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暗杀影响扩大,反普京浪潮正在酝酿


涅姆佐夫遇害后,莫斯科市民纷纷前往出事地点悼念。(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涅姆佐夫遇害后,莫斯科市民纷纷前往出事地点悼念。(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反对派说,他们不会因为涅姆佐夫遇害而被吓到。反对派酝酿在下个月举行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活动。与此同时,反对派领袖涅姆佐夫的助理透露,涅姆佐夫遇害前正在调查大批俄罗斯士兵在乌克兰东部丧生事件。涅姆佐夫遇刺时幸存下来的女友也受到了威胁,乌克兰警方已开始提供保护。

纳瓦尔尼出狱 抗争持续

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在2012年莫斯科的一次反政府示威集会上。(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在2012年莫斯科的一次反政府示威集会上。(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在反对派领袖涅姆佐夫遇害一周后,涅姆佐夫的支持者和其他反对派人士表示,他们不会被这起政治恐怖行动吓到。另一名批评普京,因为在莫斯科地铁中呼吁民众上街抗议而遭到行政处罚监禁15天的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星期五获释。他走出监狱后说,反政府抗议活动将持续下去。

纳瓦尔尼:“我们的活动绝不会有任何改变。我们不会退让,更不会降低抗议势头。杀害(涅姆佐夫)的这起恐怖行动并没有达到目的。我相信,这起恐怖行动没有把我吓到,我的支持者们也不会被吓到。”

反对派:普京体制害人害国

纳瓦尔尼说,他要前往涅姆佐夫的墓地献花哀悼。纳瓦尔尼被监禁期间曾提出参加涅姆佐夫的葬礼,但遭到俄罗斯法官的拒绝。

涅姆佐夫的一名支持者在他遇害的大桥上手举标语:英雄不死。(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涅姆佐夫的一名支持者在他遇害的大桥上手举标语:英雄不死。(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涅姆佐夫的支持者查理科夫说,反对派已决定在4月19日,也就是涅姆佐夫遇害40天之际发动新的大规模反政府示威。他呼吁更多的人参加这次抗议活动。另一名反对派人士,记者雷克林说,涅姆佐夫遇害使俄罗斯变成了另一个国家。普京体制不仅杀害反对派人士,同时也在杀死整个国家。

害怕监听 手写细节

涅姆佐夫的助理绍林娜最近透露,涅姆佐夫遇害前正在调查大批俄罗斯空降兵在乌克兰东部丧生事件。涅姆佐夫准备同他的支持者为此发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调查报告。调查报告计划印刷一百万份。

绍林娜说,涅姆佐夫遇害当天同她讨论有关问题时,由于害怕监听,涅姆佐夫特别在几页纸上书写了一些细节。来自伊万诺沃州第98空降旅的17名俄军士兵在乌克兰东部被打死。但当局并未信守承诺向家属支付事先允诺的赔偿金。一些丧生士兵的家属在感到被欺骗后主动同涅姆佐夫联络。涅姆佐夫也曾计划前往离莫斯科不远的伊万诺沃州想说服这些家属召开新闻会公布真相。

普京当局一直否认在乌克兰东部有俄罗斯军人参战。许多丧生士兵的尸体被运回俄罗斯后被秘密埋葬。丧生士兵的亲人们也受到警告和威胁不许向外界公布消息。涅姆佐夫的调查报告显然将会让普京总统非常难堪。

担心人身安全 拒绝俄保护

与此同时,涅姆佐夫遇害一案的关键证人,他的女友杜利茨卡娅正受到不明身份人士的威胁。乌克兰总检察长绍金说,他已下令为此调查并为杜利茨卡娅提供保安。绍金说,身为乌克兰公民的杜利茨卡娅从莫斯科返回后目前住在基辅郊外的父母家中。

3月1日莫斯科的悼念涅姆佐夫大游行,参加者手举标语:我不害怕;我将抗争。(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3月1日莫斯科的悼念涅姆佐夫大游行,参加者手举标语:我不害怕;我将抗争。(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涅姆佐夫遇害时正同杜利茨卡娅走在红场旁的大桥上,俄罗斯警方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禁止杜利茨卡娅同外界接触。甚至乌克兰总领事经过一番艰苦努力后才勉强能见到杜利茨卡娅。涅姆佐夫的律师普罗霍罗夫说,做为友人,他亲自陪同杜利茨卡娅从莫斯科返回基辅,因为杜利茨卡娅担忧自己人身安全,拒绝了俄罗斯给她提供保安。普罗霍罗夫说,杜利茨卡娅同涅姆佐夫已交往三年,周围人都知道两人关系。杜利茨卡娅因为自己最爱的人在眼前被杀害受到巨大精神刺激,目前正寻求心理医生帮助。

家属友人发言

涅姆佐夫的大女儿,目前是俄罗斯一家商务电视台主持人的然娜说,迄今为止,当局的案件调查人员没有同家属进行过任何联系。家属们都不相信官方对案件的解释。她说,因为父亲诚实清白,当局找不到理由把涅姆佐夫逮捕下狱。杀害涅姆佐夫是对他从事政治活动的报复。

涅姆佐夫的友人,上个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著名政治人物波罗沃伊说,涅姆佐夫遇害前几个小时,对他的跟踪监视可能被临时撤销。克里姆林宫和俄罗斯安全部门大约有十多人有权下达类似的命令。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