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俄罗斯新一代异议人士逃往西方


普京去年五月再次就任俄罗斯总统后,在俄罗斯实行新保守主义。新一代的俄罗斯异议人士处境困难。

去年五月,俄罗斯人抗议普京宣誓就任总统。防暴警察冲进静坐的示威人群中,身穿黑色外套的是示威活动领袖莱昂尼德.拉左扎耶夫. 普京上台后,他和其他18名示威者受到指控。拉左扎耶夫后来在乌克兰向联合国申请难民身份。但是有一天,在基辅,他离开这家律师所去买咖啡,然后就失踪了。

拉左扎耶夫再次出现是在莫斯科,在从监狱被押往法庭的路上,他大声呼喊:“告诉人们,我被刑讯,他们说要杀害我,我被他们折磨了两天,我在乌克兰被绑架。”

基辅活动人士马克西姆.布特科维奇说,这是一个不祥的警告。“这向企图在乌克兰获得庇护的人们发出了一个非常清楚的信号,那就是对寻求避难者和难民来说乌克兰并不是一个安全的国家。”

在莫斯科,尤丽娅.拉左扎耶娃担心她丈夫的安全,拉左扎耶夫现被关押在西伯利亚中部伊尔库次克的看守所里。

女:“我非常担心他的生命安全,伊尔库次克的拘留所是最严酷的。他们在心理和肉体上对犯人进行折磨。感谢上帝,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遭受身体上的虐待,但那里是一个严酷的看守所。”

俄罗斯迫害异议人士,其魔爪远过乌克兰。参加过抗议活动的导弹工程师亚历山大.多尔玛托夫在荷兰当局拒绝了他的避难申请后,上个月在荷兰的一个看守所自杀。多尔玛托夫的母亲说,俄罗斯特务告诉他的儿子说,他将受到叛国指控。

另外一个逃亡在外的抗议者安娜斯塔亚.莱巴金科目前在爱沙尼亚读大学。她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说:”我不担心自己的安全,不担心会像拉左扎耶夫那样遭到绑架。爱沙尼亚是欧盟成员国,我认为,俄罗斯不能从这里绑架我们。”

爱沙尼亚的俄罗斯流亡者社区不断扩大,当地的另一名俄罗斯流亡者苏林.卡扎利安也觉得安全,但是他说,俄罗斯不会有大的变化。他说:“除非普京的制度垮台,否则我是回不去的。”

要么被关进西伯利亚的监狱,要么流亡于西方国家,这就是俄罗斯异议人士在沙皇和前苏联时期的遭遇, 在普京的统治下, 俄罗斯异议人士仍旧只有这两种选择。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