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从索契到平昌 冬奥会下一步是中国?


在索契冬奥会闭幕式上,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把奥林匹克旗帜交给韩国平昌市市长李熙来。(2014年2月23日)

在索契冬奥会闭幕式上,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把奥林匹克旗帜交给韩国平昌市市长李熙来。(2014年2月23日)

俄罗斯索契与韩国平昌,这两个相隔遥远的城市其实并不陌生。


将近七年前,两市曾激烈争夺2014年的冬季奥运会主办权。最后获胜的是俄罗斯度假地索契,不过韩国平昌的支持者锲而不舍,终于挫败慕尼黑,拿下了2018年冬奥会的主办权。

美国乔治城大学教授车维德(Victor Cha)说,当年,平昌争办奥运的策略是强调奥运会如何能够帮助改善朝鲜半岛的关系,这可能是它输给索契的一个原因。

他说:“国际奥委会不想被放到这样的位置,不想被人告诉:如果把奥运主办权给或者不给某个城市,是关系到与朝鲜政治和解程度的大事。”

虽然索契和平昌有过竞争的历史,不过两市的官员联袂出席了索契冬奥会的闭幕式,传递了奥利匹克旗,象征下届冬奥会主办权的移交。

*平昌应比索契问题少*

分析人士说,随着平昌冬奥会的临近,人们在索契冬奥会开幕前关注的很多问题,又会浮现在脑海。韩国社交协会(the Korea Society)副主席史蒂芬·诺尔波(Stephen Noerper)说,尽管如此,在2018年冬奥会期间,对某些问题的反应可能不会像索契奥运那么普遍。

他说:“显然,这些问题包括政治自由化和民权自由、释放政治犯以及对基础设施建设、腐败的担心,还有奥运会的成本,索契奥运一般估计耗费了500亿美元。”

专家们提到,平昌市目前计划拨出的预算是20亿美元,不过他们相信,韩国要划出经费,用于KTX高速铁路系统等项目,因此费用肯定不止20亿。

车维德说,奥运会将给韩国一个机会,让东道国能够展示它的最新科技发展,并树立一个现代韩国的形象。

“对任何主办国家和城市来说,这都是一个国家愿景和国家认同感的指标,”车维德说,“这些运动会成为界定国家发展或者国家发展某个特定阶段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式。”

分析人士说,在东亚国家韩国为2018年平昌冬奥会做准备之际,如果有任何重大问题,那可能也与基础设施无关。和索契不同,平昌已经有很多设施可以用于奥运会。

*朝鲜因素*

车维德说,批评者的主要焦点可能甚至不会对准韩国,惹人注意的更可能是北面的朝鲜。

“放大镜将向北移,国际社会可能会关注朝鲜对人权的践踏,”他说,“尤其是如果达成某种安排,或者派出某个联合团队,或者让北边主办某些赛事。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认为,对朝鲜的压力就会变得很大。”

朝鲜半岛事务观察人士说,虽然过去南北双方讨论过联合组团参加奥运,但平昌冬奥会的组织者还没有正式讨论这种可能性,也不大可能联合组队。除了韩朝政治分歧外,双方在如何组建联合团队的问题上无法达成妥协。

分析人士说,朝鲜方面建议过实行配额制,由南北双方派出人数相等的队员参加联合团队。而韩国则希望实行量才录取,让运动员参加选拔赛,不论原籍如何,成绩最好者加入团队。

根据官方网站,有71名韩国运动员参加了2014年的冬季奥运会,而朝鲜没有一名运动员参加。韩国从索契摘回了八枚奖牌,包括三枚金牌。

诺尔波解释说,在参加奥运会时,国家认同感对多数运动员都有重要意义,可是当韩国人试图在奥运政治中摸索的时候,局面就变得复杂了,就算决策不涉及南北韩关系,也是如此。原名安贤洙的速滑名将维克多·安(Victor Ahn)就是一个例子。

*早晚会在中国举行?*

奥运会是激发国家自豪感的时刻,也是让世界各国抛开分歧走到一起的时刻。车维德注意到,国际奥委会希望在过去不太重视的地方筹办赛事。

“你可以打赌今后某一年冬奥会将在中国举行,因为国际奥委会希望把冬奥会扩展到传统区域之外,”车维德说,“所以,人们肯定会在亚洲地区看到更多的奥运会。显然,国际奥委会到索契和平昌这样的地方去办比赛,是丢掉旧的,选择新的。”

根据平昌2018冬奥会的官方网站,下一届的冬奥会口号是“新地平线”,这也反映了让冬奥会扩展到全球的设想。

国际奥委会说,希望平昌冬奥会能够让亚洲年轻一代见证冬季体育运动的力量,并且留下经久的影响,为未来的发展创造前所未有的潜力。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