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俄罗斯为其向叙利亚销售武器辩解并斥责美国


人权组织以成员戴阿萨德和普金面具在联合国总部外抗议

人权组织以成员戴阿萨德和普金面具在联合国总部外抗议

俄罗斯与周三为其向叙利亚出售武器进行辩护,并进一步指责美国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武器。

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在莫斯科表示,俄方向大马士革提供的“防空系统”的交易“无论如何都没有违反国际法”。他还表示“这同美方的做法形成了对比……(美方)提供给叙利亚反对派的武器被用来反抗叙利亚政府”。

拉夫罗夫的这一回应针对的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周二所做的发言。当时,希拉里表示华盛顿担心俄罗斯为俄罗斯长期的盟友叙利亚政府提供攻击性直升机。

克林顿国务卿还反对俄罗斯关于其向叙利亚输送的武器与危机无关的主张,称其“显然同事实相反”。她表示美方已催促俄方停止运输武器。

由于俄罗斯同叙利亚在经济和军事上的紧密联系,专家认为俄罗斯在叙利亚危机中起了关键的作用。叙利亚反对派发动的反政府起义已经达15个月之久。

俄罗斯,也就是前苏联,数十年来一直向叙利亚政府提供经济和军事援助,包括米格战斗机以及尖端防空系统。

莫斯科还保留着位于叙利亚地中海东岸塔尔图斯港的前苏联海军军港,并计划更新这一基地,使其能够容纳更大的军舰,包括航母。

* 密切关系*

专家表示克姆林宫和大马士革的密切关系影响到了俄罗斯在叙利亚危机中的反应。莫斯科抵制西方反对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努力,除中国外的其他主要国家都要求阿萨德下台。

俄罗斯同中国否决了联合国安理会上要求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下台的决议。美国国务卿克林顿称之为“拙劣之举”。

普林斯顿大学和纽约大学的荣誉教授史蒂芬.科汉表示,莫斯科之所以行使其否决权,是因为在去年三月安全理事会关于在利比亚建立禁飞区的决议上,俄国弃权后感到被出卖了。

“俄国被告知不会使用武力,只是在卡扎菲的利比亚建立一个禁飞区,”科汉说,“当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同在利比亚的卡扎菲开战时,莫斯科将其视作一种食言的行为。

科汉说,莫斯科发誓再也不相信华盛顿在使用武力方面的言论了。

“所以当最近在叙利亚政府的这一问题(在联合国安理会上)被提出后,俄罗斯行使了否决权也是情理之中的了。”他说,“他们已经有了利比亚做为前车之鉴。”

* 严重伤害*

哥伦比亚大学的罗伯特.莱格沃尔德表示,俄罗斯在联合国上的行为会产生负面后果。

“俄罗斯在对叙利亚的态度上,同中国对叙利亚的态度一样,对其同美国和欧盟成员的关系造成了严重伤害,”莱格沃尔德补充说,俄罗斯和中国的立场已经“伤害,激怒并阻碍”了奥巴马政府。

尽管俄罗斯上个月在联合国行使了否决权,但莫斯科对国际特使科菲.安南的和平计划表示支持。停火的状态在4月政府军和反对派武装力量的交战中被打破了。

专家认为俄罗斯在冲突中曾 尝试扮演调停的角色,将叙利亚政府官员和反对派成员分别邀请到了莫斯科。

国防大学的约翰.帕克认为,莫斯科可以向叙利亚施压。

“但目前为止看起来并不是很成功,”帕克道出自己就此事的观点,“如果你真的向俄罗斯施压,他们会认为最终阿萨德会倒台。但他们想要缓解这一过程,阻止其变成其有可能发展成的那种暴力。”

*地区性恐慌*

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维塔利.丘尔金表示“叙利亚目前的形势不仅仅对叙利亚本身有着重大的潜在恶劣影响,对整个地区都是如此。”

丘尔金还说(叙利亚所在)地区“极其局势一触即发,从利比亚到伊朗都是如此。因此不仅叙利亚,整个地区未来都可能会有剧烈的变动和发展”。

拉夫罗夫还要求一个针对这一危机的国际联络小组将伊朗也包含在其中从而扩展其范围。克林顿表明,由于伊朗对叙利亚军方及支持政府的民兵所提供的积极帮助,谈判已经无法将伊朗包含到其中了。

“伊朗人公然炫耀其为叙利亚当局所提出的建议、提供的物质支援、技术和战术支援等。”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维多利亚.纽兰上周表示。“他们对于自己在当局对暴力的使用中所扮演的角色非常骄傲。”

“有了俄国人,问题就成了怎样才能最有效的终结暴力。俄方支持科菲.安南的六点计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