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俄想关孔子学院 如此对待战略伙伴


俄罗斯托木斯克大学孔子学院举行的一场有关中国问题的讨论会,2013年11月。(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托木斯克大学孔子学院举行的一场有关中国问题的讨论会,2013年11月。(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虽然俄罗斯与中国关系不断密切,但孔子学院在俄罗斯却遭遇麻烦。俄罗斯检察官最近起诉孔子学院违法,要求关闭孔子学院并把这家中国官方支持的机构定性为外国代理人。俄罗斯媒体说,这是对中国软力量的强硬回答。

被告上法院


与中国相接壤的俄罗斯边境城市布拉戈维申斯克的法院最近决定受理检察官的起诉,将在8月4日开庭审理当地一家孔子学院违法一案。位于黑龙江另一岸,阿穆尔州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与中国黑河市隔江相望,中国人称之为海兰泡。

布拉戈维申斯克检察院认为,附属于布拉戈维申斯克国立师范大学的孔子学院违反了俄罗斯有关组建外国文化信息中心方面的法规。孔子学院必须以非商业机构的身份在俄罗斯注册,并要在税务机关登记。检察官要求停止孔子学院的活动,并把中国官方支持的孔子学院定性为外国代理人和非政府组织。

等同外国代理人

外国代理人在俄语中拥有为外国间谍和情报机构从事活动的含义。普京几年前再次当选总统后,俄罗斯国内曾爆发大规模抗议示威。亲俄罗斯的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也在一年多前被民众示威赶下台。在这一背景下,克里姆林宫为维持执政稳定,接二连三出台各种法律加紧对国内社会控制,外国代理人法就是其中之一。

许多俄罗斯活动人士认为,外国代理人一词带有歧视和侮辱内容,他们宁可关闭自己的组织,也不愿意在当局的强迫下以外国代理人的身份登记。外国代理人法成为当局打压人权团体和在俄罗斯活动的西方非政府组织的重要工具。

欧美从未发生 或是误会非官方立场?

俄罗斯与中国官方曾多次表态要对抗所谓的颜色革命,但俄罗斯以对付西方非政府组织和人权机构的手法对待孔子学院让人感到十分奇怪。

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的一名高级外交官对当地媒体表示,孔子学院是俄中文化交流合作的重要工具,越来越多的俄罗斯大学想与之合作。类似干扰孔子学院活动的做法无论在美国还是在欧洲都从未发生过。考虑到中俄两国关系前所未有的密切程度,限制孔子学院活动的举动让人感到莫名其妙。他认为,这可能是场误会和意外,并非俄罗斯官方立场,问题将得到解决。

威胁国家安全 有关闭先例

托木斯克大学孔子学院的办公室。(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托木斯克大学孔子学院的办公室。(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孔子学院在俄罗斯已开办大约20家,但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麻烦。雅库茨克地区的联邦安全局在2010年成功关闭了当地孔子学院。俄罗斯安全机构认为,孔子学院肩负向俄罗斯渗透中国意识形态以及从事经济扩张的任务,威胁到了国家安全。

关注中国事务的俄罗斯活动人士尼科里斯基透露, 2012年时,俄罗斯新西伯利亚市的检察官同样曾对当地孔子学院实施检查,并曾想关闭孔子学院,列出的理由同这一次非常相似,那就是:孔子学院的中文课程都收费,但却不交税。一些在孔子学院教书的中国人没有有关从事教学活动的资历证明和许可。但由于莫斯科中央政府干预,新西伯利亚市的检察官并没有把孔子学院告上法院,事情后来不了了之。

担心中国影响扩大

俄罗斯喀山大学孔子学院学生书写的汉字。(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喀山大学孔子学院学生书写的汉字。(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尼科里斯基说,俄罗斯国内很多人都支持孔子学院的中文教学活动。但也有不少人确实担心孔子学院不受控制,中国借此扩大影响。

尼科里斯基:“反对孔子学院的这些人他们首先认为,孔子学院主要所从事的不是中文教学,而是渗透中国共产党文化和意识形态,比如不允许讨论西藏问题,法轮功,中国持不同政见者等。此外,不少人还担心,中国利用孔子学院这个工具来培养俄罗斯年轻人,使年轻一代的精神世界亲北京。”

回应中国软力量 排外牺牲品

尼科里斯基认为,这场风波也显示了在俄罗斯今天的政治气候下,孔子学院正成为牺牲品和人质。由于同西方对抗使俄罗斯变得孤立,国内许多人日益拒绝和反感外部世界和外国文化,因此孔子学院和其他西方国家的文化中心一样被一视同仁看待,都被当成外部势力,在这方面中国同其他别的西方国家没有区别。

俄罗斯媒体评论说,孔子学院被一些人看成是中国部署在国外的特洛伊木马。孔子学院肩负着宣传中国文化和扩展影响力的任务,同时也是中国软力量的代表。针对中国的软力量,俄罗斯检察官这次做出了强硬回答。

校方力挺孔子学院

布拉戈维申斯克国立师范大学与中国黑河大学2007年签订协议共同组建了这所孔子学院。布拉戈维申斯克国立师范大学国际教育合作部主任兼孔子学院院长库哈连科否认孔子学院的活动违法。他解释说,孔子学院是他们大学的下属机构,并非中国的文化信息中心。因此,不应被定性为外国代理人。他认为,孔子学院被指控宣传中国文化,但他们并没有参与政治活动。

库哈连科说,检察官在3月份对孔子学院实施了检查,不满孔子学院的中国教师中,有的人缺乏没有刑事犯罪的证明,以及在俄罗斯精神神经防治所登记的证明,但他们随后在两个星期内已把有关文件补齐。

俄边境居民对中国有好感?

活动人士尼科里斯基说,边境城市布拉戈维申斯克同中国交往频繁密切,中文应该在当地有市场。

但他注意到,自从孔子学院遇到麻烦后,仅有当地大学的官员出面表态支持孔子学院,而大学生或是普通民众迄今都保持沉默。如果这些边境地区的居民真的对中国有好感,他们为什么不能挺身出面为孔子学院辩护?这种现象让人深思。

对中国失望 态度转变

尼科里斯基说,西方制裁后,俄罗斯转向中国,许多人原本期望能从中国获得好处,在俄罗斯遇到困难时能得到中国的帮助。但结果并非如此,许多人因此失望,更有人乐见孔子学院遭遇不顺。

尼科里斯基:“总的来讲,俄罗斯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改变。这首先表现在人们觉得没有得到中国的帮助,以及当局当初承诺的众多好处,许多人不再认为两国友谊将有美好未来。最近,对这种友谊的批评声音开始增多,甚至一些支持克里姆林宫的人也加入了批评行列。”

形势如何发展引人关注

尼科里斯基说,许多人觉得,同中国拉近关系仅使坐在莫斯科的一小撮人获得了好处,多数人其中包括边境地区都与此无缘。很可能是地方上的检察官决定起诉孔子学院。莫斯科中央政府这次是否将出面干预,地方上将如何回应都值得观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