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俄首次举办苏共迫害佛教展


1945年苏共当局首次允许兴建的第一座寺庙,位于布里亚特首府乌兰乌德郊外。(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1945年苏共当局首次允许兴建的第一座寺庙,位于布里亚特首府乌兰乌德郊外。(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苏联共产党政权执政期间曾制造大规模红色恐怖,宗教更无法幸免。斯大林大清洗时对佛教的迫害程度远远超过任何其他宗教,佛教文化几乎全被摧毁。目前正在莫斯科举办的有关展览首次介绍和揭露了那段历史。

*迫害佛教远超其他宗教*

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古拉格博物馆几天前开始举办一个名叫苏共政权迫害佛教的展览。这个展览由古拉格博物馆和圣彼得堡的俄罗斯人种博物馆联合举办。展览以图片、实物、录像、音乐和复印档案文件等方式详细介绍了苏共政权当年如何摧毁整个佛教文化,在肉体上消灭喇嘛和僧侣。

俄罗斯佛学专家捷连采夫说,东正教和伊斯兰教当时虽然也遭受很大迫害,但仍然留下了一小部分教堂、清真寺和神职人员。但佛教文化却遭到彻底摧毁。当时苏联境内的200多个寺庙全被捣毁,2万多名喇嘛和高级僧侣全遭迫害,相当一部分人被处决,剩余的人被投入西伯利亚的集中营,多数人死在那里,幸存下来的仅有1千到1千5百人。

*妨碍集体农庄 对佛教下手*
学者捷连采夫(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学者捷连采夫(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捷连采夫说,由于佛教在苏联被当作小宗教,布尔什维克政权执政初期并没有对佛教感兴趣,不认为佛教对统治构成威胁。但当推行集体农庄政策时,共产党感到佛教成为阻力,挑战了执政党的权威,因此决定向佛教下手。

捷连采夫:“在佛教地区,喇嘛都是社会的知识阶层和社会上层,因此当农民们面临是否应该加入集体农庄这个问题时,他们就找喇嘛商量,听取喇嘛的建议,喇嘛因此成为当局的合法反对派。由于佛教和喇嘛能把民众凝聚在一起形成力量,消灭喇嘛和僧侣,也就能消灭共产党推行政策时来自民间的阻力。如果农牧民暴动的话,同样比较容易镇压,因为农牧民们失去了领袖和头脑,这就是为什么极力摧毁佛教的原因。”

*抹黑宗教 手段相同*

布尔什维克早在1923就下令把佛教和民众隔离起来,以便巩固共产党政权,控制佛教地区。接下来开始了无神论宣传攻势。展览中展出的当时讽刺和丑化佛教的漫画同当年抹黑东正教的漫画极其相似。

随后当局开始在经济上对佛教施加压力,比如不断加大针对寺庙和僧侣的税率。收税之高使喇嘛们不堪重负。

*处决藏医 禁佛教文化 30年代达高峰*

然后当局开始阻止佛教文化的传播,禁止同佛教有关的绘画、剧院,甚至藏医的活动。布里亚特一个区的50名藏医被捕后全部遭到处决。

苏共政权对佛教的迫害在1931年到1937年期间达到最高潮。最后一名佛教领袖在1937年被捕。

*迫害方式不同 图瓦共产党员象红卫兵*

捷连采夫说,在三个佛教地区中,布里亚特受迫害的程度轻一些。他70、80年代访问当地时,居民家里仍然可看到小的佛龛,当地幸存下来的喇嘛人数有500人。而同一时间在图瓦,看不到任何佛龛和佛教文化痕迹,当地的喇嘛仅有6、7个人。卡尔梅克人因为被指控叛国被斯大林集体流放西伯利亚,所以那里的佛教寺庙和文化全被摧毁。
展览中的一名参观者(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展览中的一名参观者(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捷连采夫说,布里亚特迫害佛教由俄罗斯人实施,布里亚特人为了保护本民族文化进行抵制,苏共政权因为害怕敌意加深,因此没有过分施压。但在图瓦,对佛教的迫害完全出自图瓦人之手。图瓦的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在莫斯科接受共产主义教育训练后返回图瓦,那些人如同红卫兵,而且他们了解当地社会,知道哪些人是喇嘛,哪些人同佛教关系密切,因此图瓦地区对佛教的迫害非常悲惨。

