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俄罗斯-东盟峰会为何不会提及南中国海问题


俄罗斯总理梅德维耶夫在参加东盟峰会后和俄罗斯与乌克兰游客合影(2015年11月22日)

俄罗斯总理梅德维耶夫在参加东盟峰会后和俄罗斯与乌克兰游客合影(2015年11月22日)

俄罗斯东盟峰会将于5月19日至20日在俄罗斯索契举行。日前,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峰会官方网站上发表了欢迎辞,大致勾勒出此次峰会的主题,即加深俄罗斯与东盟国家在经济上的合作,以及在亚太地区安全性问题上的合作。

普京强调的有关亚太地区安全性问题,指的是国际恐怖组织、极端主义武装、以及跨国犯罪组织。分析人士指出,备受瞩目的南中国海问题将不会出现在峰会的议事日程当中。

俄罗斯对东盟影响有限

东盟自成立后的将近50年以来,已经逐渐发展成为一个成熟稳定的经济共同体,各成员国在经济发展、文化交流和社会进步等方面达成了一致的共识。但是,对于一些影响到区域性稳定的外交和政治问题,东盟国家各自有各自的算盘,很难形成一股团结一致的政治力量。

东盟在促进成员国之间经贸往来的同时,也力求与在亚太地区起着重要作用的其他国家建立良好的关系。美国、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印度等国家都与东盟建立了定期的首脑级峰会制度,俄罗斯虽然也于1996年与东盟建立了对话伙伴关系,却是这些大国当中对于发展与东盟关系最漫不经心的,其结果也导致了无论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俄罗斯对东盟的影响都极其有限。

2014年,俄罗斯与东盟之间的双边贸易额为225亿美元,占东盟对外贸易总额的0.8%,只排在东盟贸易伙伴中的第8位,落后于中、美、日、韩,甚至不及与东盟发展关系较晚的印度。相比之下,中国是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2014年的双边贸易超过4800亿美元,是俄国的20倍。

俄罗斯与东盟第一次峰会于2005年12月在吉隆坡举行,第二次峰会是2010年10月在河内举行,此次索契峰会是第三次。相比之下,中国自1997年开始,每年与东盟举行一次首脑级峰会,至今已经举办了18届。

俄罗斯过去的战略重点在欧洲和中亚,自从克里米亚事件以来,俄罗斯遭到了欧美的制裁,才将战略重点向亚洲转移。然而,在过去的两年中,俄罗斯的亚洲支点主要集中在与中国的关系升级上。不过,最近,俄国内部批评普京过度依赖中国的声音越来越响,在亚洲其他国家中寻找“另外的支点”成为2016年俄罗斯对亚洲关系的新方向。为此,俄罗斯极力改善与日本的关系,继续拉拢韩国,此次大张旗鼓地举办与东盟的峰会也成为战略转移的标志。

俄罗斯能为东盟带来什么?

过去几年,俄罗斯的经济发展主要以对外能源出口为主。但是,能源问题对于东盟国家并非重要的战略考虑。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文莱、甚至缅甸基本上都能够能源自给,而其他东盟国家也早已凭借能源多元化战略解决了各自的问题。

俄罗斯在东盟关系最好的国家是越南,越南也是俄国在东盟国家中唯一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俄国的石油公司参与了越南海上石油开发的项目,并在石油开采设备和人员培训上为越南提供了帮助。不过,越南近来频频向美国示好,并加入了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这使得俄越的自由贸易协议显得微不足道了。

俄罗斯另一个吸引东南亚国家的是军工产品,这也是俄国力主同东盟国家开展防务合作的动机。2015年,俄罗斯在叙利亚战场上的表现赢得了广泛关注和赞誉,不啻为其军工企业做了一次极佳的广告。东盟国家中,越南90%以上的武器都采购自俄国,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尼也在近期开始购置俄罗斯的战机、潜艇、以及装甲车等产品。

此外,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学者巴乌纳·戴维(Bhavna Dave)认为,俄罗斯对西方国家利用民主和人权作为外交筹码的批评在东盟国家中会找到知音。但是,他也表示,俄国缺少一个长远的经济发展愿景和系统性的步骤,其国内投资环境的恶劣、巨大的基础设施挑战、以及与西方冲突带来的经济下滑,都使得俄罗斯与其自我标榜的全球性大国形象有所脱节,在现实中,不过是亚洲舞台的一个配角。

俄罗斯在南中国海的两难境地

4月14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就南中国海问题发表讲话时表示,克里姆林宫反对“第三方干涉”以及“试图将南中国海问题国际化”,坚持“只有有关冲突各方通过直接谈判解决纠纷。”他还强调,俄罗斯“不是冲突一方”,“不会对谈判进行干预”。

然而,拉夫罗夫的表态并非说明俄罗斯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已经完全站在了中国的立场一边。美国智库公司朗维尤全球顾问(Longview Global Advisors)的高级顾问杰里米·马克辛(Jeremy Maxie)近日在《福布斯》杂志上撰文,对俄罗斯的两难困境进行了分析。他认为:“俄罗斯将只会为北京提供有限的外交支持,并避免纠缠进任何潜在的军事冲突。与此同时,俄罗斯将通过深化与越南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同时在双边基础上,扩大与东盟国家军事和贸易关系,以平衡中国在这一区域的影响力。”

马克辛分析道,一方面,俄罗斯在对待国际仲裁法庭的态度上,与中国有着相似的立场。俄罗斯于2013年与绿色和平组织的抗议船只极地曙光号(Arctic Sunrise)在俄罗斯海域发生过冲突,被荷兰政府告上海牙国际仲裁法庭。俄罗斯不承认海牙法庭对该事件具有仲裁权,并声明不会接受法庭作出的任何决定。俄罗斯的这一态度与中国对待菲律宾在同一法庭申请仲裁的态度如出一辙。

然而,另一方面,俄罗斯并不想放弃作为一个大国在国际问题上的话语权,不想在亚太地区沦为次要角色,也不希望看到中国在这一地区形成一家独大的格局,尤其是自己的长期战略合作伙伴越南也是南中国海争议的一个当事方,俄罗斯不想支持一方而失去另一方。马克辛注意到,拉夫罗夫在乌兰巴托的发言中也提到,当事各方的谈判应该在联合国海洋公约的框架下,按照《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和《南海行为准则》(COC)的方针来进行。他没有提及中国方面的“九段线”主张。

马克辛认为,拉夫罗夫提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和《南海行为准则》,暗示着俄国支持东盟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作为一个整体参与到谈判当中。这与北京坚持的、与各个声索国进行一对一的双边谈判基调并不相符。

不过,至少在目前的情况下,俄罗斯不会因南中国海问题得罪中国。所以,在即将召开的俄罗斯东盟峰会上,南中国海争议不会被提到议事日程当中。但是,俄罗斯大张旗鼓地宣传这次峰会,也预示着克里姆林宫不想再像过去那样,漫不经心地对待与东盟的关系,而是开始认真经营俄罗斯在亚太地区的另一个支点。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