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斯诺登隐身莫斯科


斯诺登泄露美国国家安全局情报受到举世关注后逃到莫斯科。美国之音记者布鲁克报道说,斯诺登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正在像影子一样生活。

莫斯科最著名的美国人爱德华•斯诺登在俄罗斯很快就将六个月了。到目前为止,斯诺登还没有亲自会见记者,也没有同广大公众见面。

斯诺登同外界人士的三次会见,都是精心导演的与同情者的会见。已经发表的两张模糊照片,一张是这位在逃的美国情报泄密者在一家超市外面,另一张是他在莫斯科的一座桥上。

斯诺登的律师安纳托利•库彻仁纳说,斯诺登11月1日开始上班,但是他没有透露斯诺登的工作地点。库彻仁纳是俄罗斯主要的国内情报机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的监管会成员。

研究俄罗斯情报机构问题的专家安德烈•索达托夫认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精心掌控着斯诺登在俄罗斯境内的生活。

他说:“问题是,假如你的身边只有库彻仁纳这样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人员,你就会依赖他们向你所提供的信息。”

斯诺登今年八月获得庇护来到俄罗斯,条件是不得破坏莫斯科和华盛顿的关系,斯诺登在莫斯科不得举行记者会。斯诺登说,已在六月份飞到莫斯科前将所有盗窃的电脑文件交给了同情他的有关记者。

但是索达托夫指出,有关美国间谍活动的不断报道,进一步强化了克里姆林宫的对外政策目标。 他说:“这是一场非常机智的游戏。”

对美国间谍活动的揭露,在华盛顿和欧洲关系之间打入了一个楔子。法国和德国被广泛的监听活动激怒。对其他有关间谍活动的揭露,打乱美国同墨西哥和巴西这两个拉美主要经济推动力国家的关系。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主任迪米特鲁•特伦宁说,世界各国领导人要么对正在进行的间谍活动的程度过于天真,要么假装进行抗议。1980年代,特伦宁供职于驻东德苏军,负责密切监视美国的合作伙伴西德。

他说: “坦率地讲,在这个世界上,人们监视对手,但是同时也搜集盟友情报。这就是这种游戏最古老规则之一。美国自1945年以来就驻在德国,1945年以来美国政府希望准确了解德国政府的想法。

特伦宁等表示,许多人已经忘记,或者没有意识到情报搜集的范围是很大的。 他说:“假如俄罗斯政府没有搜集同俄罗斯有关的所有国家的情报,我会非常生气。”

索达托夫担心,斯诺登为所谓透明而进行的斗争将会引火烧身,他说,这种揭露行为已经加强了俄罗斯和中国这类集权国家的力量。这些国家试图关闭全球网络的信息自由流动,并且建立由“国家控制”的壁垒高墙。

索达托夫谈到斯诺登及其记者同行时说:“他们的确认为,人人都应该同这个更深的邪恶进行斗争,因为美国拥有电邮,脸书和推特这样全球服务系统,可以将触角延伸到世界各地。他们拥有到这样的服务系统,而且可以进入全球几乎所有人试图使用的公司服务机制。”

的确,招待斯诺登的国家俄罗斯正在迅速采取行动,进一步加大政府监听力度,强化有关法律,使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可以自动获取所有俄罗斯电子邮件,即时通讯以及电话信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