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经济悲观 有报告称俄还有一年多稳定


2012年11月7日共产党人在莫斯科市中心游行纪念十月革命。明年是十月革命百年纪念,许多俄罗斯人现在想重返苏联时代。(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2012年11月7日共产党人在莫斯科市中心游行纪念十月革命。明年是十月革命百年纪念,许多俄罗斯人现在想重返苏联时代。(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政府决定向外国举债渡过将面临的预算困难。而越来越多的俄罗斯人对经济前景日益悲观,民众的抑郁心情水平达到了近些年来的最高点。一份研究报告警告说,社会不满和大规模民众抗议将在一年多之后大爆发。而明年恰好是十月革命爆发一百周年。

开始伸手借钱


俄罗斯财政部星期五宣布,已经向25家外国银行发出了在今年发行国家债券的申请。这些银行包括了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以及摩根大通、摩根斯坦利、汇丰等欧美银行。这是自从西方制裁,俄罗斯陷入严重经济危机之后首次向外国借债。西方制裁范围尚未覆盖俄罗斯发行国债。

经济分析人士尼古拉耶夫认为,俄罗斯选择借钱的时机并不理想,外国债权人今天借钱给俄罗斯的利息肯定不会便宜,但即便如此俄罗斯仍然决定举债显示国家财政将面临很大麻烦。

储备资源耗光 危机持续

尼古拉耶夫说,高油价时代俄罗斯积攒的一些财政贮备资源即将全部花光,而经济衰退还将持续多年。

尼古拉耶夫:“2015年是俄罗斯经济衰退的一年。但财政上仍然还有些储备资源。但我最担心的是2016年和2017年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因为经济危机仍在持续。”

非普通危机 根源普京制度

俄罗斯经济2015年下跌幅度达3.7%。俄罗斯海关透露,去年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收入分别减少了42%和23%。

普京总统的前经济顾问伊拉利奥诺夫认为,目前的俄罗斯经济衰退不是普通的周期性经济危机,而是体制和政治危机。因为市场对普京体制完全丧失信心。即使原油价格再次恢复到高价位,俄罗斯经济的下跌幅度只能会小一些,但无法扭转经济萎靡不振的大趋势。

俄国人更加悲观抑郁

莫斯科的一家小超市。俄罗斯人对经济日益悲观。(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莫斯科的一家小超市。俄罗斯人对经济日益悲观。(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与此同时,更多的俄罗斯人对经济前景感到越来越悲观。最近民调显示,有多达58%的人认为经济形势将继续变坏。有54%的人认为情况非常糟糕。持悲观观点的人从去年年末起急剧增加。

著名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的负责人古德科夫透露,俄罗斯民众的抑郁心情水平现在达到了做相关统计观察以来的最高点。更多的人感受到到他们自己或是他们周围的人越来越好斗和易怒。人们感觉更多的恐惧、疲惫、孤独、绝望、委屈和嫉妒。

古德科夫说,最近16年来,2015年是人们感觉正面因素最少的一年。但他同时强调,现在也有更多的人对苏联政治体制抱有好感。而西方民主政体支持者的人数同时减少。

开过苦日子 再忍一年

一些俄罗斯政治学者认为,经济形势继续恶化暂时还不太可能导致人们立刻走上街头参加大规模的反政府抗议。从生活水平下降到上街示威还需要一段时间。

2011年末莫斯科曾爆发大规模发政府示威。明后年示威将卷土重来?(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2011年末莫斯科曾爆发大规模发政府示威。明后年示威将卷土重来?(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高等经济学校教授季霍诺娃刚刚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俄罗斯将有不太长的稳定时期。人们的忍耐还将持续一年到一年半。在这之后,克里姆林宫将面对爆发大规模民众抗议示威的危险。

十月革命一百年 形势诡秘

而明年正值十月革命爆发一百周年。普京总统同样必须决定他是否要参加2018年的总统大选。此外,俄罗斯的议会大选和准备也将在今明两年展开。

季霍诺娃说,人们感到生活水平下降但尚未引爆对普京政府的激烈不满。因为多数俄罗斯人把危机归咎于外部因素。但经济如果持续恶化,人们对普京当局的信任将逐渐丧失。她认为,受经济危机打击最大的是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受良好教育的俄罗斯中产阶层,其次是乡下小型村镇的居民。

官方宣传归咎西方

俄罗斯活动人士科兹洛夫斯基说,当局把目前的经济困难归咎于西方使坏并让民众相信这一点。官方宣传正发挥关键着影响。但人们是否将继续相信官方宣传还无法判断。

科兹洛夫斯基:“另一个问题是当局的这种宣传还能持续多长时间,而且将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目前没有人能知道。当局是继续目前的宣传,还是许多宣传谎言不攻自破,甚至是俄罗斯社会未来将失去控制,现在都非常难说。”

宣传经费花光后普京根基动摇?

批评普京的前副总理科赫认为,经济危机的深化也将使官方减少宣传资源。克里姆林宫没有更多的钱投入宣传,普京执政根基将发生动摇。

最新民调显示,普京总统仍然保持着超过80%的高民意支持率。但俄罗斯中央银行前副行长阿列克沙申科对民调结果分析后认为,在这一现象的背后却隐藏着很大的不确定因素。因为,认为俄罗斯正在走正确道路的人急剧减少。对政府内阁,对总理梅德韦杰夫,对议会国家杜马等国家机构和其他领导人的信任和支持率都大幅减少。

最后阶段上街示威

政治学者马卡尔金认为,俄罗斯人对待西方制裁和经济危机的态度经历几个阶段。最开始认为无所谓,稍后乐观认为危机会很快过去。现在进入了第三个阶段,也就是心情抑郁阶段。第四个也就是最后阶段是人们将上街要求变革。但这一阶段问题最多,因为一些人指望能倒退回苏联时代,而另一些人则期望走西方民主道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