院和欧洲人权法庭。我们对在欧洲人权法庭打赢官司非常乐观。”

*普京民意高 抗议陷低潮 司法成工具*

但同两年前相比,普京总统的民意支持率最近几个月一直保持在最高水平。俄罗斯公报说,反政府抗议活动目前陷入低潮。特别是在克里米亚被吞并后,俄罗斯已不可能再发生两年前那样的左翼和右翼各种反对派势力联合在一起抗议示威的局面。因此法院没有判处这两个人更长的徒刑。

政治学者奥列什金说,类似的判刑反映了俄罗斯没有独立司法体系可言。法院已变成了当局的工具。

*学者:极端沙文民族主义 普京意想不到的威胁*

政治分析人士拉德基霍夫斯基说,主要反对派势力已被肃清,俄罗斯的政治环境目前是严寒冬季。整个社会都服从普京一人,这就是所谓的政治稳定。

但他警告说,乌克兰危机将使带有法西斯和沙文主义色彩的俄罗斯极端民族主义势力壮大。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正同乌克兰政府军交战的极端民族主义势力可能会获得真正的基地,支持和作战经验,这将成为普京意想不到的主要威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