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俄多起间谍案曝光引发社会关注


莫斯科市中心的两栋前克格勃总部办公大楼,目前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所在地。(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莫斯科市中心的两栋前克格勃总部办公大楼,目前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所在地。(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最近发生多起间谍案件引起社会关注。评论人士说,间谍案件突然增多显示普京当局对社会的控制日益加紧,压抑的社会气氛使民众将如同前苏联时期那样害怕与外国人接触。但其中的一起间谍案件也反映了俄罗斯东正教会同安全情报部门的特殊密切关系。

谍案大增


最近几个月以来,被公开的俄罗斯间谍案数量大幅度增加。一名莫斯科市民因涉嫌向国外提供情报,以叛国罪被起诉。俄罗斯黑海舰队一艘燃油补给舰上的一名水手也因为同样罪名被逮捕。这两人最高将被判处20年徒刑。

位于伏尔加河岸边的下诺夫哥罗德州俄罗斯联邦核研究中心科学家戈卢别夫因为泄密罪正被当局调查,并被禁止出境。戈卢别夫去年在布拉格曾参加过一个学术研讨会并发表演讲。研讨会组织者把会上的学术论文和演讲发言整理后出书发表。但俄罗斯安全部门认为,戈卢别夫的有关发言泄露了国家机密。

引起社会关注的另一起间谍案涉及有7个孩子的母亲达维多娃涉嫌向国外提供情报。家住西部斯摩棱斯克州的达维多娃是俄罗斯共产党的支持者。达维多娃不满俄罗斯侵略乌克兰,当注意到自己家附近的军事基地变得空旷时,她判定驻扎在军事基地的俄军部队已开赴乌克兰东部,随后打电话给附近地区的乌克兰总领事馆通报这一消息,但电话被俄罗斯安全部门窃听。她在今年一月份被捕。俄罗斯社交网络上随后发起了要求释放达维多娃的大规模请愿活动。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下,俄罗斯司法部门从莫斯科的监狱中把达维多娃释放,目前她被软禁在家里。

修改法律

关注安全情报事务的俄罗斯时事评论人士萨尔达托夫说,俄罗斯修改了相关法律,现在能轻易地指控任何人犯有泄密和叛国罪。他说:

萨尔达托夫:“过去要是想指控人们犯有类似罪行,必须要证明两件事情。一是必须确认嫌疑人提供的文件或是信息确实带有国家机密,这需要进行鉴定。第二是,必须能证明,嫌疑人把这些文件或是信息确实转交给了外国情报机构,而不是随意的某个人,为此也需要做专家鉴定。但现在根据新的法律,根本就不需要做这些,只要认为嫌疑人的活动对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就可以把他们逮捕并提出指控,因此俄罗斯的间谍案件现在越来越多。”

萨尔达托夫说,俄罗斯的社会气氛本来就变得越来越压抑,官方的新闻媒体上充斥着俄罗斯周围尽是敌人的各种宣传,现在这些间谍案件都被公开报道,更增加了民众的恐惧心理,其结果将使俄罗斯社会变得日益封闭,人们同外国人接触时将变得非常小心谨慎,甚至会害怕同外国人联系,因为对任何一个无辜的人都能做出类似的指控。

教会关系

在最近被公开的间谍案中,俄罗斯东正教会对外联络部职员彼得林一案再次让人们关注东正教会与安全情报部门的特殊关系。对外联络部相当于东正教会的外交部。俄罗斯东正教大牧手基里尔过去曾长期担任这一部门的主管。

彼得林被指控向外国情报机构提供有关东正教会和其他领域的机密。他在服务东正教会前曾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军官。

机密档案

上个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时,许多机密档案一度对外公开。当时的苏联和俄罗斯媒体上曾出现过不少记者调查文章揭露苏联时期的东正教会被克格勃渗透,并为秘密警察服务。

莫斯科郊外的一处东正教堂和信徒。(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莫斯科郊外的一处东正教堂和信徒。(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宗教事务学者库拉耶夫说,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与克格勃密切合作。当时东正教会对外联络部副主管同时也兼任克格勃的军官。在戈尔巴乔夫推行重建政策以及苏联解体后,安全情报机构对教会的影响大为减少几乎变成零,使教会再次获得自由。但彼得林一案说明,现在又再次返回了教会与安全情报机构密切合作的那种苏联模式。

评论人士萨尔达托夫说,目前不清楚的是,彼得林提供的机密情报是他任职联邦安全局时所掌握的情报,还是东正教会的活动。俄罗斯东正教会名义上独立于政府,因此这起间谍案令人费解。萨尔达托夫也质疑彼得林利用神职人员身份从事情报活动的说法。

掩护身份

萨尔达托夫:“以外交官身份从事间谍活动时,由于外交官有豁免权,所以能受到保护。但以神职人员身份作掩护,神职人员并没有豁免权。当然,间谍可以用各种身份掩护自己。不过,彼得林一案有许多奇怪之处。”

俄罗斯东正教会对彼得林一案低调反应。东正教会承认彼得林曾在教会工作,但目前已离职。教会同时否认彼得林是神职人员。彼得林的兄弟说,他是一名虔诚的东正教徒,热爱国家,根本不可能做出叛国行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