莫斯科东方学研究所的西藏和蒙古问题学者库兹明介绍了卡尔梅克人的遭遇。

库兹明:“卡尔梅克人从中国迁移到沙皇俄国后,尽管遭遇到许多挫折和困难,但总的来说,在没有发生共产党迫害佛教之前,他们生活得不错。”

*首次知道迫害历史 终于等到公开真相*

捷连采夫为展览撰写了介绍和说明。他曾在圣彼得堡的苏联宗教和无神论研究所担任过高级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是藏传佛教。由于工作关系,他在苏联时代走遍了卡尔梅克、图瓦、和布里亚特三个地区,也接触了一些保密档案资料。

他1978年在布里亚特地区访问,从幸存的喇嘛那里第一次了解到迫害佛教的历史,让他感到震惊,因为当时苏联在这个方面没有任何报道,因此他决定收集资料,等有一天把这段历史公开出来。

*监狱爆满 被杀被押只因信佛*
莫斯科布里亚特文化协会领导人杜加罗夫(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莫斯科布里亚特文化协会领导人杜加罗夫(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莫斯科布里亚特文化协会主席杜加罗夫说,不知道过去的历史,一个国家和民族就没有未来。一个人没有宗教信仰,这个人会对明天缺乏信心。他花了两个多小时看展览,尽管迫害佛教的历史从自己的父母和祖父母那里也听说过,但许多资料都第一次见到。展览中提到的一些布里亚特佛教领袖,甚至这些领袖的亲属他本人都知道。

他说,当年布里亚特首府乌兰乌德监狱中没有空位置,可见红色恐怖程度。许多人被杀或是流放西伯利亚并非因为他们做了任何坏事,就是因为他们信佛。

*展出历史真相*

杜加罗夫说,类似的展览应该让更多的年轻一代人参观,而且展览不应仅在莫斯科。

杜加罗夫:“如果这样的展览能在布里亚特、后贝加尔湖地区、伊尔库茨克州这些布里亚特人居住的地区展出,我们将特别高兴,人们也会对此非常感兴趣。”

杜加罗夫的太太在一旁补充说,最重要的是展览讲出了历史真相。

*俄藏传佛教热 首次展览*
人种博物馆的罗曼诺娃(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人种博物馆的罗曼诺娃(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作为展览的组织者之一,来自俄罗斯人种博物馆的研究员罗曼诺娃说,她的博物馆为这次展览提供了许多展品。

罗曼诺娃:“类似的展览在俄罗斯第一次举办。我们举办过有关佛教文化的展览,在莫斯科还举办过迫害东正教的展览,但迫害佛教的展览还是第一次举办。”

罗曼诺娃说,俄罗斯对佛教的兴趣越来越大。许多俄罗斯族人也成为佛教徒。她所在的圣彼得堡已把十月革命前的一所佛教寺庙重新恢复。

*公开信仰 享受宗教自由*
展览中的部分参观者(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展览中的部分参观者(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捷连采夫说,1945年后,苏共政权对佛教的迫害开始有所放松。当年允许在布里亚特兴建一所规模不大寺庙。但佛教复兴和信仰自由还是在戈尔巴乔夫执政之后。达赖喇嘛当年访问苏联时,除了众多信徒外,许多地方领导人也参加了达赖喇嘛的法会,这使人们相信宗教信仰完全自由。

捷连采夫说,因为担心受到克格勃的监视迫害,苏联时代人们都被迫隐瞒自己的信仰,甚至对子女也得保密,现在能享受宗教信仰自由,真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戈尔巴乔夫促佛教复兴*

展览的另一部分还介绍了藏传佛教进入俄罗斯的历史,佛教文化,以及戈尔巴乔夫执政后佛教的复兴。

展览还少量讲述了中国清朝灭亡后图瓦独立,成立图瓦人民共和国,以及在1944年最后加入苏联的历史。清朝把图瓦称为唐努乌梁海。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