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害怕乌克兰抗议传播 俄立法防备


社交网站已成为俄罗斯和乌克兰民众串联上街抗议的主要工具。在去年普京就职总统前夕的5月6日莫斯科大规模反政府抗议中,一名示威者在防爆警察前手持脸书旗帜。(美国之音 白桦拍摄)

社交网站已成为俄罗斯和乌克兰民众串联上街抗议的主要工具。在去年普京就职总统前夕的5月6日莫斯科大规模反政府抗议中,一名示威者在防爆警察前手持脸书旗帜。(美国之音 白桦拍摄)

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站在俄罗斯的反普京示威,特别是目前的乌克兰反政府抗议活动中扮演着关键角色。但俄罗斯最近立法,将关闭那些呼吁和组织未经批准的示威集会的网站。而利用互联网以及媒体鼓吹分裂国家的行为也将受到刑事处罚。分析人士说,普京政府害怕乌克兰的抗议活动将传播到俄罗斯,相关法律可能成为加紧社会控制,特别是打压反对派的工具。


*分裂国家言论将受处罚*

俄罗斯下议院国家杜马在这个周末通过了两项有关控制示威集会和打击分裂国家言论的新法律。新法律将在明年2月生效。

其中的一个新法律内容包括,通过互联网和新闻媒体传播分裂国家言论的人将面临480个小时的强制性劳动,或是被判处5年的监禁。那些公开鼓吹分裂国家,危害国家领土完整的人将判处3年监禁,或是300个小时的强制劳动,或是30万卢布,相当大约1万美元的罚款。

*因言获罪*

俄罗斯的一名知名记者两个月前曾评论中国在俄罗斯,以及前苏联国家的影响力日益增大,如果继续保持这一趋势,未来的俄中边界可能以欧亚大陆的分界线乌拉尔山脉划分。

另一名俄罗斯学者最近批评亲克里姆林宫的能源巨头在北极开采石油,以及俄罗斯加强在北极地区的军事存在。他认为,历史经验表明俄罗斯的这些举动只能使纯净的北极生态被糟蹋,因此他呼吁北极应该被国际社会共同拥有。

俄罗斯媒体说,如果套用刚刚通过的新法律,这两人都会因为各自的言论被定罪。

*阻挠民众利用互联网串联示威*

国家杜马通过的另一项新法律试图限制民众通过互联网串联和组织未经当局许可的大型集会和示威。这项法律提到,在未经法院批准的情况下,检察官和副检察官可根据投诉关闭那些煽动极端主义,鼓吹民族仇恨,以及呼吁骚乱和组织未经批准的大规模示威活动的网站。

*法案起草人为毒杀嫌疑人*

这项法律的起草者之一、杜马议员卢戈沃伊说,推动他起草有关法律是因为几个月前在莫斯科南部爆发的带有民族主义色彩的骚乱。那次骚乱就是通过一家俄罗斯主要搜索引擎的网站串联发起的。那次骚乱的导火索是一名阿塞拜疆青年在争执中用刀刺死了一名俄罗斯青年。

议员卢戈沃伊曾在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服役。以激烈批评普京闻名的叛逃特工利特维年科几年前在伦敦被人用放射性毒药毒死后,英国警方认为卢戈沃伊就是那次毒杀事件的嫌疑人之一。

*反对派:新法限制言论 网络自由度降低*

俄罗斯反对派人士认为,杜马通过相关法律除了将限制人们的言论自由,使俄罗斯互联网的自由度再次降低外,新法律将成为阻挠民众上街抗议的工具。

反对派活动人士科兹洛夫斯基说:“通过这些法律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打压反对派。他们非常了解反对派的组成、反对派的成员、反对派想计划举行的活动,以及各个反对派组织之间的关系。为了打击极端主义,反对民族仇恨而关闭网站,这仅是个借口。”

*避免乌克兰抗议活动在俄发生*

政治学者马卡尔金说,当局利用相关法律不仅能打压带有激进色彩的反对派,那些对政府持温和批评立场的人士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民主派政党亚博卢集团领导人米特罗辛说,乌克兰的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让普京政府害怕,当局正采取措施来避免类似乌克兰那样的抗议活动在俄罗斯发生。

*不会全部封网 未必走中国白俄道路*

但来自亚博卢集团的反对派人士鲍利沙科夫说,普京仍然对外对内宣称俄罗斯是民主国家,普京周围的权贵们也不愿意外界把普京政体看成是极权体制,在控制互联网方面,俄罗斯未必能完全走中国或是白俄罗斯的道路。

鲍利沙科夫:“同俄罗斯相比,白俄罗斯干脆就不想塑造一种民主国家的形象,卢卡申科也毫不掩饰他的体制就是专制独裁政体,但俄罗斯的普京政权不管怎样还是需要民主自由的外表包装。因此在白俄罗斯发生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时,特别是在总统大选后,当地的有关网站,反对派的网站全部被关闭,人们无法获得信息。但在俄罗斯,类似的情况至今还从未发生过。所以有关法律会产生哪些影响,还有待观察。”

*网民可绕过法律 新法效能或打折扣*

俄罗斯的一些网络人士认为,在串联鼓动示威集会时,网民们可以使用许多网站,因此他们怀疑当局手中是否有足够的资源来监控然后关闭数量庞大的各种网站。

国家杜马的反对派议员古德科夫说,网民们可以有许多办法绕过有关法律。比如不直接提参加示威集会,而是在网上呼吁串联上街去散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