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俄罗斯缺席核安全峰会引关注


美国安保人员在华盛顿会议中心召开核安全峰会的第一天在大会入口处站岗 (2016年3月31日)

美国安保人员在华盛顿会议中心召开核安全峰会的第一天在大会入口处站岗 (2016年3月31日)

在5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领导人聚集在华盛顿参加核安全峰会的时候,一个核大国的缺席格外引人瞩目。这个国家就是俄罗斯。美国官员对俄罗斯的决定表示遗憾,但是试图淡化它的影响,并且说这是俄罗斯自己失去了一个机会。

核安全峰会是奥巴马总统2009年在布拉格演讲中所启动的一个程序,最终目的是为了实现一个无核化的世界。作为一个主要的核大国,俄罗斯参加了从2010年开始的三次核安全峰会,但是决定抵制这次峰会。

在这次峰会前对媒体举行的吹风会上,美国白宫官员被多次问到俄罗斯的缺席对这次峰会以及在核安全问题上的合作会造成什么影响。

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罗兹(Ben Rhodes)在一个电话会议上做出了这样的答复:“我们认为,俄罗斯不在高级别进行参与的决定首先是俄罗斯一个失去的机会。他们以往从核安全的合作与不扩散中获取了巨大的利益。他们一直是消除危险材料的一个伙伴。由于P5+1与伊朗所达成的协议,俄罗斯也是推动核不扩散的一个伙伴。坦率的说,他们所做的是通过不参加峰会孤立自己,就像他们以往所作的那样。”

不过,罗兹也表示,美国与俄罗斯在涉及核安全的问题上有在持续进行的合作。他说,鉴于美俄两国所拥有的核材料的数量,以及美国在一些前苏联国家所展开的合作,全世界看到并知道美俄两国在核安全问题上有继续的合作是非常重要的。

奥巴马总统的特别助理、国安会负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恐怖主义与减少威胁的高级主任霍尔盖特(Laura Holgate)在峰会前举行的一个吹风会上表示,她对俄罗斯当初决定不参加核安全峰会的预备会议以及峰会本身感到遗憾。

她说:“这个团体取得了很多进展,俄罗斯以前也是这个进程的一部分,尽管我认为,可以说俄罗斯没有利用这次峰会来凸显他们在这个方面的工作。他们选择其他的渠道来这样做。我们的确认为,这是推动在重要的核安全优先问题上获得成功而采取更加积极行动的一个独特的机制。”

这位参加了叶利钦总统1996年主办的全球第一个核安全峰会的美国官员说,希望俄罗斯继续认同这样一个看法,即确保核材料的安全与打击核恐怖主义是值得世界各国领导人倾注个人关注的优先问题。

美国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研究执行主任萨莫尔博士(Gary Samore)曾经是奥巴马总统军控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事务的白宫协调员。他认为,俄罗斯因为与美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分歧而抵制这次峰会。但是他说,俄罗斯的缺席对这次峰会影响不大。

他说:“我本来担心俄罗斯抵制这次峰会会影响到其他国家参加这次峰会的意愿,尤其是中国,但是我没有看到任何这样的证据。事实上,在民用核能领域,中国与美国进行了出乎意料的合作。 ”

萨莫尔说,北京对与美国进行和平核合作有很大的兴趣,包括从美国的出售商那里购买核能反应堆以及与美国合作开发更为先进的核反应堆来发电。

在他看来,俄罗斯缺席峰会其实损害了它自己的利益,因为它在这个领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