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俄智库为防范颜色革命献计献策


3月1日莫斯科悼念反对派领袖涅姆佐夫的游行中,两名参加者手举标语:不要战争;普京是杀人犯。(美国之音 白桦拍摄)

3月1日莫斯科悼念反对派领袖涅姆佐夫的游行中,两名参加者手举标语:不要战争;普京是杀人犯。(美国之音 白桦拍摄)

反对派领袖被杀和经济危机使克里姆林宫日益担忧颜色革命会在俄罗斯爆发。普京总统强调要尽一切努力避免颜色革命。俄罗斯官方智库提出抵制颜色革命的系列建议,包括事先切断抗议民众的联络网络,加强宣传。

乌克兰危机和经济衰退使普京当局非常害怕颜色革命会逼近俄罗斯。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在近期将召开专门会议讨论如何防止颜色革命和保持社会稳定。多家俄罗斯媒体报道,颜色革命爆发的威胁几乎在每次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会议上都被提起。普京总统也经常不断提出颜色革命议题。普京把颜色革命称之为由外来势力资助和煽动的国家政变,还说在一些国家爆发的颜色革命带给俄罗斯警示和教训,应尽一切努力,绝不允许颜色革命在俄罗斯爆发。

教授支招

3月1日莫斯科悼念反对派领袖涅姆佐夫的游行中,一名参加者手举标语:(官方)宣传在杀人。(美国之音 白桦拍摄))

3月1日莫斯科悼念反对派领袖涅姆佐夫的游行中,一名参加者手举标语:(官方)宣传在杀人。(美国之音 白桦拍摄))

国家安全委员会下属智库-学术委员会准备提出系列建议如何防止颜色革命。克里姆林宫把这些建议称之为“捍卫国家主权措施”。这些建议的起草人之一,莫斯科大学教授,俄罗斯前安全部门军官马诺伊洛说,西方制裁,经济危机和反对派领袖涅姆佐夫遇害等因素都将成为民众上街抗议的导火索。因此,俄罗斯安全部门应采取一整套应对措施,包括:切断抗议民众之间的联络网络,在信息和意识形态领域进行更多的专业宣传工作,防止在抗议民众的头脑中对颜色革命形成浪漫情感,防止这种浪漫情感吸引旁观者加入抗议队伍。马诺伊洛认为,只要能剪断与抗议活动有关的技术链接链条,就可以防止颜色革命的爆发。

莫斯科大学教授杜金被人称作反颜色革命斗士,他在这个领域积极为克里姆林宫出谋划策。杜金一直强调俄罗斯应走自己的斯拉夫道路,并积极主张俄罗斯干预乌克兰事务和吞并克里米亚。一些俄罗斯知识界人士认为,杜金的许多观点都带有法西斯民族主义色彩。

作为防止颜色革命部分措施,俄罗斯最近几年一直在不断加紧对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控制。

口号相似

3月1日的莫斯科大游行悼念反对派领袖涅姆佐夫。(美国之音 白桦拍摄)

3月1日的莫斯科大游行悼念反对派领袖涅姆佐夫。(美国之音 白桦拍摄)

俄罗斯反对派人士多波罗霍托夫说,从中东国家到乌克兰,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的口号都很相似。利比亚前独裁者卡扎菲被推翻前也拥有同普京相似的高支持率。他说,不应把民众对体制不满简单归咎于外国势力操纵。

多波罗霍托夫说:“虽然多数人在政治上都很被动,他们不想参加反对派的集会,但事实上,对现实不满的人却越来越多。这种不满还不是完全由于生活水平低,而是由于俄罗斯社会的腐败,由于官员的无法无天。另外,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在今天的普京体制之下他们无法实现自己的理想,他们在事业上的前进道路都被堵死。因此,在俄罗斯确实有可能重复中东和乌克兰发生的事件。”

走投无路

俄罗斯政治学者舍夫佐娃说,对颜色革命的恐惧,特别是反对派领袖涅姆佐夫被害,不但显示普京体制完全丧失自信,反而说明这个体制已感到走投无路。她认为,普京体制不能同21世纪的现代社会接轨,只能面临垮台的命运。但目前无法回答的问题是,垮台的时间以及俄罗斯社会将要付出的代价有多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